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54 唯一稻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54 唯一稻草字體大小: A+
     

    不知從何時開始,陸一偉和范春芳分居生活。陸一偉給出的理由是,有孩子在且床小擠不下,另外自己又抽煙,回來得晚,怕打擾朗朗休息。這一理由顯然不信服,范春芳卻無力改變。

    剛結婚的時候,倆人度過美滿快樂甜蜜的時光。雖然沒有感情基礎,但陸一偉對她百般疼愛,寵愛有加。尤其是有了孩子后,彼此更加珍惜來之不易的愛情。那段時間,可以說是范春芳最開心的,收穫了愛情,有了愛情結晶,父親當上了夢寐以求的市委書記,一偉也從黑山縣調回來,一家人其樂融融,好不快哉。

    然而,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一切就從那個夏天而改變。蘇蒙的死對陸一偉的打擊很大,但不至於摧毀他們的愛情,更多的是來自家庭社會四面八方的輿論壓力。經過媒體的大肆渲染后,誰都知道陸一偉為了蘇蒙長跪堤岸,錯失良機,甚至一度想放棄仕途,離開官場。

    人言可畏,再加上父親和他都是焦點人物,此起彼伏的流言蜚語讓人不堪負重。父親為了躲避輿論,甚至一個多月都沒回來。母親連最喜歡的廣場舞都放棄了,就怕別人說三道四,指指點點。用母親的話說,我們范家是書香門第,正派人家,出現這種污點簡直是奇恥大辱,讓列祖列宗蒙羞。

    陸一偉的仕途也因為此遭到質疑。很多人向上級部門反映他生活作風有問題,請求在選人用人方面要慎重對待。因為此,提拔他市政府副秘書長的決定一度撤銷。這下忙壞了張志遠,忙前忙後為其跑關係,託人說情,但范榮奎自始至終沒站出來。

    最後,還是白宗峰說了話。他說,陸一偉不存在生活作風問題。誰沒有過去,何況他已經結婚生子,面對死去的戀人抒發下情感不應該嗎。從側面可以看出,他是個重情重義之人,不是人生污點。基於此,白宗峰頂著巨大壓力重新啟用。三個月後,陸一偉回到了人們的視線中。

    對於蘇蒙,范春芳表現出了最大的寬容。她對陸一偉不離不棄,專門請假陪伴左右開導他,但父母親毫無休止的指責和不理解一次次在刺激著他,以至於讓本來不穩固的感情出現了裂痕。這些年,她一直努力在修補,可受傷的陸一偉如同驚弓之鳥,採用冷暴力來回擊范家的咄咄逼人。

    為了挽救婚姻,范春芳不惜跪在父母面前請求原諒。范榮奎為了女兒的幸福做出了妥協,主動言好。可是,破碎的心已是傷痕纍纍。

    事情過去好幾年了,他倆的關係在慢慢回溫中,可終究回不到從前了。他變了,變成了工作狂,可以連續一周不回家,即便是回到家就一個人關進書房,聊天成了奢侈,最多就是寒虛問暖的話,壓根不進行溝通。

    因為此,范春芳不止一次躲在冰冷的被窩裡偷偷哭過。每次想放棄的時候想到朗朗就重新燃起了希望,何況她深愛著這個男人。克服重重困難嘗試著修復這段艱難的婚姻。

    今天,母親的出現再次觸動了陸一偉的敏感神經。范春芳不知和家人說過多少次了,別總揪著過去的事不放,父親還好,但母親始終耿耿於懷,無法釋然。所以她極力避免他和家人見面,可今晚實在沒辦法了,迫不得已給母親去了電話。

    范春芳帶著失落的心情回到卧室,側卧在朗朗跟前摸了額頭,已經退燒,正在甜美熟睡。看到兒子和他父親一樣的帥氣,她沉鬱的心情拋之腦後。都說孩子是婚姻的調劑器,陸一偉只有見到朗朗后才會綻放出久違的笑容,這也是挽救婚姻的唯一稻草。

    范春芳突然冒出一個念頭,翻箱倒櫃找出陸一偉當年買給她的內衣,興沖沖地跑進衛生間洗了個澡,穿上內衣站在鏡子前端詳著。鏡子里的她今年才31歲,身材依然苗條挺拔,相貌依舊俊秀迷人,只不過以前愛笑的她最近些年很少再笑,臉上時常爬滿愁容和焦慮。而且不注重打扮穿衣,或許這也是受冷落的原因之一。

    她將吹乾的頭髮紮起來,拿起化妝盒認真地打扮起來。感覺自我滿意后,穿著單薄的睡衣準備前往書房。剛走到門口,心臟撲通撲通跳了起來。他看到我的模樣會驚訝和驚嚇,或者乾脆視而不見,心裡完全沒有底。

    為了避免尷尬,她倒了杯水作為掩護。在門口徘徊了許久,最終鼓起勇氣推門進去。

    書房漆黑一片,煙霧繚繞,牆角的單人床上傳來輕微的鼾聲。現在才十點鐘,要在平常他還沒回來,即便回來也不能入睡,一個人坐在書桌前忙著寫材料,一直到凌晨才會睡去。而今天居然睡這麼早,一定很累了。

    范春芳小心翼翼地關上門,將茶杯輕輕放到桌子上,走到床前借著窗外白雪折射的光線觀察了許久,然後慢慢地坐在床邊,掀起被子像只小兔子般依偎在身邊。

    陸一偉從夢中驚醒,嗅到久違的香氣翻了個身,范春芳瞪著大眼睛正看著他。

    他本能地往裡移了移,范春芳靠過去摟住他趴在身上親吻起來。

    「春芳,別這樣,我今天有點累了。」

    范春芳不管不顧,脫掉內衣貼在身上,燃起激情努力喚醒這個深愛的男人。

    范春芳的主動讓陸一偉滿是內疚,她是個好妻子,好母親,而自己欠她的太多了。可想起她家人的態度,心中無限的怒火。他不止一次告誡自己,不能因為這些影響到感情生活,但……

    陸一偉克服了重重心理障礙,翻身將范春芳壓在身下。范春芳含著熱淚狂狼地喊叫著,試圖將壓在心底許久的情緒全都喊出來。快到頂峰時,將指甲嵌入皮膚狠狠地拉了下來,拉出長長的道子……

    愛情,淚水,仇恨,誤解,她多麼希望在這一刻全都化解,找回曾經的那份溫存和恩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