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96 嚮往生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96 嚮往生活字體大小: A+
     

    陸一偉就讀西江大學時,身為現代文學的教授蔡潤年對其十分喜愛。大學畢業后,蔡潤年死活讓其報考他的研究生,陸一偉當時也想讀,可家裡條件不允許,只好放棄回到家鄉教書。因為此,蔡潤年扼腕嘆息,臭罵了一通,甚至很長時間沒搭理他。

    陰差陽錯步入仕途,在北河鎮種植果園時,陸一偉登門拜訪,蔡潤年不計前嫌親自帶他找相關專家,也正是那段時間認識了蘇蒙。

    蔡潤年退休后,因為理論水平較高,而且十分關心政治,在國家刊物報紙上發表了不少關於政策理論文章,被時任省委書記看中,親自登門拜訪,返聘到省委政研室,擔任《西江前沿》主編,成為省委黃書記的智囊團核心之一。

    一輩子教書育人的蔡潤年生活過得談不上富足,至少有滋有味。而且平時接觸最多的是學生,一直在象牙塔里怡然自得。可自從成為省委書記的幕僚后,一切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從學校分配的筒子樓搬進了豪華獨棟別墅,配備專車專職司機,身邊還有秘書為其打下手,家裡有保姆做飯打掃,生了病有醫生上門服務……這些都是次要的,更讓他目不暇接的是大大小小的領導紛紛登門造訪,既然來了肯定不會空著手,出手個個闊綽,「禮物」一個比一個心驚肉跳。

    一個大學教授,那見過這架勢,平時過時過節最多是學生提著一些水果特產之類的登門探望,而現在是一些稀奇珍寶,還有他一輩子沒見過的錢。一開始他是拒絕的,乾乾淨淨了一輩子且能晚節不保。但時間長了,越來越無法抵擋物質的誘惑,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到了後來來之不拒,很享受這種美妙的過程。

    他心裡非常清楚,別人不是來看他,而是看中他背後的力量。儘管他只是個主編,可強大的權力讓其神魂顛倒,迷失方向。再加上捧得人越來越多,自然而然把自己當成了領導。那期間,他給別人辦了不少事,名聲也打了出去,被外人戲稱為「太上老君」。

    因為張志遠的事,陸一偉登門拜訪想讓他出手相助。永遠忘不了當時蔡潤年的架子以及師母的著裝打扮和眼神,事情後來辦成了,但代價也是巨大的。

    然而,好運並沒有延續太多。隨著上任省委書記調離,原省長章秉同繼任,蔡潤年就此失勢。原先成天圍在身邊拍馬屁的人忽然之間消失了,從豪華別墅又搬回了筒子樓。他的人生經歷了短暫的過山車,以至於現在都懊悔不已。上次生病後拉著陸一偉的手說,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絕對不會答應黃書記的請求,那段時間迷失了方向,要用余年懺悔,乞求上天原諒。

    從那時候,蔡潤年不再過問時事,而是靜下心來一門心思專研學問。陸一偉時常過來看他,每次來師母都熱情的挽留吃飯,而且必做他喜歡的排骨湯。

    圍坐在的狹窄的餐廳,陸一偉心酸不已。先前幾次提出過要給他買套房子,蔡潤年死活不要。他說在這老屋裡待了一輩子,有感情了。而且也不想離開學校,房子雖不大,但很溫馨踏實。

    師母給他盛了滿滿一碗排骨湯,陸一偉聞到香味直流口水。加上早已餓了,不顧形象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老倆口在旁邊幸福地看著,還不忘叮囑慢點吃。

    一碗熱湯下肚,渾身舒爽。吃飽喝足后,師母沏好茶端在跟前,蔡潤年取出好煙遞上,簡直比他親兒子還要熱情。

    閑聊了一會兒,師母去洗碗了,蔡潤年起身道:「走,跟我去書房。」

    書房並不大,最多十幾平,靠牆的一側擺放著一排老式木頭書櫃,裡面塞得滿滿當當,書櫃頂上塞得都是書。地上還放著幾個箱子,同樣是書籍。靠近窗戶的古董級書桌上面已經磨掉了油漆,側面依稀可見「1977年」的字樣。

    在官場時間長了,越來越嚮往這種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生活。一杯清茶,一支煙,一本書,坐在陽光下看一整天,在書中尋找生活的樂趣,洗滌靈魂的快感,那才是愜意舒心的品位生活。

    蔡潤年坐在硬木頭椅子上,看著他微微一笑道:「是不是遇到什麼難處了?」

    陸一偉頗為吃驚,故意掩飾道:「沒有,就是過來看看您和師母。」

    「別騙我了,你是我學生,一舉一動且能逃得過我的眼睛。抱著筆記本電腦來我家,這是頭一遭吧。」

    陸一偉不好意思地道:「本來想給您買點東西的,可有點倉促……」

    「好了好了,別說廢話了,直接說吧。」

    陸一偉不再客套,將情況大致講了一遍。蔡潤年雙手抱著肚子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似的,始終沉默不語。過了良久道:「一偉,你也知道我現在不關心時事,也不想參與這些事,恕我無能為力。」

    陸一偉心急如焚道:「蔡教授,我實在是沒辦法了才登門求您,但凡有點辦法也不至於東奔西跑的。主要是給章書記寫講話稿層次太高了,我真心力不從心。」

    這時候,師母走進來道:「老頭子,一偉遇到難處了你就幫幫他吧。」

    沒想到蔡潤年眼睛一瞪,加重語氣道:「你知道什麼,不懂別瞎說。」

    「你……」

    師母本想多說幾句,最後還是悻悻離去。陸一偉知道,如果當年不是師母,蔡潤年也不會很快墮落淪陷。聯想到從前的事,他心裡的陰影依然揮之不去。

    陸一偉堅信,蔡潤年一定會幫他的,只不過無法克服心中的那道坎。說是不關心時事,窗台上的《人民日報》、《西江日報》總不至於是吃灰的吧。一旦養成了某種習慣,很難改變。

    陸一偉不著急,給他足夠的時間認真思考。使出殺手鐧道:「蔡教授,要是別的我也不求您,如果一篇講話稿可以得到章書記的賞識和認可……學生也想進步。」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