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100 廉頗老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100 廉頗老矣字體大小: A+
     

    「陸一偉?」

    章秉同默念著這個陌生而熟悉的名字,轉向一側的塗強。塗強俯身小聲嘀咕道:「原先在高新區……」

    章秉同似乎有點印象,看著陸一偉打量一番道:「這篇講話稿是你寫的?」

    陸一偉已經豁出去了,目視著他點了點頭。

    章秉同移開眼神拿起講話稿翻了翻,慢條斯理道:「你對此次企業搬遷有何看法?」

    關於這個問題,陸一偉回答起來並不難,無非理論聯繫實際,從中央大環境出發,結合西江省當時實情分析研判,如此回答不免落入俗套。而且這個問題看似簡單,回答起來頗有難度。快速思考後道:「江東市作為老工業基地,誕生了不少共和國長子,在一定時期做出了積極貢獻,得到中央的認可和肯定。廉頗老矣,一些企業已經不適應當前的發展形勢,企業改制迫在眉睫,城市建設也亟待解決。採用騰籠換鳥的方式來盤活土地,改善環境,這與打造中國新業態宜居城市是一脈相承的。」

    陸一偉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從容應對,能夠看得出的綜合素質和應變能力是過硬的。看似正面回答了章秉同的問題,實則沒觸及痛點,而是不痛不癢打擦邊球。如此回答是很危險的,對方以為你自作聰明,過於圓滑,敷衍搪塞,有投機取巧之嫌。要知道,或許是這輩子唯一面見省委書記的機會,要是留下糟糕的印象,仕途生涯在他這裡畫上了的句號。

    章秉同是何等聰明之人,且能猜不透陸一偉的小伎倆。穩坐如鐘道:「好一個廉頗老矣,照你這麼說還能出兵打仗?」

    陸一偉開始有些緊張,現在反而放鬆了許多。淡定回答道:「有句俗話說,樹挪死人挪活,當下江東市的一些企業雖有報效祖國的勁頭,但苦於技術革新緩慢,制度靈活度不高,人浮於事,很難適應當下發展的新形勢新風向。感冒可以打針吃藥,除疾還需刮骨療傷。此次企業集體搬遷后高新區,利用上級配套資金和先進技術自救,搭上西部大開發的順風車,依然可以出兵征戰沙場。」

    章秉同臉上露出難得的笑容,不過很快煙消雲散。眉頭微微一蹙,漫不經心道:「你看過我以前寫的文章?」

    「看過一點,不過理論水平還不夠高,只做到了淺嘗輒止,還需繼續專研拜讀。」

    章秉同沒再說話,將講話稿遞給塗強道:「明天的會議改為視頻電話會,通知不參會的省直單位和地市,以及相關企業,實時收聽。」

    「好的,我馬上去落實。」

    章秉同又轉向白宗峰道:「誓師大會後,你這邊務必得抓緊落實,採取挂圖作戰的方式,每日定期向我或塗強同志這裡彙報進展。遇到困難不迴避不上交,按照規定的時限完成,有問題嗎?」

    白宗峰信心滿滿道:「請章書記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行了,你先去吧。」

    從辦公室走出來,走廊里一陣風吹來,陸一偉冷得瑟瑟發抖。殊不知,汗水已濕透衣背。如釋負重般吐了口氣,卻揣摩不透章秉同的心思。

    回去的路上,陸一偉試探性地詢問白宗峰:「白書記,我剛從回答的沒什麼紕漏吧?」

    白宗峰道:「章書記沒發表任何意見就是沒問題,而且採納了你的講話稿。」

    陸一偉吃驚地道:「他沒說用啊。」

    「沒看到他交給塗秘書長了嗎,而且把明天的會議升格為視頻電話會,還需要明確說明嗎?」

    陸一偉恍然大悟,提著的心落了下來。

    白宗峰望著窗外若有所思道:「章書記和你探討企業搬遷的事,此舉動非同尋常。如果不出意外,我可能留不住你了。」

    陸一偉很想告訴他實情,可蔡潤年不讓說。思量片刻誠懇地道:「白書記,我不想離開您。」

    白宗峰苦笑道:「你以為我捨得放你走?但機會來了絕對不能錯過,到更廣闊的舞台才有更開闊的視野。要知道,跟隨章書記和我是兩個概念,這是你自己爭取來的。」

    一席話,讓陸一偉頗為傷感,倒像是真要分離似的。但有些事是靠機緣巧合,不見得機會來了就能抓住。笑了笑道:「我從沒想過進省委大院,遙不可及,就像天河一樣。」

    「不急,慢慢來吧,機會總是給有準備的人,以你的能力走到哪都不差的。不管未來如何,目前你的給我把汽車廠拿下來。」

    「堅決完成任務。」

    白宗峰借著昏暗的燈光打量著充滿朝氣的陸一偉,心裡多多少少有些不舍。又想起前兩天范榮奎的話,不由得輕嘆。

    白宗峰把陸一偉放到市委大院徑直回住所了,他吹著口哨上了樓,好像許久沒怎麼開心了。能得到章秉同的召見和賞識,這在官場是至高無上的榮耀。他甚至無邊幻想著將來走到省委大院的場景,亦或成為章秉同的貼身秘書,那感覺無法體會。

    走出電梯門,恰好與包樹銘相遇。包樹銘已經知道了情況,心裡極其不舒服,問道:「白書記回去了?」

    「嗯,他明天一早直接去汽車廠。」

    「哦。對了,章書記看到講話稿說什麼了?」

    陸一偉剛要開口,看著他小眼睛里閃爍著異樣的光束,輕描淡寫道:「沒說什麼。」

    包樹銘不放過每個細節,試圖從其眼神里捕捉到東西,疑惑地道:「真的沒說什麼?」

    「說了關於明天會議的事,還問了講話稿是誰寫的。」

    包樹銘急切地道:「你怎麼回答的?」

    「我說是我負責起草,包秘書長逐字逐句審核,反覆修改後才交上去的。」

    包樹銘對這個回答很滿意,他顯然已經知道了結果。笑了笑道:「一偉啊,咱市委辦公廳是一個集體,每件事情,每篇講話都是集體智慧的結晶。不過這次很冒險,你剛發到郵箱,章書記立馬就要,秘書處的同志來不及修改就交了上去。我側面打聽了下,章書記總體還算滿意,但細節上還需修改。」

    包樹銘的嘴臉顯露無疑,陸一偉笑而不語。

    「行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直接去會場。」說完,轉身離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