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72 那一抹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72 那一抹紅字體大小: A+
     

    范榮奎的動怒驚動了正在泡澡的徐才茂,側頭問許壽松道:「老許,老范這是在和誰發脾氣了?」

    許壽松閉上眼睛不為所動,微微一笑道:「還能和誰,和他金龜婿吧。」

    「哦。」

    徐才茂若有所思道:「老范最近脾氣越來越見長啊。」

    許壽鬆緩慢睜開眼睛,慢條斯理道:「人家家事,咱就不操心了。」

    徐才茂打了個哈欠道:「一偉這孩子我覺得還不錯,不過這些年像換了個人,不像以前那麼有激情活力了。」

    許壽松不想在背後搬弄是非,道:「不是沒活力了,而是成熟了。」

    徐才茂看著他哈哈一笑,起身進了一旁的桑拿房。

    而在外面的茶社,陸一偉始終表情如一,側頭凝望著窗外蕭瑟凄涼的夜景。內心壓抑的怒火如同膨脹的氣球,也許在下一秒就有可能爆炸。但他不是三十齣頭的愣頭青了,能夠控制得住情緒,用沉默來對抗,或許是最好的方式。

    范榮奎見他不說話,狠狠掐滅煙頭放緩語氣道:「一偉,別怪我狠心,迫不得已,我就芳芳一個女兒,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委屈。我對你要求不高,好自為之吧。」說完,起身邁著肥大的身軀進了洗浴室。剛才還是惱羞成怒,瞬間哈哈大笑,與許壽松火熱地聊了起來。

    陸一偉在窗前坐了許久,準備起身時發現站不起來。雙腿發麻,麻得沒有任何知覺。而且腰也疼痛無比,這是每天加班落下的毛病。他閉上眼睛緩了一會兒,扶著沙發慢慢地強行站了起來,拖著雙腿一步步向外面走去。

    服務員看到了,急忙走過來道:「陸秘書長,需要幫忙嗎?」

    陸一偉強忍著疼痛揮了揮手,強顏歡笑道:「謝謝,招呼別的客人吧。」

    從門口到電梯口不過十幾米的距離,陸一偉彷彿穿越二萬兩千五長征,扶著腰進了電梯,額頭滲出密匝匝的汗珠。一個趔趄沒站穩滑倒在地上,他索性就坐了下來,看著光滑鋼板里的自己,不由得笑了起來。

    下到一樓時,負責看電梯的服務員看到這一幕驚呆了,急忙扶起來道:「先生,您沒事吧。」

    「沒事,喝多了,你結婚了嗎?」

    服務員有些莫名其妙,搖了搖頭。

    陸一偉道:「如果遇到喜歡的人就嫁了吧,除了愛情,其他什麼的都是狗屁。」

    服務員以為他真喝多了,道:「先生,要不我叫輛車送你回家吧。」

    陸一偉擺擺手道:「不用,我有車,你想要嗎,我可以送你一輛。」

    正在門外等候的胡鵬看到陸一偉出來了,趕忙踩滅煙頭跑上前驚慌道:「陸秘書長,您沒事吧。」

    陸一偉長舒了一口氣,直起腰板整理了下衣服,面無表情往門外走去。胡鵬見狀,迅速跑到門外打開了車門。然而,他並沒有上車,而是徑直大道上走去。胡鵬摸不著頭腦,趕緊駕車跟在身後。

    江東的冬天很冷,凌冽的西北風從西伯利亞沒有任何阻擋直穿西江省,且剛剛下過雪,捲起的雪渣如同刀子般吹到臉上,生疼冰冷。街上三三兩兩的行人全副武裝急速前行,就連車輛也感覺到冬季的酷冷,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陸一偉將夾克領子立起來,防止風灌進去,手插口袋漫無目的地前行著。很久沒走路了,都忘記這座城市的模樣,每天都車來車往,行色匆匆,忙不完的事,操不完的心,應酬不完的飯局,哪有閑心靜下來去欣賞別樣的古城。

    西江河兩岸一座座高樓撥地而起,完全沒有昔日的模樣,甚至找不到熟悉的場景,取而代之的是鋼筋水泥。

    胡鵬開著車緩慢跟隨著,搖下車窗急切地道:「陸秘書長,外面冷,小心感冒了,趕緊上車吧。」

    陸一偉停止腳步走到車前道:「你回去吧,我想一個人走走。」

    胡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但從沒有過像今晚如此低落。鼓起勇氣道:「您要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要不我陪您去喝酒?」

    陸一偉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指著他道:「別跟著我。」說完,重新回到人行道上,加快了腳步。

    胡鵬跟不是走也不是,斟酌半天決定違抗命令跟了上去。陸一偉用餘光看到他還跟著,停止腳步順手在地上操起一團雪砸在車玻璃上憤怒地道:「聽不懂人話?趕緊滾。」

    胡鵬這次害怕了,加快速度駛離。走了幾百米還是不放心,停到旁邊的人行道上透過後視鏡觀察的一舉一動。這時候來電話了,等掛斷電話陸一偉已經消失在視線中。

    陸一偉從路的這一邊來到西江河邊上,沿著河畔漫無目的前行。忽然間,前方出現了蘇蒙的身影,她穿著一件白色的羽絨服帶著紅圍巾回頭一個明媚的微笑,勾著手指道:「一偉,來追我啊。」

    爽朗的笑聲在城市上空氤氳,陸一偉彷彿進入了夢境,瘋狂地奔跑起來。眼前始終飄蕩的那一抹紅,在指引自己前行的方向。最終那一抹紅還是消失了,他停止腳步喘著粗氣原地旋轉急切尋找,沒有再出現。

    陸一偉來到一側的長條椅上坐下,凝神望著結冰的河面。而河的那一邊,是他和蘇蒙經常去的東湖畫廊。停靠在岸的輪船搖曳著大紅燈籠,而船上坐著一對情侶依偎在一起呢喃,彷彿當年的一幕,源源不斷的回憶從腦海中湧現出來。

    當年,陸一偉經常和蘇蒙來西江河畔漫步。她還是個單純的大學生,清澈無邪的眼睛里閃爍著愛情的光芒,銀鈴般的笑聲感染著冬季的顏色,哈著熱氣蹦蹦跳跳,牽著他的手道:「一偉,你說十年以後我們還會在一起嗎?」

    「廢話,當然在一起了。」

    蘇蒙幸福地撲到陸一偉懷裡,摟著脖子觸碰著鼻尖輕聲道:「一偉,等我畢業后我們結婚吧,十年後的今天,我們還是在這裡,好嗎?」

    「好啊。」

    「哈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