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53 心在滴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53 心在滴血字體大小: A+
     

    經過一番檢查后,朗朗並無大礙,就是單純的高燒,陸一偉總算鬆了口氣。不過醫生建議住院觀察,等燒退後再出院。

    剛安排好病房,范春芳的母親孫春雲急急忙忙趕到了。進門就抱著朗朗放聲大哭,得知並無大礙后情緒才漸漸放緩。

    一切安頓好后,孫春雲起身一臉不快看著陸一偉,悶聲道:「一偉,你跟我出來一趟。」

    陸一偉看看范春芳,起身走了出去。

    儘管已是深夜,醫院的走廊里依然人滿為患,或行色匆匆來回穿梭,或目光獃滯席地而坐,焦慮、恐懼、無助寫在臉上,演繹著眾多家庭的人情冷暖。

    來到相對僻靜的樓梯拐角處,孫春雲黑著臉壓抑著情緒道:「一偉,朗朗生病的時候你在幹什麼?」

    陸一偉不喜歡她說話的口氣,總是居高臨下,盛氣凌人,不是今天如此,而是從結婚後一直如此。時常擺著一副臭臉色,用命令式的口吻和質問式的語氣進行對話。性格是一方面,更多的是自身優越感和骨子裡的瞧不起。

    她在不同場合多次說過,你陸一偉農民出身,年齡大且有過婚姻史,若不是芳芳死活要跟著你,我是堅決反對這門親事的。你能娶到芳芳,能有今天的成績不全是仰仗我們范家嗎,若不然現在還在小縣城當你的山大王……

    每次談起這些事,陸一偉從來不反駁。不是自知理虧,而是懶得與其爭辯。走到今天這一步,他沒有依靠范家的任何勢力和力量,全是靠自己步履蹣跚熬過來的,怎麼就全都是范家的功勞了。

    陸一偉尊重她是長輩,耐著性子道:「這短時間工作忙……」

    不等他說完,孫春雲強勢打斷道:「就是再忙也不能不管孩子吧。我聽芳芳說,你已經有一個星期沒回家了,是嗎?」

    陸一偉選擇了沉默,沒有作聲。

    孫春雲氣呼呼地道:「一偉,不要總以工作忙為借口忽略了家庭,沒有這個家你能走到今天嗎。我就芳芳這麼一個女兒,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委屈,你好自為之吧。」說完,轉身離去。

    陸一偉愣在那裡,嘴角浮現出一絲無奈的笑容,長嘆一口氣,走到窗前望著茫茫雪景,胸口就像壓了一塊石頭喘不過氣來。

    不知什麼時候,范春芳出現在身後。陸一偉回頭與其一笑,卻不知該說什麼。

    范春芳走上前從身後摟住他將頭靠在堅實而寬闊的肩膀上,嗅著淡淡的煙草味不由得落下了眼淚。良久道:「一偉,我們回家吧。」

    陸一偉好像許久沒有與她這樣親密接觸了,反而有些不適應,僵硬地站在那裡動彈不得。過了一會兒推開她轉過身道:「醫生不是說要觀察嗎?」

    范春芳擦掉眼淚道:「我剛才問醫生了,說可以回家,沒什麼大礙。何況朗朗好像不適應這裡,一會兒睡一會兒醒的。」

    「哦,你媽什麼意思?」

    「她也同意回家。」

    「那回吧。」

    回到病房把東西收拾好,陸一偉抱起兒子下樓乘車回到了家,孫春雲也跟著回來了,從進門就開始喋喋不休嘮叨著,陸一偉懶得聽,躲進書房關上門躺在床上閉目沉思。看似風光無限的他心裡卻隱藏著常人無法理解的苦楚。在外人眼裡,幾乎保持一致認為他混得這麼好全靠娶了范榮奎的女兒,典型的「鳳凰男」,而對他的能力隻字不提,即便有能力也被這層關係所掩蓋。

    男人是要尊嚴的,一直活在別人陰影下其滋味可想而知。不可否認,陸一偉的成長之路離不開貴人扶持,但要不是那塊料再怎麼扶持也於事無補。孫春雲如此待他,始終繞不過那年的事,為了蘇蒙放棄了遴選副廳領導幹部的機會。她認為,陸一偉腳踏兩隻船不可饒恕。

    誰心裡沒有小秘密,何況蘇蒙是在自己最困難最艱難的時候出現的,陪伴他度過難捱的時光。如果不是橫亘在面前的世俗,他倆就可能在一起了。每每想起蘇蒙,陸一偉心中都是滿滿的悔意,甚至覺得是他害了對方。

    陸一偉坐起來打開抽屜,取出從最底下的《資本論》小心翼翼翻開,他和蘇蒙合影的照片躍然出現。照片拍攝於2001年12月,也是一個下雪天,蘇蒙穿著白色的羽絨服系著紅圍巾面帶清澈燦爛的笑容依偎在他懷裡,而他穿著皺巴巴的西服牽著她的手努力笑著,畫面就定格在這一瞬間,看得他淚眼朦朧。

    「一偉,媽要走了。」

    聽到范春芳的聲音,陸一偉趕緊合上放回去,調整了下情緒出去道:「媽,要走啊,下這麼大的雪,要不住下來吧。」

    面對陸一偉的關心孫春雲絲毫不領情,回頭冷冷地看著他道:「明天你請個假,等朗朗好了你再去上班。如果實在請不了,我讓你爸直接給白宗峰打電話。」

    范春芳趕忙道:「媽,你別瞎摻和了。一偉工作忙,我已經請假了。」

    孫春雲看著女兒,滿滿都是母愛,本來還想說什麼,還是放棄了。摸著頭勉強一笑心疼地道:「傻丫頭,你這樣慣著他遲早會吃虧的,好好照顧朗朗,有事給我打電話。」

    不管多大在母親面前依然是孩子,范春芳撒著嬌道:「知道啦,那你路上慢點啊。」

    陸一偉不說話也不對,主動道:「媽,要不我去送你吧。」

    范春芳立馬附和道:「讓一偉送你吧,剛下過雪,路上不安全。」

    孫春雲不領情,意味深長看了一眼道:「不必了,照顧好芳芳和朗朗就行。」說完,關門離去。

    孫春雲走後,房間里的氣氛瞬間尷尬。范春芳異常緊張地搓著手,像面對陌生人似的小心翼翼道:「一偉,你餓了嗎,要不我給你煮點面吧。」

    「不必了,朗朗睡著了嗎?」

    「嗯,吃了葯燒也退下去了。」

    「那就好,你也早點休息吧,累一天了。」

    陸一偉面無表情說完,關上門鑽進了書房。范春芳木訥地愣在那裡,心在滴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