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88 車間著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88 車間著火字體大小: A+
     

    第二天上午,陸一偉返回了江東市。還沒來得及和郭金柱彙報,石曉曼打來了電話,火急火燎道:「一偉,汽車廠出事了,生產車間著火了。」

    陸一偉心裡咯噔一下,蹙眉冷靜地道:「什麼時候發生的事,嚴重嗎?」

    「今天凌晨六點多,挺嚴重的,還未投入生產使用的生產線全部燒毀了。」

    「哦,你現在在哪?」

    「我在汽車廠呢。」

    「好,等著,我馬上過去。」

    佟歡聽到了我們的談話內容,沒有多問,道:「先送你去汽車廠,剩下的事我來處理。」

    「行。」

    這把火著得太是時候了,就發生在企業搬遷時期。更讓人惱火的是,現場會明天將要在汽車廠召開,就發生了這件事,如果說沒有陰謀打死都不信,他們想要掩蓋什麼,昭然若揭。

    來到汽車廠,院子里停滿了大大小小的車輛。一群人圍在著火的車間指指點點,還有的有說有笑,好像過年放鞭炮似的。陸一偉撥開人群走了進去,石曉曼看到后立馬走上前,心急如焚道:「一偉,你可算來了。」

    聽到聲音,汽車廠副經理曲文洲也趕緊跑了過來,滿臉愁容道:「陸秘書長,給您添麻煩了。」

    足有半個足球場大的車間在一夜之間燒得只剩下空架子,儘管是冬天,靠近的時候還能感覺到炙烤的溫度。車間內還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努力用最後一絲氣息全部燃燒殆盡。

    「到底怎麼回事?」

    曲文洲怯怯地道:「初步查明是線路老化短路引發火災。」

    「有人員傷亡嗎?」

    「沒,只是燒毀了部分設備。」

    陸一偉環顧一周,問道:「蔡經理呢?」

    「哦,蔡經理已經在來得路上,應該馬上就到。」

    陸一偉回頭一個鋒利的眼神,本來想說什麼又咽了下去。轉向石曉曼道:「谷未區委區府沒來人嗎?」

    「寧區長去市政府向劉市長彙報了,侯書記沒見人影。」

    「這麼說,市裡已經知道了?」

    「嗯。」

    陸一偉快速做出反應,對曲文洲道:「封鎖現場,驅散人群,不準任何人靠近。」說完,沖著石曉曼遞了個眼神走出人群。

    「這件事向馬市長彙報了嗎?」

    石曉曼點頭道:「她還在京城開會,最遲要到後天才能回來。」

    陸一偉冷靜思考後,道:「走,我們去區委大樓。」

    陸一偉對自己剛才的舉動有些懊悔,他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白宗峰讓他下來是督辦企業搬遷,但沒說處理其他問題。汽車廠著火,屬政府行為,應該由分管安全的副市長出面解決,他出現算怎麼回事。說輕了是插手干預政府工作,往大了說是政治立場問題。再者,有些事躲還來不及呢,何必往自己身上攬。

    可轉念一想,現場后明天要在汽車廠召開,而會議組織方是市委辦公廳,也有一定關係。不過自己請假了,完全可以不露面。可現在已經現身了,要是裝作不知道不聞不問,似乎也不太合適。

    翻來覆去想了半天,他決定回一趟市委。

    「曉曼,你先去區委等著,不要露面,讓其他領導來負責處理。我回去請示一下白書記,回來再做定論。」

    石曉曼明白了意思,點了點頭。

    在來得路上陸一偉給胡鵬打了電話,剛說完車子已停在面前。他立馬上車,直奔市委大院。

    回到市委大樓,一切都風平浪靜,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走出電梯,剛好與谷未區區委書記侯澤成相遇。他一臉慌張很快平靜下來笑笑道:「陸秘書長,您回來了?」

    「嗯,有事?」

    「找白書記彙報了下工作。」

    「哦,那你先忙。」

    他沒提汽車廠的事,陸一偉也不問,快步向辦公室走去。沒想到侯澤成跟了上來,低聲道:「陸秘書長,耽誤您一會兒時間可以嗎?」

    陸一偉停止腳步看看他,道:「那來吧。」

    進了辦公室,陸一偉脫下外套掛在衣架上,走到辦公桌前拖出椅子坐下,侯澤成掏出煙遞上,似笑非笑道:「陸秘書長,想必您也知道了,汽車廠今天早晨發生了突發事故。好在組織得當,撲救及時,將損失降到了最低,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陸一偉耐心地聽完他表功,點燃煙道:「侯書記和我說這些有什麼用呢。」

    侯澤成立馬道:「您是負責督辦汽車廠搬遷的領導,當然要向您彙報了。」

    陸一偉笑笑道:「我只負責搬遷,其餘事應該向分管副市長才對。」

    侯澤成不兜圈子了,直截了當道:「陸秘書長,有一事我想讓您指點一下。白書記說明天要在汽車廠召開現場會,可又發生了這檔子事,能不能考慮換個地方?」

    陸一偉盯著他的眼睛仔細看,試圖捕捉到有用的信息。半天道:「白書記怎麼說?」

    「他說已經決定了事不可能再變,明天會議照常進行。」

    「哦,那不就得了,白書記決定了事誰敢違抗,你還是回去好好準備吧。」

    侯澤成愁眉苦臉道:「讓我怎麼準備。汽車廠屬於省屬企業,我只有管轄權沒有命令權……」

    陸一偉打斷道:「侯書記,您當官幾十載,有些事不用我直說。為什麼定在汽車廠,不是市委的決定,而是省府的決定,您覺得可以改變嗎?」

    侯澤成愣在那裡,尋思了半天道:「陸老弟,那我現在該如何做,還望指點一二。」

    看著他可憐兮兮的樣子,陸一偉本不想參與此事,但事關大局,不能坐視不管。道:「妥善處置,一切照舊。」

    看似簡單的八個字,其背後蘊藏著深奧的含義,這就是官場語言。陸一偉不可能告訴他具體如此操作,萬一處理意見與其他領導的思路不一致,倒頭來讓他背黑鍋,才不會那麼傻。此外,侯澤成也在和他玩心眼,故意從嘴裡套話,不過讓他失望了,陸一偉已經不是當年的陸一偉,早已不是當年的愣頭青。

    侯澤成見得不到實質性的東西,只好起身道別悻悻離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