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75 愛的真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75 愛的真誠字體大小: A+
     

    掛了電話,陸一偉脫掉外套舒舒服服躺在沙發上,點燃一支煙盡情地享受難得的自由空間。想起范榮奎今晚的話,不由得冷笑起來。就憑他也想掌控自己,如果早些年或許有可能,但現在已經晚了。

    陸一偉明白他的企圖,無非想用手中的權力控制自己,想把自己塑造成他想象的那樣。另外,他是自私的,害怕他將來官越做越大,將來拋棄了女兒,所以,與其這樣不如限制他的發展,但他能如願以償嗎?

    這時候,范春芳打來了電話。不用猜,肯定是詢問他什麼時候回家。陸一偉接起來道:「晚上別等我了,我和福勇在一起呢。」

    「哦,是不是又喝酒了?」

    「喝了點,不過不礙事。好久沒見他了,晚上一起聊一聊。」

    范春芳早已習慣了他不歸家,即便如此每次都會嘗試著詢問。掛了電話,正在抽煙的范榮奎黑著臉道:「他什麼時候回來?」

    范春芳連忙辯解道:「他和福勇在一起呢,說一會兒就回來。」

    范榮奎生氣地道:「你瞧瞧他結交的都是什麼朋友,三教九流,江湖混混,有點當官的樣子嗎?還有,這麼晚都不回家,有點做父親的樣子嗎,他是不是經常不回家?」

    范春芳儘管是他的親女兒,但很明顯站在陸一偉這邊,道:「爸,別那樣說他。他的工作性質決定了經常要加班,你當年也不是一宿一宿的不回家嗎。還有,福勇看著有點匪氣,其實人挺好的。總不至於讓他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家庭上,不去奮鬥發展吧。」

    范榮奎固執地道:「你別替他擋箭,你媽都和我說了。我現在不指望他有什麼發展,安安心心顧好家就行了。」

    范春芳選擇了沉默。

    范榮奎越想越氣,掐滅煙頭道:「芳芳,你就是太善良了。一偉這個人固然有他的優點,但缺點也很明顯。過於多情濫情,一個蘇蒙死了就把他折磨成那樣,什麼玩意兒。當初我不同意你嫁給他,你也不知吃錯什麼葯了死活就看上了他。別的不說,我真的很擔心他會出軌。不行,我必須得想辦法控制住他。」

    范春芳蹭地站起來,梗著脖子道:「爸,這樁婚姻是我選擇的,從來沒後悔過。不管他多麼濫情,但對我的愛是真誠的。如果你膽敢對他做出什麼事,休怪我做出不理智的舉動。」

    范榮奎怔怔看著女兒,嘆了口氣道:「女兒啊,爸也是為你好啊。」

    「為我好就得全力支持他,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處處刁難他。他為什麼不願意回家,還不都是你們的態度,看把他逼成什麼樣了。他是我男人,就是他在外面亂搞我也心甘情願。求你們了,別再折磨他了,行嗎?」

    范榮奎看著女兒半天不做聲,氣呼呼起身道:「芳芳,你也老大不小了,爸媽不可能陪你一輩子,好自為之吧。」說完,嘆了口氣關門離去。

    范春芳孤零零地坐在沙發上,眼淚奪眶而出。

    陸一偉在私人空間度過了異常輕鬆的一夜。第二天早晨,他如同往常一樣早早醒來,洗漱了下給胡鵬打了個電話,約定在下一個路口相見。即便胡鵬是忠誠的,但他不想讓別人知道這處住所,只屬於他和潘成軍的秘密。

    出門的時候,陸一偉小心翼翼地打開門偷瞄了眼,確定沒人後快速走上前打開電梯,剛邁進去對面的門開了,梁清如出來看到電梯門開著,心頭湧上疑惑,難道自己的鄰居搬進來了?等她走上去的時候,電梯門已關閉。

    又是一個寒冷的早晨。陸一偉剛走出去,一股刺骨的寒風襲來,他不由得裹緊了衣服,立起衣領貓著腰加快了腳步。

    梁清如快速跑了出來,看到遠處的背影像極了陸一偉,甚至可以肯定就是他,難道他就是新鄰居?沒有叫住他,相信還會再來。

    陸一偉走到下一個路口坐上車,到經常去的小吃店吃了點早餐,馬不停蹄趕到了市委大院。本以為自己夠早的,沒想到白宗峰已經到了。他沒來得及進自己辦公室,徑直敲門進去。

    別人見到白宗峰客客氣氣,膽戰心驚,有的甚至滿頭大汗,雙股打顫,而陸一偉並不懼怕他,更多的把他當成了朋友。

    白宗峰抬頭看到是陸一偉,急忙揮手道:「快過來坐,我正要找你呢。沈省長從京城回來了,昨晚給我打電話核定哪天召開百日誓師大會,怎麼開,開到什麼程度,你有什麼意見?」

    陸一偉縝密思考道:「就目前形勢看,大部分企業都是認識到這項工作的重要性,但極個別企業負責人依然在觀望。誓師大會一旦召開,就如同進入程序,必須拿出鐵的政策和手腕加以實施。所以,我覺得在具體細節上要體現出來。」

    「至於怎麼開,我建議放到江東汽車廠召開現場會。該廠是此次企業搬遷的難點,給谷未區和汽車廠施加點壓力,效果可能會更好一些。」

    白宗峰若有所思點頭道:「這個想法可行。我昨天請示趙省長了,很有可能他也要出席,汽車廠的問題比較複雜,會不會有人帶頭破壞會場?這些事必須提前考慮到。」

    「好的,如果敲定了時間我通知侯書記做好相關穩定工作。」

    白宗峰又想了一會兒道:「就這麼定了,現場會初步定在後天,回頭你和志遠聯繫一下,如果時間不合適可以擇日。但時間不能推得太久,我們真的沒時間了。我已經和省委章書記做了保證,務必在年前拿下來。」

    「好的,我立馬就去聯繫。」

    白宗峰心力交瘁,點燃一支煙吐出煙圈道:「一偉,這次我把最重的任務交給你,能克服嗎?」

    陸一偉斬釘截鐵道:「請白書記放心,有問題我會想辦法克服。在這裡我也給您做個保證,一個月之內把江東汽車廠拔下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