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68 南方姑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68 南方姑娘字體大小: A+
     

    徐才茂雖是省領導,但沒有樓海生那麼大的架子,主動迎合碰杯道:「老白不止一次誇你,跟著他好好乾。」

    「謝謝徐常委。」

    又一杯酒下肚,陸一偉頭已經發暈,許壽松見狀,指了指關心地道:「別光顧著喝酒,吃點菜。」

    許壽松曾經打壓過陸一偉,不過有了許磊這層關係讓兩家的關係變得親密無間。有些事的確是奇緣巧合,誰能想到他兒子許磊就是失散多年的親弟弟陸一峰,想都不敢想。

    陸一偉吃了幾口菜,轉向許壽松笑道:「許書記……」

    不等我說完,許壽松把他的酒端過來道:「別喝那麼多,喝我的,我替你喝了。」

    樓海生立馬攔著道:「這可不行啊,和我們都是大杯,怎麼到了你這裡破壞規矩了呢。就算是替,也應該是老范,看著辦吧。」

    范榮奎自始至終沒說話,接過大酒杯笑呵呵地道:「替就替,多大點事。」說完,一口氣喝了下去。

    陸一偉足有喝了一杯酒才算離去。他特別討厭這種場合,但又不得不陪著笑臉陽奉陰違。一圈下來,至少喝了半瓶酒,起身與各位領導一一道別,回到了包廂。

    肖志良明知道許壽松在隔壁,不過去敬酒不合適,緊隨陸一偉步伐過去喝酒了。

    剛才喝得有點猛,陸一偉頭暈暈沉沉的,趴在桌子上正在休息,手機響了起來。他看都沒看接了起來道:「誰啊。」

    對方愣怔片刻道:「陸秘書長,是不是喝多了?」

    陸一偉沒聽出對方是誰,反正是女的,努力回想了一遍還沒想起來,客套道:「也沒喝多少,你在幹嘛?」

    「我在外面呢,你呢?」

    「在外面吃飯呢,有何指示?」

    「哦,那就算了,還說叫你一起過來吃飯呢。」

    陸一偉似乎聽出對方是誰,不出意外是團市委書記梁清如。

    梁清如是個川妹子,28歲,瘦小婉約,身材傲人,面容娟秀,尤其是一雙大眼睛特別傳神,典型的南方美女。剛剛從四川調過來。

    從四川到西江,看似兩個牛馬不相及的地方居然能聯繫起來。梁清如跨省任職,有些超乎人的想象。有的人說她家裡背景雄厚,是來過渡的,用不了幾年就提拔調走了。還有的說她男人在西江,調過來團聚。還有的說的特別難聽,誰誰誰的情婦情人之類的,說法不一,議論紛紛。正印了那句話,女人在官場混離不開美色二字。

    陸一偉和她不熟,不過在一棟辦公樓里工作時常相遇。給他的印象還不錯,而且性格直爽,開朗活潑,聰慧機靈,說話快人快語,做事風風火火。可能是年紀小的緣故,在她眼裡似乎沒有害怕二字,不管見了多大的領導都不卑不亢,洋溢著青春活力,用獨特的魅力感染著周圍的人,可謂是官場一股清流,深受領導喜愛。換句話而言,她涉世未深,缺乏經驗,沒有心機城府,把個性帶到了向來嚴肅莊重的官場。這類人往往容易走極端,要麼提拔速度很快,要麼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因為她的身份好多人都摸不透,加上團市委的工作比較偏,很少與旁人產生利益衝突。即便如此,照樣有人看不慣她,想方設法挖陷阱陷害她。

    有一次,不知誰給她出餿主意要把團市委辦公場地搬出市委大樓,陸一偉得知后及時阻止了她的「愚蠢」行為。在他看來,梁清如就如同當年的自己,無所畏懼,敢言敢做,然而這種性格在官場無疑是另類,適當地指點一下,避免走自己的老路。

    梁清如在這邊沒什麼朋友,這個莫名其妙的電話讓陸一偉一頭霧水。勉強笑了笑道:「多謝你還惦記著我,改天有機會我請你。」

    「好啊,改天是哪天?」

    本來是客套話,到了梁清如那邊較真了,陸一偉只好道:「那你定時間吧。」

    梁清如天真地想了想道:「那這個周六吧,行不?」

    陸一偉想起還要帶兒子去海洋館,道:「周五晚上吧。」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啊。」

    掛了電話,陸一偉無奈苦笑,把手機放到了一邊。這時候,肖志良紅著臉進來了,做出痛苦狀道:「省領導喝酒果然夠豪放啊,直接用大杯,好在人少,要不然非放倒不可。」

    從基層上來的官員個個酒量異常驚人,毫不避諱的說,很多一部分人的官位都是喝酒喝出來的。官場的酒文化源遠流長,經久不衰,蘊藏著高深莫測的人際關係學。看似觥籌交錯,把酒問歌,高談闊論,爛醉如泥,實則一個比一個清醒。

    陸一偉現在話很少,不像以前侃侃而談。言多必失在官場很忌諱,看似不經意間的玩笑話,殊不知被人斷章取義到處瘋傳,沒有把握的話堅決不說。好比張志遠,倆人的關係已經超越普通的友誼,但在關鍵問題上有所保留,畢竟所處的位置不一樣。而他作為白宗峰身邊的人,一些話很大程度會被人誤解為對方的意思,更應該慎之又慎。

    肖志良倒滿酒點燃煙感慨地道:「陸老弟啊,你年輕有為,還有大把的時光爭取更多的機會,而我過了這個年就53歲了。人們常說官場黃金十年,我沒有抓住這個機會,一直在基層轉悠,從古川縣到南陽縣,從不諳世事的普通幹事再到縣委書記,把多半輩子都獻給了黨的事業,功勞不敢說,但苦勞只有自己心裡清楚。不希望流芳千古,只要不背負罵名就知足了。」

    看似簡單牢騷的話,實則另有目的。陸一偉聽懂了他的意思,道:「去年換屆選舉時您高票當選縣委書記,這就是南陽百姓對您的認可。要是能把剛才所說明年全部鋪開,南陽將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屆時,你應該是南陽史上最偉大的父母官。」

    肖志良受寵若驚,連忙擺手道:「陸老弟,這話嚴重了啊,千萬別這麼說。我可不指望做出多大貢獻,能為百姓多做點實事,這就是我的初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