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105 有人罩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105 有人罩著字體大小: A+
     

    陪孩子玩了一下午,陸一偉都感覺自己年輕了不少。回家的路上,李海東已打來了電話。

    進小區的時候,一輛悍馬H2停靠在路邊,李海東抽著煙斜靠在車上接受路過人群投來的羨慕目光。不知從何起,西江省的煤老闆特別鍾愛悍馬車,硬朗的線條,肌肉型大塊頭,超大排量,一腳油門轟隆隆直響,幾公裡外都能聽到。這款車在海灣戰爭中大顯身手后,立即投入民用,而且重點向中國市場傾銷,一時間成了煤老闆的豪華標配。

    東山再起的牛福勇豈能放過每次炫富的機會,一下子買了三輛,自己開一輛,給了李海東一輛,剩下的一輛本打算給陸一偉的,但他說什麼都不要,最後作為禮物送給京城的一個官員。

    由於陸一偉的身份敏感,他一再告訴他們別開著豪華車去家門口招搖過市,李海東倒也聽話,停靠在與大

    門口有一段距離的路邊等候。

    陸一偉將范春芳和孩子送回家,徒步走了出來。來到車跟前觀察四周沒人,迅速上車。李海東丟掉煙頭踮著坡腳爬上車,笑嘻嘻地道:「陸哥,回來了啊。」

    看到眼前的李海東,陸一偉心裡不是滋味。當年在東瓦村時他還是個痞里痞氣的小混混,在自己的精心調教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加上頭腦靈活,對其十分重用。陸一偉拿他當親兄弟看,誰能料到最後還是因為金錢背叛了他。因為此,他傷心了好一陣子,牛福勇還打斷了他的右腿。

    最終,陸一偉還是選擇原諒了他。不希望眼睜睜地看著他流浪街頭,哪怕就是條狗,也不能放任不管。回來后,陸一偉安排他還是回到了東成煤礦。經過那件事後,李海東改變了許多,一門心思撲在煤礦上,替牛福勇管理得井井有條。

    陸一偉打量一番道:「剛來?」

    「嗯,來了沒多久。」

    「福勇呢?」

    「他已經在路上,馬上就到。」

    「哦,那走吧。」

    天色漸晚,不一會兒從白晝走向黑夜,街上閃爍著霓虹燈把城市裝扮得五顏六色,讓人感覺不到冬天的寒冷。

    倆人很長時間沒說話,最後李海東打破僵局道:「陸哥,今年的煤炭價格又漲了,一噸煤漲到了500多,估計到年底能突破600,形勢一片大好啊。」

    陸一偉自從把煤礦賣給牛福勇后不再過問,不過他始終關注著煤炭市場。正如他所說,煤價全線飄紅,漲得讓人摸不著頭腦。不過對於資源大省西江省而言,遇上了千載難逢的大機遇。

    機遇對於一個人而言,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是你的總歸是你的,但要是不牢牢把握住,失去的東西就永遠不復存在了。對於一個省同樣如此,如果不抓住大好時機加速發展,一旦失去了資源動力,又有何力去國際市場博利。

    資源給西江省帶來了太多恩惠,也培育了一批富可敵國的企業家,牛福勇就是其中之一。斗字不識一個,靠著膽量愣是闖出了一片天地。現如今手下有三座煤礦,一個焦化廠,簡直就像印鈔機似的,日進百萬根本不算回事。而且出手相當闊綽,送禮都是百萬起步,地方官員壓根不放在眼裡,把一些廳級官員玩得團團轉,用他的話說,有錢便是爺,不管你身份地位多高,見到錢照樣是孫子。話糙理不糙,他現在是省人大代表,全省最為年輕的傑出企業家,欲與同耀集團董事長楊同耀叫板。

    陸一偉沒有多言,站在官方的角度道:「煤價上漲是一方面,越是這個時候越要狠抓安全,千萬別出事,出了事誰都保不住。」

    李海東已經習慣了他說話的語氣,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放心吧,安全我始終抓在手裡,誰他娘的敢違規操作,立馬滾蛋走人。不過話說回來,要是按照上級的要求投入安全生產設備,勢必會增加成本,而且一天生產不了多少。就東成煤礦而言,一天上萬噸的開採量,那可是白花花的錢啊……」

    陸一偉疾言厲色打斷道:「海東,我對你要求不高,但也不會無限度放縱。你和福勇不能比,說句不好聽的,他是老闆,你不過是個打工仔。本本分分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別成天胡思亂想。」

    李海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兒,尤其是有了錢后,唯獨對陸一偉服服帖帖。收起笑容道:「陸哥,我知道你為我好,放心吧,我不會惹事的。」

    陸一偉回頭看著他,意識到剛才的話有些重了,放緩語氣道:「在那邊幹得怎麼樣?」

    「還行,福勇兄弟對我挺好的,年薪百萬,平時給得也不少,這不又給我買了輛車,又在復興園買了套房,生活上衣食無憂,過得有滋有潤。」

    牛福勇其他方面拋開,但在情義上絕對毫不含糊。而且他愛憎分明,手腕頗狠,但凡是得罪過他的人睚眥必報,從不給對方留任何餘地。這點陸一偉不及他,很大程度上下不了狠手,更不會趕盡殺絕。

    李海東捲走他的錢跑了以後,當時心裡氣不過,過後也就釋然了,甚至原諒了他。只要他回來,過去的事既往不咎。但牛福勇不同,對出賣朋友的人惡之入骨,要不是陸一偉再三請求,李海東也沒有今天。

    眼看著他一點點成熟起來,成為牛福勇的得力幹將,可他心裡隱隱感到不安。有了錢的牛福勇膨脹了,什麼人都不放在眼裡,去年還把安都縣縣委書記的小舅子給打了,要不是他及時出面擺平,對方非弄死他不可。此外,他又開始走從前的老路,聚集了不少小弟大搞黑勢力,把南陽縣搞得烏煙瘴氣。

    陸一偉不止一次提醒他,現在是法治社會,別搞以前的那一套,而他充耳不聞,甚至理直氣壯說,如果我不走這條路,早就被別人給弄死了。而且全省煤礦大部分都是被黑勢力控制著,別人敢為什麼不敢。咱不怕,上頭有人罩著,絕對不會牽連到你。

    (ps:這兩天身體不適,長時間坐著碼字頸椎疼得要命,望大家諒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