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102 裝瘋買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102 裝瘋買醉字體大小: A+
     

    章秉同講話的時候,陸一偉盯著講話稿逐字逐句核對,讓他意外的是,居然一個字都沒更改。看來,他對這篇講話稿是認可的,心裡有些小小的滿足感,若不是蔡潤年出手相助,或許根本不可能交差。

    在官場存在太多不確定性,誰都無法預料到機遇在什麼時候降臨,但機會總是給有準備的人。陸一偉怎麼也不會想到會和章秉同聯繫在一起,可這種好事偏偏就落到了他頭上。他不在乎能夠得到對方的賞識,至少證明了自己的存在。

    會議一直持續到中午十二點十分才結束。散會後,三五成群結伴邀約喝酒去了,白宗峰本想留下章秉同和趙昆生吃飯,結果倆人都以有事為由選擇離開。

    中午飯安排在汽車廠餐廳。白宗峰把谷未區的一二把手,以及汽車廠的正副職叫到了一桌。前兩天還叫喚著要請病假的侯澤成今天突然活泛起來,圍著白宗峰一個勁地獻殷勤,白宗峰自然知道他想幹什麼,直截了當道:「老侯,章書記在會上的講話你也聽到了,谷未區作為此次企業搬遷的重點,你可得把擔子扛起來,不能在關鍵時刻掉鏈子啊。」

    侯澤成堆滿笑臉道:「請白書記放心,我和玉剛同志一定會同心協力,攻堅克難,拿出決戰的決心肯定圓滿完成市委市府交辦的任務。」

    白宗峰不吃他這一套,慢條斯理道:「這不是市委市府的任務,而是省委省府的政治任務。對於這種重點工作不必多說,你是老革命了,應該知道個中利害關係。干好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干不好誰都脫不了干係。」

    侯澤成頻頻點頭道:「我明白,按照時間節點不折不扣推進落實。」

    白宗峰拿起筷子吃了幾口放下擦擦嘴道:「按照分工,馬市長和一偉包你們區,而且從今天開始就正式入駐,你和玉剛要全力配合,遇到困難不迴避不上交,需要我出面協調,儘管彙報上來。」

    說完,轉向正在走神的蔡小強道:「蔡經理,剛才我的話聽到了嗎?」

    按照行政級別,蔡小強和白宗峰相當於平級,而對方有這種口吻命令自己,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他還是往日的態度,愛理不理道:「我肯定配合,但是你們也得替職工考慮,十幾萬人一下子失業,我可沒能力一下子消化。」

    白宗峰瞥了眼黑著臉道:「這是你企業內部的事,自行解決。相關安置費應該很快會下撥,一定要做好職工的思想工作。我只要結果。」

    蔡小強歪著頭冷笑沒作聲。

    因為有白宗峰在,一桌子人吃著忐忑不安。他隨便吃了點起身準備離開,陸一偉立馬跟了出去。他回頭道:「跟著我幹嘛,你去吃吧,我有點累了,回去休息一下。」

    眼見他要上車,陸一偉故意勇氣道:「白書記,我想請一下午假。」

    白宗峰沒有猶豫,通情達理道:「行,今天是周末,回家多陪陪老婆孩子。工作重要,家庭同樣重要。」

    「謝謝白書記。」

    白宗峰笑了笑,鑽進了車裡。隔著車窗望著陸一偉,不由得想起范榮奎的話。讓他搞不明白的是,如此優秀的女婿范榮奎為什麼容不下他,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他打算駁對方的面子。

    送走白宗峰,陸一偉又返回了飯桌上,故意做到了蔡小強旁邊,為其倒滿酒恭敬地端到面前道:「蔡經理,剛才有白書記在,我知道您放不開,現在只剩下咱們,敞開了喝。作為小兄弟,我先敬您一杯。」

    蔡小強連白宗峰都不放在眼裡,且能看得上他。假裝沒看到翹著二郎腿端坐在那裡默默地抽著煙。

    侯澤成見狀,上前推了推道:「小強,陸秘書長敬你酒呢。」

    蔡小強這才回頭瞟了眼,嘴角微微上揚道:「陸秘書長,既然你負責汽車廠搬遷,我想聽聽你有何高招?」

    陸一偉放低姿態道:「今天不談工作,只談感情。其實我早就敬仰您,今日有機會在一起喝酒這是榮幸,來,我敬您。」

    蔡小強對陸一偉的突然轉變有些不適應,側頭看看侯澤成一個眼神交流,緩緩接過酒道:「既然陸老弟談感情,那我先喝了。」

    侯澤成立馬道:「我陪著,以後我們可是一個戰壕里的人了,有什麼照顧不周的地方還希望陸秘書長多多擔待。我們的目標一致,就是順利完成企業搬遷,對不?」

    陸一偉嬉笑著道:「侯書記說得對,目標是一致的,來,幹了。」

    一瓶酒下肚,陸一偉沒有醉,故意表現出醉意手臂搭在蔡小強肩上醉醺醺道:「蔡經理,和你說實話,我才不願意管這些破事,但既然白書記讓我負責督導,只能過來應付一下。我知道你不想搬,這就對了,咬著牙拖著,拖到最後總有人站出來給個說法,要是不要他幾個億的,打死都不搬。」

    侯澤成對陸一偉的態度頗為驚愕,他可是白宗峰身邊的人了,居然說出這種背道而馳的話,看來是真喝多了。故意套話道:「一偉,搬肯定是要搬的,但涉及太多人的利益,我們也無能為力了。今天沈省長宣讀的實施方案,太籠統不具體,一句企業自行解決就完事了,這可是要動真金白銀啊。市裡難道沒有具體辦法嗎?」

    陸一偉端起酒自顧喝了下去,抹抹嘴道:「老侯,白書記都說你是老革命了,怎麼連這點都沒看明白呢。辦法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打報告和市裡要錢,要是不給讓職工聯名上訪,我就不相信上面一點辦法都沒有,會哭的孩子有奶吃,就看你怎麼哭了。」

    一旁的石曉曼見陸一偉開始胡說了,上前攔著道:「一偉,你喝多了,回去吧。」

    陸一偉一把推開她道:「我喝多了嗎,再喝一瓶也沒問題。今天好不容易和侯書記,蔡經理,還有寧區長在一起喝點酒,別攔著我,你先回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