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64 誰敢動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64 誰敢動他字體大小: A+
     

    蔡小強沉默不語,從衣兜里掏出煙自顧抽著,曲文洲見狀,趕緊拿出煙挨著發了一圈。陸一偉擺手拒絕道:「今天嗓子不舒服,不抽了。該說的都說了,我們現在去會議室吧。」

    蔡小強極不情願地站起來道:「這會我就不參加了,沒什麼意義,你們自行了解民意吧,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寧玉剛要攔著,陸一偉輕微搖了搖頭笑著道:「那蔡廠長好好忙,這段時間我天天會來這裡。」

    「哼!」

    蔡小強一個不屑的眼神,大搖大擺走了出去,下了樓駕駛著賓士轎車離去了。

    寧玉剛氣得不輕,指著道:「陸秘書長,你看他囂張的程度,這種人怎麼會讓他當廠長,乾脆……」

    陸一偉急忙堵住他後面的話,道:「他在不在一樣,有曲廠長陪著我們。」

    曲文洲是明事理的人,也能看清大方向,點頭附和道:「我們廠長就這樣一人,不必見怪。有什麼事可以直接和我說,我雖然在汽車廠年代不長,但廠里的情況還是了解的。」

    陸一偉對曲文洲另眼相看,覺得此人是可用之人。

    來到會議室,職工們七嘴八舌的炒成一鍋粥,陸一偉耐心地聆聽著,把每個人的意見都記錄下來,但都沒有現場答覆。在沒有拿到上面確鑿的政策之前,他不敢亂說話亂答應。一言一行都代表著市委,稍有不慎就容易被別有用心的人拿去斷章取義,等全面掌握情況再說。

    中午,陸一偉留在了汽車廠食堂吃飯。廠里的副職領導輪番敬酒,他來者不拒,至少留下了沒有架子的領導。他心裡很清楚,職工的覺悟遠沒有那麼高,往往是這些領導中間有人在作祟,鼓動職工們鬧事。除了曲文洲,有個人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汽車廠工會主席馮金山。

    此人臨近退休,算是汽車廠的老革命了,聽他說他從18歲就接父親的班一步步熬上來的。此人在講話時表面上是為職工利益著想,實則是為他個人前途謀私利,換句話說,如果控制了他,是不是能掌控全局,還有待進一步觀察。

    吃過飯,陸一偉一行離開汽車廠回到了區委大院。寧玉剛憤憤不已道:「陸秘書長,要我說還不如和上級請示直接把蔡小強拿掉算了,有他在什麼事都幹不成。」

    陸一偉笑而不語。寧玉剛比自己年長,做事說話還由著性子來,就好比自己當年一樣,一些話說出來屁事不管用,反正傳到對方耳朵里惹一身嫌。現如今他想明白了,多相處一個人比得罪人強得多,至少他不會卯足了勁陷害你。

    想拿掉蔡小強的人多了去了,省國資委的上三任領導那個沒有動了念頭。尤其是上一任,親自拿著文件到汽車廠職工大會上宣讀了任免通知,可三天後蔡小強又官復原職,簡直不能再神奇。正如他所說,好歹相當於正廳級領導幹部,誰敢動他。

    從這件事可以看出此人的能量之大不是隨隨便便可以動的。背後牽扯著複雜的利益關係和人脈網路,牽一髮而動全身,很有可能牽扯到省里的高層以及中央的一些官員。畢竟在汽車廠幾十年了,「三駕馬車」不是白叫的。而且他頭上還頂著一個巨大的光環,全國政協委員。

    此外,他在職工群體中呼聲很高,上次被撤免了一些老傢伙進京上訪,場面之宏大,堪比春運。逼迫省里重新任命他為總經理才算了事。

    當然,也不是無懈可擊,但凡是人就要弱點,只要抓住他的軟肋不怕他再強大。另外,還需要摸清他的人脈網路,背後肯定有人在出謀劃策,找到這個幕後者才敢動他。陸一偉現在等的是時間,給他足夠的時間認真思考,如果覺悟了主動配合,以前的事不會再提,一筆勾銷,順利搬遷後去山藤合資廠當他的副總裁去。如果執迷不悔,他要等張志遠出任國資委主任,到時候再狠狠收拾他也不晚。

    見陸一偉不說話,寧玉剛也意識到話有些多了,轉移話題道:「陸秘書長,您看我們接下來該做什麼?要不我們先去做軸承廠的工作,我那天都和老周溝通過了,他無條件搬遷。先撕開一個口子,最後再考慮汽車廠,到時候就由不了他了。」

    陸一偉擺擺手道:「想法是好的,實施起來難度很大。老周表面上答應你了,可真正真刀真槍地干立馬退縮,千萬別相信他們的鬼話。他們現在是觀望,眼睜睜地盯著汽車廠,如果這邊不搬遷,他們是不會輕舉妄動的。還是我說的,先從老虎嘴裡拔牙,只要汽車廠這個硬骨頭啃下來,其他企業不攻自破。」

    寧玉剛抓緊時間拍馬屁道:「果然是陸秘書長水平高啊,那我們該幹什麼,總不能每天干坐著等著吧,市裡每天讓報進度呢。昨天,中陽區報進度說已經有三家企業同意搬遷,一個月內完成。我們總不能空白紙交上去,回頭劉市長又訓我了。」

    陸一偉喝得有點多,腦袋暈乎乎的。端起水杯喝了口濃茶道:「該怎麼報就這麼報,千萬別亂了手腳,這段時間你就在辦公室坐著。」

    寧玉剛急了,道:「我那能坐得住啊,馬上到年底了,那天白書記開會說要將企業搬遷納入年度考核,要是完不成任務,我這個代區長恐怕……」

    陸一偉安撫道:「急什麼,一切有我呢。有沒有休息的地方,我去休息一會兒。」

    「哦,要不我安排一家酒店?」

    「不必了,有張床就行。」

    陸一偉來到不遠處的招待所,看到身後的石曉曼道:「要不你也休息一會兒?」

    石曉曼擺手道:「我沒喝酒,不必了。」

    「哦,那你是留下來還是回市府?」

    石曉曼隱隱擔心道:「一偉,你心裡到底怎麼想的,能和我說說嗎,要不回頭馬市長問起來,我都不知該如何回答。」

    陸一偉遞了個眼神道:「那去我房間?」

    石曉曼不由得臉紅,還是跟著他進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