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70 父愛如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70 父愛如山字體大小: A+
     

    送走肖志良,陸一偉鬆了一口氣,坐在車上休息了一會兒,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坐起來問胡鵬:「肖志良送得確定是酒嗎?」

    胡鵬回頭狐疑點了點頭道:「是酒,我看到了包裝了。」

    陸一偉不敢掉以輕心,因為先前有過類似事件,立馬道:「你去把酒拿下來打開看看。」

    胡鵬連忙下車從後備箱取出來拿到車上,打開盒子頓時傻了眼,裡面果然有問題。胡鵬驚慌失措地看著他道:「陸秘書長,這下怎麼辦?」

    陸一偉看著錢約莫估算了下,差不多有20萬元。當機立斷道:「他的車估計還沒走遠,追上還給他。」

    「好的,我這就去辦。」

    陸一偉心有餘悸,當年在高新區被人構陷的情景歷歷在目,若不處理及時,就是有天大的關係也無力回天。

    十分鐘后,肖志良打來了電話:「陸老弟,你這是幹啥呢。」

    陸一偉鐵面無情道:「肖書記,如果是酒我可以收著,但金錢是絕對不能碰的。另外,您找我是把我當成了朋友,朋友之間談錢的話就有些俗氣了,不是嗎?」

    肖志良從側面了解過陸一偉的脾性,但總覺得不花錢心裡不踏實。現在被拒絕了,尷尬地道:「朋友歸朋友,何況我又沒別的意思,請人吃飯總的花錢吧,不能讓你白忙活了。」

    「這事不用你操心了,既然答應了你就會儘力去辦,辦好辦壞另一說,以後還是別這樣了。」

    掛了電話,肖志良拿著手機久久不肯放下來,側頭看著司機高建嘆了口氣道:「果然被你說中了,陸一偉不愛財啊,居然送回來了,這樣的官可真是罕見啊。」

    高建和陸一偉的關係比肖志良還進一步,道:「早和您說了,偏不聽。和陸一偉這種人相處,不能用財色鋪路,而是用感情。這人最看重情義,若不然會和牛福勇,宋勇這樣的人成為朋友?」

    肖志良認同他的說法,不放心地道:「那你說怎麼辦,對方給了我一張空頭支票,能不能辦成還是另一說呢。」

    高建想了想道:「您大可放心,既然他答應你了肯定會辦。如果實在不放心,那就讓牛福勇那邊再出出力,他的話比任何人都管用。」

    「嗯,那這事你來辦吧,必須得抓緊啊,沒時間了。」

    高建爽快地答應道:「放心好了,一定辦得漂漂亮亮的。」

    陸一偉正準備回家,范榮奎打來了電話,讓他到十六樓喝茶。無奈之下,又折返了回去。

    東湖大酒店最頂層是休閑娛樂的地方,各類功能齊全,配備有游泳池,桑拿房,棋牌室,茶室等等,一部分對外開放,一部分就是再有錢也進不去,是酒店老闆專門為特殊人群定製的。

    陸一偉走專用電梯來到十六層,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洗浴室,范榮奎和許壽松穿著浴袍坐在落地窗旁邊的沙發前喝茶歡笑聊天。看到他后,許壽松主動揮手道:「一偉,來這邊坐。」

    來到跟前,陸一偉看了眼范榮奎,不自然落座。

    陸一偉和范榮奎的關係鬧得比較僵,一切源於蘇矇事件。雖然這些年有所緩和,但那件事就像埋在心裡的種子,始終無法剔除。此外,他比較強勢,習慣於把自己的意志強加給別人,覺得他的話就是「聖旨」,不得違抗。而且陸一偉不聽他的,反而更相信張志遠。各種矛盾揉在一起,讓本來該融洽的關係變得異常脆弱。

    而許壽松對其反而喜愛。得知自己兒子與陸一偉是親兄弟后,對方沒有剝奪他當父親的權利,依然將許磊留在身邊。有了這層關係,彷彿又多了個兒子似的,笑眯眯地拍著陸一偉道:「老范啊,一偉現在可是越來越成熟沉重了,而且老白對他的評價甚高,能有這女婿你算是撈著了,哈哈。」

    范榮奎淡定地抽著煙,似笑非笑道:「成熟是成熟了,不過還欠缺火候,做事不夠穩重,盡惹事。」

    「嗨!慢慢來嘛。一偉這個年紀已經做得非常不錯了。年輕人嘛,沒有點拼勁和闖勁什麼都幹不成。說到這了,我覺得是時候把他放出去鍛煉一下,你說呢。」

    范榮奎不為所動,斜視著他道:「沒必要,現在就挺好的。我是不希望他下去了,將來有機會去部門某個職位就行了。孩子還小,需要父愛。而且家庭比事業更重要,安安心心待著吧。」

    許壽松對范榮奎的言論吃了一驚,道:「老范,你這想法可不對啊。一偉現在是事業上升期,且能讓其他瑣事拖累了後腿。別人巴不得自家孩子大踏步前進,你可倒好,直接把一偉的前程給限死了。」

    范榮奎固執到底,面無表情道:「我的女婿我清楚,一旦放出去就怕收不回心。與其這樣,還不如留在身邊。」

    許壽松不明白其意,但陸一偉聽明白了。這些年,他把自己的情況了如指掌。從前妻李淑曼,再到蘇蒙,還有佟歡和夏瑾和,基本上每段情史都異常清楚。他害怕一旦自己走出去,不在掌控範圍內,會危及到他女兒的婚姻。儘管對這段婚姻不滿意,依然不希望走到盡頭。

    許壽松還想爭辯,范榮奎的手機響了。趁著他起身接電話的時候,許壽鬆寬慰道:「別聽他的,你岳父有些偏頗固執,做好真實的自己向既定的目標努力奮鬥。」

    他的話讓陸一偉煩躁的心情稍微緩和下來,笑了笑道:「謝謝許叔。」

    「謝什麼,你和許磊是親兄弟,你自然也是我兒子,那有老子不疼兒子的,你說不是嗎?」

    陸一偉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道:「許磊最近和您聯繫了嗎?」

    提及兒子,許壽松臉上流露出不尋常的表情,微笑著道:「嗯,這孩子自從結了婚越來越懂事了。前段時間給她媽買了好多衣服從日本寄回來,好像也給你爸媽買了。他說如果不出意外明年就可能回國,太想他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