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69 堅守底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69 堅守底線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笑著道:「肖書記,咱倆也算是老相識了,您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沒必要兜圈子。」

    肖志良面帶微醉的表情看著他,嘴角搐動,似笑非笑,端起酒杯碰了下一飲而盡嘆了口氣道:「在基層待久了,慢慢地就產生厭煩情緒了,倒不是說不想干工作,關鍵是心累,太累了。我想動一動。」

    肖志良終於吐真言,陸一偉沒有看他,而是慢條斯理地夾著菜。過了一會兒放下筷子擦擦嘴道:「有進步的想法是好事,做官圖了什麼,就理想而言是為人民服務,但事關個人問題也無可厚非,我支持您。」

    見陸一偉說著不痛不癢的話,肖志良乾脆點破道:「陸老弟,我肖某這些年光顧干工作了,忽略了與上層關係。雖有幾個能幫忙說上話的人,但現在的許壽松書記是紀檢幹部出身,很多人都害怕他。他上任以來,先後處理了上百個領導幹部,光處級以上的就有15名,其中拿掉最大的官員就是市政協主席杜偉強,手腕之硬是前所未有的。我沒別的意思,就希望您和在許書記面前幫我美言幾句。」

    陸一偉彈了彈煙灰,漫不經心道:「我和許書記關係一般,可能幫不上你。」

    肖志良一愣,笑著道:「今天就你和我,有些事沒必要遮遮掩掩。但凡有別的辦法也不會求你,所以懇請你讓老哥我進步一下。」

    話都說到此份上了,陸一偉不想繞圈子,直截了當道:「那你想去哪個位置?」

    肖志良見有門,眼光發亮道:「市裡還空缺一位副市長……」

    陸一偉沉默了,良久道:「競爭激烈嗎?」

    肖志良實話實說道:「有點難度,據我所知,不少人盯著這個位子,而且他們動用各自的力量正在加緊活動運作,還不排除臨市和省里的一些人蠢蠢欲動。」

    從答應肖志良一起吃飯的時候,陸一偉已經決定出手相助。一來是自己的老領導,二來是自己的父母官,何況從前相處還算融洽。他今天肯登門造訪,至少說明心裡還有他。換句話說,今天把他扶起來,對自己今後的發展也是利大於弊。官場上本來就是官官相護,光靠個性和能力不足以成大事。更深層次講,他也需要培植自己的勢力,而不是始終活在別人的陰影下。

    陸一偉和許壽松的關係是因為許磊而加深的,但這些年來從來沒求過他辦任何事。只要他開口,對方應該不會拒絕。但要知道,他這個市委書記也很難啊,來自各方的力量施壓爭奪一個位子,答應了某個人必定得罪其他人,也許心中早有合適人選,突然冒出肖志良,多多少少會反感。直接和他說,似乎不太妥當。

    陸一偉凝神思忖許久道:「都有誰競爭?他們的關係網你能掌握嗎?」

    肖志良道:「市城建局劉局長,發改委周主任,還有市檔案局局長劉克成,以及古川縣縣長白玉新。」

    陸一偉一下子坐起來,驚詫地道:「你說誰,劉克成和白玉新?」

    「嗯。」

    「哦。」

    劉克成自然不必說,陸一偉的死對頭,主政南陽縣將近十年,為官霸氣,連續扳倒了三任縣長,還把自己發配到北河鎮,最終被張志遠趕出了南陽縣,到市檔案局擔任局長。結局相對慘淡,但他仍然不死心,這種人要是爬上去了簡直是災難。

    白玉新也是老熟人。張志遠擔任南陽縣縣長時,為了企業改制專門請求郭金柱重新啟用了他,主導改制了南陽縣的國有煤礦企業。張志遠離開后,將其調到古川縣擔任組織部長,幾年搖身一變成了縣長,這進步著實不慢,關鍵是背後有人撐腰。他一縣長就敢惦記副市長的位子,肯定有人在出謀劃策,會是張志遠嗎,不敢確定。如果是,肖志良基本上沒有太大希望。

    陸一偉和白玉新的關係一直不錯,平時走動比較頻繁,但從來沒在自己面前提及過此事,隱藏得夠深的。不過他直接上副市長有些吃力,這屬於跳級上,沒當過縣委書記就想著副市長,想法夠大膽的。估計許壽松也不敢違反原則提拔他,不過誰知道呢。

    肖志良見他不說話,小心翼翼道:「有難度嗎?」

    陸一偉點點頭道:「難度肯定有,而且非常大。很大程度上,許書記已經做不了主了,估計他也在等。你突然一出現,又會有變數,所以,我可以幫你說,但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做好最壞的打算。」

    肖志良一陣牙疼,扶著下巴道:「難道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陸一偉以最快的速度分析思考著這件事,道:「肖書記,我和白縣長的關係您應該有所耳聞,他雖然沒和我說過此事,但不能背後落井下石,不過他提拔的可能性不是太大。至於其他人,我不太熟悉,也不知道他們手裡有什麼關係。找許書記這條線是正確的,但缺少一定的根基。這樣吧,讓我再考慮考慮,有結果了電話聯繫。」

    肖志良激動地握著陸一偉的手搖晃道:「陸老弟,我知道你肯定會幫我的。廢話不多說了,不管能不能成,這份恩情我會銘記在心的,謝謝了。」

    「客氣,你是我的父母官,無論走到哪都被你管著。」

    「哈哈,不敢當,也沒為你和你的家人做多大的事,慚愧啊。」

    陸一偉立馬道:「我爸媽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我不希望你們叨擾。讓他們安安心心安度晚年,這是我最大的願望。」

    肖志良明白他的意思,點了點頭。

    該說的話都說了,肖志良及時起身道:「感謝陸秘書長在百忙之中聽我彙報工作,時間不早了,我就不打擾了,等你回南陽縣的時候,我一定會盛情款待。來的時候比較匆忙,什麼都沒帶,給你帶了兩瓶好酒,算做一點心意吧。我讓司機放到你車上,可以嗎?」

    這些年,陸一偉一直堅守底線,堅決不收受任何財物,不是他不愛財,關鍵是不缺錢。不過禮節性的來往還是在所難免的,如果真要不收,顯得自己鶴立雞群。握著手道:「既然肖書記有意,那我就收下了,十分謝謝。」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