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89 棘手問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89 棘手問題字體大小: A+
     

    侯澤成走後,陸一偉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暗暗道:「和我玩心眼,門都沒有。」

    陸一偉這些年在市委工作收穫頗多,一方面學習了更高級別領導的領導藝術,另一方面學會了管理自己的情緒,不像以前似的想起什麼就幹什麼,顧前不顧後,導致事情漏洞百出,處處留下把柄。現在的他,不管大事小事,都會翻來覆去仔細思考,反覆論證,覺得無懈可擊,滴水不漏才付諸實施。特別是說話,更不能胡說亂說,因為很大程度上代表著白宗峰的觀點,旁人誤以為是市委的決定。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惹亂子,闖下大禍。

    剛才侯澤成分明是給自己挖坑,等下他往下跳。一旦說出處理意見,他肯定會到處宣揚這是白宗峰的指示。萬一出現差錯,把責任推給市委,這樣一來就顯得被動了。

    陸一偉起身準備向白宗峰彙報工作,包樹銘推門進來了,道:「你不是請假了嗎,這麼快就回來了?」

    陸一偉連忙道:「原本計劃是三天的,事情提前處理完了就提前回來了。」

    「哦,回來正好。明天的會務工作我已經安排給趙志文了,回頭你把沈省長和白書記的講話把把關,順便把實施方案再仔細推敲一下,今天下午下班前我要看。」

    「好的。」

    包樹銘剛要走,又轉身問道:「汽車廠失火的事,你知道嗎?」

    這是個棘手問題,回答是與不是都不合適。陸一偉來不及思考,簡單地回答道:「知道。」

    「哦。」

    說完,轉身關門離去了。

    一個簡單的問題,陸一偉居然出了一身冷汗。看似隨意發問,其實裡面隱藏著巨大玄機。如果不知道,自己已經做出了愚蠢的事情,提前出現在汽車廠,事後讓他知道了以為我故意欺瞞他。如果知道,又是通過什麼渠道知道的,是下面的人和他彙報的,還是白宗峰給他打了電話。包樹銘想要知道的,就是這個答案。

    包樹銘在江東市算得上老江湖了,從基層幹部一路扶搖直上,做到了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的職務。前面的履歷可以忽略,擔任江東市副市長必須著重提一下。在這個位置上,他一干就是十年。按照相關規定,五年一屆,意思是他干滿了兩屆。表面看沒什麼,但對於政客而言,十年實在等不及。

    很多官員在干滿一屆後會提拔,最次也是往前挪一挪,而他卻耕耘了十年,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他能力不行,要不領導不喜歡他。

    從基層上來的領導再說能力就膚淺了,肯定有過人的本領才爬上來的。包樹銘的能力毋庸置疑,在分管工業領域做出了突出貢獻,被省政府點名表揚,甚至得到國務院的褒獎。如此有能力的人為什麼得不到提拔,也只有他心裡最清楚了。

    十年必須挪窩,包樹銘走上層關係總算步入常委,排名末位的市委秘書長。對他而言已經足夠了,畢竟年紀不小了。不過他還有想法,打算在退休前再前進一步。

    陸一偉以前不了解他,接觸時間長了自然了解了他的脾性。此人城府極深,過於圓滑,疑心私心重且嫉妒心強,往往是表面一套背地裡一套。如此性格白宗峰並不喜歡,但礙於面子不得不用他。

    陸一偉和他並無過節,但白宗峰時常繞過他直接安排陸一偉,心裡自然不平衡。好在陸一偉這些年比較低調,在處理一些細節上事無巨細,若不然早就被他幹掉了。

    做官層次越高,越需要智慧。

    陸一偉給秘書一科打了個電話,心裡盤算著要不要去見一面白宗峰。如果不見,萬一耽誤了其他事到頭來怪罪到自己頭上,得不償失。思考許久后,起身走了過去。

    來到候客室,幾個市局領導正坐立不安等候會見,看到他立馬起身迎上前握手。陸一偉官不大,但誰都知道他的分量,自然不敢怠慢。

    寒暄了幾句,陸一偉來到秘書室,看到嚴傑正噼里啪啦敲打著電腦。湊上前瞄了眼,是明天會議的講話稿。嚴傑看到他,彷彿看到救星一般道:「陸秘書長,您可算回來了。我的講話稿已經修改了三稿了,白書記還不滿意,快愁死我了。」

    陸一偉作為秘書出身,寫材料是他打開仕途的敲門磚,這些年一直沒丟了功底。平時白宗峰的講話稿先由秘書一科起草底稿,再交給嚴傑修改第二稿,然後由他再進行修改補充,包樹銘審核后再交給白宗峰。如此嚴密的程序看似枯燥死板複雜,可一旦出錯那就是大笑話,必須慎之又慎。

    陸一偉跟著白宗峰時間雖短,基本上摸清了他的思路和習慣用語。這是悟性,旁人模仿不來的。嚴傑幹得比自己時間長到現在都揣摩不透領導的心思,作為秘書嚴重不合適。

    他大致掃了眼道:「沈省長的講話稿出來了嗎?」

    「還沒,秘書科的還在加緊修改。省府辦公廳已經打了好幾次電話催促,快逼瘋了。」

    陸一偉拍拍他的肩膀道:「不急,慢慢來,一會兒去我辦公室。」

    嚴傑如釋負重,感激地道:「您回來的太及時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如何交差。」

    陸一偉屏住呼吸聆聽裡面的動靜,小聲道:「誰在裡面?」

    「劉市長。」

    「哦。」

    嚴傑壓低聲音道:「白書記今天心情不好,今早上已經發了三次火了。就在剛才,把包秘書長罵了一通。」

    「為什麼?」

    「我猜測是因為明天的現場會,再加上汽車廠著火,能不上火嘛。」

    「哦。」

    陸一偉看看錶道:「劉市長進去多長時間了?」

    「差不多五分鐘。」

    陸一偉又來到候客室,對正在等候的市國土局局長曹建東道:「曹局長,找白書記有急事嗎?」

    曹建東點頭小聲道:「我想彙報下關於齊揚區土地的事。」

    陸一偉道:「你還是後天再過來吧,今天不是時候。」

    曹建東立馬明白,起身握著手道:「陸秘書長,要是白書記方便的話,麻煩您給我打個電話。」

    「小事一樁,到時候告你。」

    「謝謝,謝謝,那我先走了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