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98 闖下大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98 闖下大禍字體大小: A+
     

    夜深沉,月隨形。

    北方的冬天沒有詩人筆下描述的那麼唯美,短暫的雪景過後與之而來的是更加凌冽的寒風,刮到臉上刀子般陣痛。還不到隆冬,北方小城已經開啟了冰凍模式。

    天氣雖寒,工作照舊。其他人可以躲在家裡舒舒服服躺在沙發上陪著家人享受天倫之樂,而陸一偉沒有那個福氣。一年四季都在忙碌奔波,他也不知道在忙什麼,十分厭倦這樣的生活,可沒辦法,這是他的工作。

    市委大院其他樓黑燈瞎火,唯獨市委大樓七八層燈火通明。七層是市委辦公廳,八層是市委領導。對於他們而言,幾乎沒有周末一說。開不完的會,寫不完的材料,日復一日,周而復始。

    車子一停,陸一偉迅速下車疾步走了進去。來到包樹銘辦公室,見他黑著臉火急火燎道:「一偉,看看幾點了,這個關鍵時刻你的心可真大啊。」

    陸一偉喘著粗氣看了看錶笑道:「差五分十點,還來得及。」

    包樹銘瞪了一眼沒搭理他,催促道:「講話稿呢?」

    陸一偉將列印好的講話稿信心滿滿放到面前,包樹銘緊鎖眉頭瀏覽了一遍,抬頭看著他道:「這是你寫的?」

    「嗯,有疑問嗎?」

    「啪!」

    包樹銘將講話稿拍在桌子上,急得臉色發紫,壓著火氣道:「一偉,你干秘書不是一天兩天了,怎麼連這點政治覺悟都沒有。難道你沒看章書記先前的講話稿嗎,這寫得是什麼,完全不是一個風格,你讓我怎麼和省委塗秘書長交差?」

    陸一偉儘管做好了準備,沒想到對方情緒如此激動。耐著性子解釋道:「包秘書長,這篇講話我正是站在大環境的角度去寫,而且緊扣章書記在不同場合提出的工作思路……」

    包樹銘揮手打斷怒不可遏道:「企業搬遷,你扯什麼西部大開發,還牽扯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不是你的水平啊。這個會很單純,就是一件事,企業搬遷,百日誓師,動員號召,強硬措施,追究問責,而你呢,不痛不癢說了一大堆,都偏離會議主題了。」

    陸一偉繼續解釋道:「包秘書長,我認為這些都是沈省長講得內容……」

    「好了,不必解釋了。我信任你才把這個重任壓給你,沒想到……早知道我就讓秘書科的人起草了。」

    包樹銘急得來回踱步,快速思考著補救措施。而這時,他的手機響了。接起來謙虛地講了一通,掛掉將手機重重地摔在桌子上,惱怒地道:「塗秘書長打電話催講話稿,我怎麼交差,你說。」

    陸一偉心裡一萬個不服氣,但對方畢竟是自己的直接領導,隱忍著低頭不語。

    包樹銘想了許久做出決定道:「你現在馬上把講話稿發到省委秘書處郵箱,剩下的不用你管了,我想辦法來補救。」說完,拿起座機打給秘書科,疾言厲色道:「通知所有人,今晚誰都不許走,讓嚴傑執筆,重新寫章書記的講話!」

    被他全盤否定,陸一偉失望至極。甚至懊悔自己的舉動,悔不該去找蔡潤年。畢竟他對企業搬遷不是很了解,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陸一偉回到辦公室,坐在辦公桌前抽著悶煙。將講話稿發過去后又仔細看了一遍,一些觀點的確很新穎,甚至是首次提出來。但通篇下來緊扣主題,沒有偏離方向啊。估計讓包樹銘惱火的是第一段論述,管他呢,不採納拉倒,反正到了省委還要有人修改,至於章書記用不用,就看合不合他的口味了。

    現在沒他什麼事了,可要是離開又不合適。別人都在忙碌,就是無所事事也得坐在這裡,今晚別打算回去了。

    陸一偉起身進了休息室洗了把臉,看到桌子上的《容齋隨筆》,打開翻看起來。儘管畢竟十幾年了,基本功還沒丟,看古文字壓根必須要查字典,可以通篇讀下來。也許是自己的道行還不夠,看了幾篇覺得索然無味,不知道周衡山如何從中悟出了深奧道理。

    正琢磨著,門呼啦推開了。白宗峰著急忙慌揮手道:「一偉,趕緊跟我走。」

    陸一偉以為又出什麼大事了,立馬起身穿上衣服奪門而出。

    下樓鑽進車裡,白宗峰道:「對了,你攜帶著給章書記寫得講話稿嗎?」

    只要陪同白宗峰出門,陸一偉習慣性攜帶公文包。公文包里裝著各種數據資料,就是為了以備急需。萬一他問起那個數據,不必忙中出亂,找不到頭緒。回頭道:「帶著呢。」

    「趕緊給我看看。」

    陸一偉異常緊張地遞給他,心裡七上不下,難道是闖大禍了?

    車子在路上飛速賓士著,白宗峰借著燈光通篇讀了一遍道:「這是你寫的?」

    陸一偉屏住呼吸點了點頭。

    「那就好。章書記現在在辦公室,緊急讓我們過去。聽樹銘說你這篇講話背離了明天的開會主題,我大致看了下確實有點不扣題。見到章書記后,你不要說話,我來承擔責任。」

    沒想到一個小小的講話稿引起此番轟動,讓一向沉穩的白宗峰都沉不住氣了。不過他很少和陸一偉起火,就是在這個當頭都非常冷靜,而且要主動承擔責任,陸一偉不禁心顫,難道真的戳到痛點了嗎?

    一路上,白宗峰沒再說話,而是閉目深思。坐在副駕駛室的陸一偉忐忑不安,心有餘悸。如果真的因為這篇講話稿闖下大禍,不能讓白宗峰承擔責任,他要主動接過來,大不了免職,而對方仕途正順風順水,豈能因為自己讓對方背黑鍋。

    夜色越來越靜,隔著窗戶都能感覺到凌冽的西北風狂亂肆虐。對面駛來的車輛燈光照射在他臉上,刺的睜不開眼睛。陸一偉不是第一次見章秉同,但正式會面是第一次。以他一個小角色面見全省最大的領導,心裡多少沒底,緊張得雙腿從現在開始就在打顫。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