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61 面面俱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61 面面俱到字體大小: A+
     

    侯澤成凝神思考著,滄桑憔悴的臉如同黃土高原,層層疊疊,溝壑縱深,記載了歲月的沉澱和官途的沉浮。思考,似乎成了每位官員的必修功課,在大腦里快速構建錯綜複雜的關係網然後理順關係尋找突破口。人都是有弱點的,只要投其所好對症下藥,就沒有解不開的死結。

    沉默了足足有幾分鐘,侯澤成將快燃盡的煙灰彈落到煙灰缸,又使勁抽了口掐滅續上一支道:「你對陸一偉有了解嗎?」

    趙建國眼珠子一轉,道:「我對他了解不深,好像也沒什麼愛好。要不,我試著把他約出來塞點錢?」

    侯澤成擺手道:「這小子不缺錢,當年開煤礦就賺了不少,而且他有個狐朋狗友,現在生意做得挺大,想花錢直接從那邊拿,還在乎我們這點小錢?即便是給,多少合適。」

    趙建國低聲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就不信他不愛財。要我看,要不不做,要做就要堵住他的嘴,直接給他200萬,反正是蔡小強出。」

    侯澤成想了半天道:「不行不行,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嘛。對付這種油鹽不進的人需要的是智慧,頭腦。我倒是有個主意,他那個狐朋狗友叫什麼來著?」

    「好像叫牛什麼。」

    「牛福勇。」

    「對,是牛福勇,現在經營著兩座煤礦,一個在安都縣,一個在南陽縣。」

    侯澤成點頭道:「你和蔡小強說一聲,想辦法和他接觸一下,這個人可以利用。越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越容易沖昏頭腦。」

    「好,我一會兒就給他打電話。」

    「別打電話,要親自見了面說。」

    侯澤成頓了頓道:「我和他岳父范榮奎關係還不錯,這周末想辦法約出來吃頓飯。」

    「好,我來安排。」

    侯澤成不放心地道:「如果陸一偉這邊一旦失守,不去管他,還有馬菲菲呢,畢竟她是這次企業搬遷的負責人。這個女人怎麼說呢,能力平平,但上面有人,對於金錢應該不抗拒。想辦法打探一下,完了讓小強上門送點錢,如果不要換種方式,應該問題不大。」

    趙建國趁機拍馬屁道:「侯書記,您想得可是面面俱到啊,如此一來既堵住了他們的嘴還能保住汽車廠,一舉兩得的好事。」

    侯澤成臉色一沉,加重語氣道:「企業搬遷是省里的命令,別抱有任何幻想,肯定的搬。我們現在就是想辦法捂住蓋子不要讓翻舊賬,然後加快速度搬遷,一旦全部撤出去,我們也就能鬆口氣了。所以,你一定要盯緊,最關鍵的是要盯緊陸一偉,在這個時候千萬別出亂子。」

    趙建國連連點頭道:「明白,這段時間我就寸步不離跟著他,一直到企業搬遷為止。」

    侯澤成臉上總算露出笑容,起身慢悠悠道:「建國啊,等平平安安順順利利把企業搬遷,你的事我會考慮的。」

    趙建國臉上做出誇張的表情,從木然到驚喜,然後綻放出扭曲的笑容,哈著腰道:「謝謝侯書記還惦記著我,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好啦,孰輕孰重我心裡有桿秤。一會兒陸一偉可能要去汽車廠,你先去那邊安頓一下,把那些鬧事的刺頭想辦法摁住,挑幾個能說會道的。」

    「沒問題,我馬上就去落實。」

    「等等!」

    趙建國閃出去的身子又退回來,靜等對方安排。

    侯澤成想了想道:「你告訴蔡小強,這段時間不要躲,躲解決不了問題,正面與其接觸,我倒要看看他能整出什麼幺蛾子。」說話間,將手中的香煙掰成兩截。

    就在侯澤成和趙建國秘密會晤時,陸一偉和石曉曼正坐在谷未區區長寧玉剛辦公室攀談。寧玉剛是剛剛提拔上來的,目前還是代區長,僅一字之差,與區長相差千里。書記是上級黨委任命的,但區長是人大代表選出來的,就算上級認可了你,沒有經過選舉就不具備合法性,所以他格外珍惜來之不易的機會,工作態度顯然比侯澤成積極許多。

    陸一偉和寧玉剛以前不熟悉,不過此人精神飽滿,充滿活力,能夠看出他對工作積極向上的熱情態度。加上年齡上相差不大,自然拉近了距離。

    寧玉剛侃侃而談道:「陸秘書長,請你放心,區政府這邊一定會提高站位,堅定不移地貫徹落實省委、市委的相關決定,按照白書記的指示精神,不折不扣完成好這次企業搬遷任務。」

    對於這些空話套話,陸一偉很是不感冒,笑了笑道:「寧區長,決心有了,還是談點實際的吧。軸承廠,紡織廠先放一邊,這段時間集中力量攻克汽車廠。待會兒,我們先去汽車廠召開個座談會,了解下職工們的真實想法和情況,然後對症下藥逐一落實解決。今天下午,凡是涉及企業搬遷的職能部門,全部到汽車廠進行現場辦公,能解決的當場解決,不能解決的給出時限,限期辦結。大道理不說了,你比我更清楚,接下來就看你們的表現了。」

    寧玉剛渾身充滿力量,拍著胸脯道:「請白書記和陸秘書長放心,決戰一百天,堅決打贏這場攻堅戰。」

    陸一偉看看錶隨即起身道:「時間不早了,那我們現在去汽車廠吧。」

    「好好,我這就讓人安排。」

    陸一偉和石曉曼一前一後下了樓,寧玉剛邁著小碎步揮舞著手指揮著,額頭冒著汗,動作十分滑稽。石曉曼看到他這樣子,不由得低眉笑了起來。

    回到車上,石曉曼撩發回頭笑著道:「一偉,你猜今天的場景讓我想到了什麼?」

    陸一偉挑眉靜聽。

    「我想起了咱倆當時在北河鎮時,被魏國強安排到一組督辦溪口村換屆選舉。我記得當時我崴了腳,還是你把我從山下背下來,呵呵。」

    提及溪口村,陸一偉就想起了許半仙。那半山腰的窯洞,門口的大黃狗,炕上的老貓,以及那被煙熏得漆黑的牆壁,沉悶的咳嗽聲,以及那揮舞鞭子放羊的情景。沒有人能看得起他,而陸一偉對他勝似父親,為他養老送終。他走了,他沒有走,得志基金會還在延續,用他留下的財富讓更多的孩子能夠上得起學……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