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78 愛女心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78 愛女心切字體大小: A+
     

    「一偉,周末有空沒?」

    陸一偉看著他笑道:「這句話應該問你才對,有何指示?」

    嚴傑伸了個懶腰舒展身體小聲道:「好久沒搓兩把了,要不打兩圈?」

    各人有各人的愛好,嚴傑平時就喜歡打麻將。陸一偉會玩,但沒癮,很少主動玩牌。見對方興緻頗高,他爽快地道:「行啊,我來約人,到時候叫你,就怕你沒時間。」

    嚴傑笑著道:「看情況吧,應該沒問題。」

    「好咧,那你先忙,到時候再聯繫。」

    陸一偉起身剛走到門口,與岳父范榮奎撞面相遇。頗為驚愕道:「爸……范書記,您找白書記嗎?」

    范榮奎依然沒有好臉色,看了看裡面道:「老白在嗎?」

    「在。」

    范榮奎沒搭理他,徑直走了進去。

    陸一偉帶著諸多疑惑回到辦公室,心裡七上八下,無法猜透范榮奎今天來幹什麼,難道和自己有關嗎?他不敢往下想。剛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石曉曼已經打進來了,他沒有停留,下樓前往谷未區。

    白宗峰辦公室,范榮奎與其坐在沙發上對面而坐,白宗峰遞上煙笑著道:「老范,今日怎麼有興緻來我這裡,是不是有喜事?」

    倆人以前關係一般,只是點頭之交,後來因為陸一偉讓彼此相識。還有,他以市委書記的身份加入了徐才茂的圈子,彼此的關係又進了一步。他們的圈子不像別的派系有名稱,什麼同鄉會,同學會,南山幫,大東會之類的,因為人員成分比較雜,沒有規律可尋,都是為了一個目的相互提攜。不過他們經常在東湖會所聚會,別人給他們扣了一個「東湖會」的帽子。

    東湖會原先的領軍人物是譚良年,曾擔任過北州市市委書記,后提拔為省委常委、組織部長,最後在省委副書記位置上退休。他擔任省委組織部長期間,提拔了不少領導幹部,郭金柱,徐才茂,白宗峰,甚至後來的范榮奎,許壽松都在他手裡提拔的。就好比一棵大樹,慢慢地枝繁葉茂,逐漸成長為參天大樹,所向披靡。

    譚良年現如今已不過問西江事務,安心在青島療養身體,他退出后東湖會的領軍人物落到了郭金柱頭上。而後來的張志遠,陸一偉,都是通過他這艘大船進入這個圈子的。現在看來,東湖會的發展勢頭迅猛,一股不可小覷的勢力。

    范榮奎和白宗峰是老熟人了,開玩笑地道:「我能有什麼喜事,應該是老弟你有喜事了。章書記把這麼大的肥差交給你,真要拿下來,我看,下一步很有可能進常委,哈哈。」

    白宗峰連忙擺手道:「你可別拿我尋開心了,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你以為我願意干啊。干好了是省委的功勞,干不好是你的責任,兩頭不討好,都快把我折磨瘋了。」

    范榮奎彈了彈煙灰慢條斯理道:「這種事嘛,說不好乾就不好乾,說好乾也好乾,就看你怎麼把握了。要知道,借著大形勢為你騰土地,將來這可是往幾十倍瘋長的熟地啊。配合將來的舊城改造,等全部拿下來順順噹噹進常委。」

    白宗峰心裡也是這麼想的。當官的圖了什麼,不就是一點一點熬著往上爬嘛,和打怪升級一個道理,每個階段階層考慮得角度不同而已。但有些話只能藏在心裡,不能表達出來。道:「我倒沒想那麼遠,配合省委幹完這項工作,死活都不想在這裡待了,趕緊挪挪位置,讓我去個輕鬆的部門擔任個閑職就足夠了。」

    官場語言之所以豐富,是因為每句話都需要別人去揣摩。即便在親近的人都不願意表達真實想法,萬一傳出去傳到省領導耳朵里,犯了官場大忌。白宗峰如此說,范榮奎當然不相信,湊上前道:「老白,我覺得吧,你從京城下來這麼多年了,不能一直在這裡待著,應該趁著年輕趕緊回中央,回去鍍鍍金,將來一外放最起碼也是省部級。」

    白宗峰苦笑道:「你以為我想在這裡待著啊,有些事急不得,慢慢來吧。你呢?」

    提及他的事,范榮奎同樣愁眉苦臉,搖頭道:「江東市不好乾,西州也是一個爛攤子。基礎薄弱且沒有資源,想要發展經濟靠什麼,啥都不行,只能在土地上做文章。恰好趕上西部大開發,章書記又提出了城鎮化建設,明年我打算啟動舊城改造,先把城市面貌改變一下再說。」

    「嗯。」

    白宗峰若有所思道:「這個思路和省委保持高度一致,應該沒什麼問題。我這邊沒什麼錢,可以和老徐化化緣,他家底厚。」

    范榮奎笑著道:「就知道你要說這句話,我不管,到時候你多多少少得資助我點。」

    白宗峰一臉無奈道:「好吧,到時候再說,你今天不是來和我化緣吧?」

    范榮奎隨即臉色一沉,抽著煙半天道:「我今天來主要是想和你談一下一偉的事。」

    「哦?一偉表現挺不錯啊。就在剛才我們還聊了許多,這個年輕人有想法,頭腦靈活,思維敏捷,是個靠得住的人。」

    范榮奎淡然一笑反問道:「你真覺得他靠得住?」

    白宗峰一臉茫然道:「怎麼,連你女婿都不信任?」

    范榮奎掐滅煙頭面無表情道:「老白,你是為了工作而賞識他,而我是為了家庭挽救他。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但我家的事已經公開化了,不怕你笑話。在別人眼裡,他很優秀甚至完美,可在家裡呢,對我女兒實施冷暴力……悔不當初啊。」

    「既然到這份上了,我不會讓他們離婚的。但是,這樣下去對我女兒不公平。你也知道,我就這麼一個女兒,不希望看到她成天悶悶不樂,鬱鬱寡歡。所以,在事業和家庭面前,我選擇後者。我不希望他將來能成龍變虎,只要安安心心和芳芳過日子,這是我最大的心愿。老白,你務必的幫我一把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