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91 用兵行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91 用兵行事字體大小: A+
     

    周衡山今年57歲,剛剛從西河縣提拔上來。他的結局還算不錯,算是平安著陸。當官的最害怕的就是秋後算賬,想要調查一個人,先調離原地,再進行調查,一查一個準,這是調查官員的慣用伎倆。誰沒有問題,就看誰屁股擦得最乾淨了。

    周衡山的為官之道在江東市津津樂道,無人不知,快寫進教科書了。他做官就一個字:「庸」。在任期間,什麼成績都沒做出來,時常瞌睡迷糊,開會開得竟然能睡著,也只有他一人了,外人叫他「瞌睡蟲」。就這樣的人居然一路扶搖直上,簡直是奇迹。而且愛好廣泛,攝影,畫畫,最拿手的就是寫文章,還是中作協會員,文章時常在報紙雜誌上刊登,理論水平頗高。

    別人覺得他稀里糊塗混了上來,陸一偉並不這麼認為。這種人看似碌碌無為,其實大智若愚,早已吃透了官場行道,以防守為主,從不主動出擊。甭管你再有能力,一件好事不見得有人記得你,一件錯事足以毀掉所有的聲譽。而他則抱著不出事的心態,混出了自己的江湖。

    儘管是副廳級領導幹部,但在市委大院沒幾個人看得起他,甚至一般人員都時常拿他開玩笑。然而,陸一偉異常尊敬他,倒不是對弱者的同情,而是看準了他的滿腹經綸。要是能將他的學識「偷」到一半,對自己未來的仕途絕對有利無害。

    文人最害怕的是旁人冷落,可一旦恭維就是滔滔不絕,講個沒完。周衡山每次吃飯旁人都躲得遠遠的,生怕他現場開講,也只有陸一偉願意聽他胡吹海侃,所以比較喜歡和陸一偉在一起吃飯。

    周衡山拉著他坐下來,笑眯眯地道:「一偉,好幾天沒見你了,忙呢?」

    陸一偉和他聊天僅限於吹牛逼,事關工作的事隻字不提。笑著道:「還行。」

    「哦,白書記是不是去了省委了?」

    周衡山看著每天坐在辦公室,對每個領導的去向了如指掌。除了「瞌睡蟲」外,外人還給了他一外號「百事通」,沒有他不知道的。

    陸一偉淡淡地道:「不清楚。」

    周衡山不死心,四周看看壓低聲音道:「聽說汽車廠車間著火了,這裡面絕對有問題。」

    「哦,可能是吧,不太清楚。」

    見陸一偉不接茬,周衡山換了個話題道:「我還聽說你和馬市長負責汽車廠的搬遷?」

    陸一偉想笑不敢笑,點了點頭。

    周衡山頗為得意道:「我不僅知道這些,而且還知道你在白書記面前誇下海口,一個月內拿下汽車廠,對不?」

    陸一偉愣怔在那裡,詫異地道:「您怎麼知道的?」

    周衡山抿嘴一笑,手指有節奏地敲打著飯桌道:「一會兒有事嗎,要不去我辦公室坐坐?」

    陸一偉似乎能猜到他的意圖,頜首點頭。

    吃過飯,倆人一前一後走出餐廳,沿著便道向政協大樓走去。

    市委大院原先在中陽區,後來在齊揚區新建了市府大院。時任領導考慮到先前的辦公條件簡陋,決定整體搬遷過來。基於此,市府大院一再擴容,形成了現在的八棟建築群。

    建築群呈扇形展開,最中央最宏偉的建築是市委辦公樓,左右兩側為人大,政府辦公樓。人大樓和政府樓呈回形,在整個建築群中又似獨立。而在人大樓的右前方即為政協樓。其他樓宇交錯分開,後面還有個大型花園,再往後走就是市委家屬院。整個建築群和省府大院有得一拼。

    由於前兩天剛剛下過雪,天氣比較寒冷。周衡山裹緊衣服,操著帶有濃重湖南口音的普通話道:「看過《容齋隨筆》嗎?」

    陸一偉搖頭道:「知道此書,但沒看過。」

    周衡山捂著肚子伸出手道:「有時間一定要好好看看,別人都推崇什麼《資治通鑒》、《二十四史》這類正統的史書,而我不喜歡研究別人一哄而上的,就喜歡研究一些比較偏冷門的書籍。《容齋隨筆》這本書被一些學者定義為野史,覺得不正統,其實不然。什麼叫生命力,民間口口相傳的東西才是最真實的,而那些官方書籍都帶有政治目的性的,多半都是洗白,甚至篡改歷史的。反觀一些所謂的野史記載的未必是假的。」

    周衡山總是出其不意,陸一偉記得在南陽縣的時候,原來統計局的老領導推薦他看佛學書,一直沒靜下心來認真拜讀。現在又有人給他推薦。不過照他這麼一說,還真應該好好百度一下。

    「我最喜歡裡面的一句『其用兵行師,皆本於仁義節制,自三代以降,未之有也』。什麼意思呢,就是說諸葛亮用兵行軍,都是本著仁義和節制的原則,自那時三代以下,沒有過像他這樣的人。說明什麼,諸葛亮用的是智慧,而不是猛張飛魯莽行事。」

    「《三國》經過千百年來演繹著上千個版本,但諸葛亮的智慧無人撼動。歷史上到底有沒有這個人不去論證,但他的一些智慧應該認真去拜讀。這就說到了《孫子兵法》,一部奇書,卻受益匪淺。」

    陸一偉認真聽著,不停地點頭附和。

    周衡山繼續道:「現在的一些人不喜歡讀書,更不喜歡專研古人的智慧,而是把精力用在了投機取巧上。國家領導人都每天在學習,底下的人不學習就能幹好工作嗎,大錯特錯。靠著一腔熱血干出來的事業,經不起歷史的檢驗,甚至會留下笑柄。」

    「我記得你在黑山縣時,提出了『柞蠶之鄉』的口號。思路非常正確,可經得起歷史檢驗了嗎?據我所知,很多農戶在你的影響下家家都在養蠶,結果呢,由於沒有市場,很多都砸在了手裡。以至於一些農戶怨聲載道,不是嗎?」

    陸一偉吃了一驚,對其刮目相看。他說得不假,黑山縣的養蠶業的確遇到了發展瓶頸。不是自己的思路不正確,而是隨著堇色服裝廠的撤資,再加上市場信息不暢通,導致農戶手中的蠶絲滯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