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46 裝瘋賣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46 裝瘋賣傻字體大小: A+
     

    谷未區委區府同在先前的古衙門內合署辦公,古衙門早已不見蹤跡,取而代之的是現代化鋼筋水泥大樓,僅存有一處園林還是後來仿造的。

    車子停在大樓下,區委書記侯澤成早早在門廳處迎接。按照級別說,陸一偉和侯澤成同為正處,但前者是代表市委下來督查的,換句話說是代表白宗峰,理所應當親自下來迎接。陸一偉早已見慣了官場上的迎來送往,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做出謙卑的舉動討好他們。

    開門下了車,侯澤成立馬迎了上來,伸出肥厚的雙手笑呵呵地道:「陸秘書長,歡迎到谷未區指導工作。」

    侯澤成已經五十多歲了,接近於退休年紀,和他父親的年紀差不多。但在官場上從來不以年齡論資格,都以級別定英雄。想他這個年紀早已該靠邊站了,但他還有想法,謀划著再上一個台階,在副廳的位置上安穩著陸,哪怕是政協人大的虛職也行,這輩子就算圓滿了。

    他既想上台階又不想幹事,尤其是面對企業搬遷的事,本著能拖則拖,能推則推的原則和稀泥,打哈哈。他不傻,知道這是得罪人的買賣,臨了背上罵名何其值得,還不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視而不見。要是上級追問起來肯定會說,會開了,精神傳達了,也責令相關企業負責人實施了,但人家賴著就是不走,我能有什麼辦法。對於這類老資歷領導,白宗峰恨得咬牙切齒,卻沒有絲毫辦法。

    陸一偉的一舉一動代表著白宗峰,安排自己來召開推進會,就是不放心侯澤成。附和道:「談不上指導,就是過來看看。人都召集起來了嗎?」

    「都通知了,3點準時開會。」

    「哦,汽車廠的蔡總也通知到了嗎?」

    侯澤成扭頭問身邊的工作人員,工作人員立馬道:「通知了,而且是親自給他打的電話,他答應下午來開會。」

    陸一偉仔細觀察著工作人員的眼神,一看就是在說謊。加重語氣道:「侯書記,今天的會主要是給汽車廠開的,請務必讓蔡總到會參加。待會兒馬市長就過來了,要是見不到蔡總,可能會心情不高興。」

    侯澤成聽出話外音,回頭斥責工作人員道:「你現在立馬給蔡小強打電話,讓他務必過來。要是不過來,以後也別見我。」

    工作人員灰溜溜地打電話去了,侯澤成換了副笑臉,做了個請的動作道:「陸秘書長,外面冷,我們進辦公室聊。」

    來到三樓辦公室,陸一偉環顧一周,看到他對布置辦公室格外講究。門口一整面牆都是魚缸,裡面養著各式各樣的金魚,甚至發現了金龍魚。辦公桌椅都是上等的紅木,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居然發現了桃木劍,沒想到他還有這愛好。

    谷未區的經濟水平在六個區算中上等的,畢竟境內有十幾家國企,有巨額的稅收不說,流動人口龐大,且商業發達,政府自然有錢,享用著高檔傢具不足為怪。

    侯澤成遞上中華煙為其點燃,回到辦公桌前愁眉苦臉道:「陸秘書長,我必須得和你訴訴苦了,企業搬遷是一項浩大的工程,涉及幾十萬人動遷,還有價值上億的機械設備搬遷。就拿汽車廠來說吧,兩條生產線是德國純進口的,一共花了4000多萬。還沒準備生產,突然間就讓日本山藤公司兼并了,完全沒有絲毫防備。兼并方案倒是出來了,但很難服眾。3萬多工人全部解聘,只拿到可憐的安置費。而且兩條生產線棄用,成本由汽車廠承擔,這叫什麼事啊,要是這些事解決不好,甭說百日,就是千日就完不成。」

    陸一偉聽出他在推卸責任,彈了彈煙灰道:「侯書記,關於汽車廠的兼并問題,這是省府做出的決定,不可逆轉的。而且省府已經責令國資委對該廠進行資產清算,所有的資產全部折資量化攤丁入畝,以國有的形式入資山藤合資汽車廠。至於工人的安置費,是參照當年的工資收入標準,以十五倍的形式進行補償,而且每人還有3萬元的安置費。這麼高的不超標準,我想是全省最高的了吧。」

    侯澤成臉上有些掛不住,沉默片刻道:「事情雖這樣,但一些老職工就是不滿意,死活不肯挪窩。就因為搬遷,前兩天老廠長跳樓自殺了,區委的人幾乎全員出動進行安撫。就這樣,上訪的人一波接一波,實在有些招架不住了。」

    「那蔡小強呢,他不管嗎?」

    侯澤成冷笑道:「這鬼滑頭一天到晚逮不著人影,誰知道他在忙什麼呢。現在的汽車廠處於群龍無首的狀態,我真心有些力不從心了。」

    眼看他就要推卸責任,陸一偉一本正經道:「侯書記,在這個關鍵時刻可不能掉鏈子啊。今天的會你也參加了,一百天內全部搬遷,這是死命令,沒有任何借口和理由。」

    侯澤成一拍腦門道:「陸秘書長,我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了。況且我心臟不好,還有高血壓,這段時間血壓蹭蹭上漲,有幾次都累趴在工作上了。過兩天我打算請假,出去看看病。工作固然重要,但命也重要啊。」

    侯澤成就像泥鰍一樣,圓滑得讓人找不出任何破綻,更沒有反駁的理由。出於尊重,陸一偉不想和他鬧翻臉,佯裝心切地道:「既然有病就得治,拖下去也不回事。」

    「你可說對了,哎呦,我現在就有點高了,不行不行,讓我進去躺一會兒,實在不好意思啊。」說完,起身進了裡面的休息室關上了門。

    看到他用生命在表演,陸一偉不由得笑了起來。這種人都能混到區委書記的位置上,簡直是侮辱智商。工作能力一般,但在拍馬屁上絕對是一流的。他突然想起張志遠今天中午和他說的話,假如空降到谷未區當區委書記,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