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44 火線提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44 火線提拔字體大小: A+
     

    張志遠「火線提拔」,說明企業搬遷的問題已經上升到省委高度,而不僅僅單純是江東市的事情。他這一提拔,順理成章成為正廳級領導幹部,追上了郭金柱、范榮奎的步伐。從他的履歷看,交通局副局長到縣長、縣委書記,常務副市長再到省政府副秘書長,以及現在的國資委主任,可謂是平步青雲,步步穩紮穩打。道路是曲折的,但他堅持了下來。

    從另一個層面講,張志遠跟對了人。矢志不渝抓住郭金柱這條線扶搖直上,爾後又得到沈廣明的賞識重用,借著大形勢突擊提拔,看似美好,實則不然。如果能頂著壓力順利完成此次搬遷,基本上坐穩了「江山」,將來一外放當個市委書記,以他的年齡進入省委常委完全有可能的。但是,如果完不成,他和前幾任國資委主任一樣,成為棄子雪藏不再重用。凡是都是雙刃劍,就看你如何把控了。

    得知張志遠即將走上廳級領導崗位,陸一偉內心比較激動,替他感到高興。對著門外吼道:「老潘,上瓶酒,我和張書記好好喝兩杯。」

    張志遠本不想喝可又不想掃了他的面子,只好道:「只喝三杯,下午還有事。想喝的話周末去我家,喝個痛快。」

    「可以。」陸一偉爽快地道,「這麼高興的事著實應該慶祝一下。」

    張志遠警惕地道:「這事雖然章書記點頭了,但還沒有走組織程序,不知道最後一刻皆有可能,還是低調為好。回去了,別和老范說,等拿到調令再說。」

    陸一偉笑道:「張書記,你還不相信我?」

    張志遠看著他哈哈大笑,拍著肩膀動情地道:「跟著我一路走來,看著你一步步成長,一點點成熟,能有今天的成績已經非常不錯了,我替你感到高興。而今天,你已不再是當年的泥腿子了,前有郭金柱引路,後有白宗峰墊后,左右兩翼由范榮奎和許壽松護佑,四個正廳級都能為你說話,這種得天獨厚的資源是旁人沒有的,是無法比擬的。所以,你的前途無量,放開手腳大膽地去干。」

    「現如今雖是太平年代,沒有亂世造英雄一說。但每次的運動都會選樹一批典型,提拔一批幹部,就好比當年在黑山縣的抗擊非典,你能在全省脫穎而出,站在風口浪尖頂住壓力把壞事變好事,著實不易。如果換做我,不見得有你兩下子,這就是政治資本。」

    「再說高新區,引進山藤汽車廠和宏達製藥廠兩個大項目,而且還推動老城區企業搬遷,這裡面都有你的影子。能調動全省資源圍著你的思路團團轉,敢問,誰能做到?」

    張志遠對自己的評價實在太高了,陸一偉連忙擺手道:「張書記,您捧得我太高了,這些事說起來都和我無關,都是上級領導決策有方。」

    「今天就你和我,就別玩套路了。其實咱倆早已超越了上下級關係,而是盟友,更是朋友。當年不是你頂著巨大壓力把我救出來,估計這會不知道在哪呢。最讓我痛心的是,上次你錯過了一次大好機會。」

    陸一偉知道他說什麼事,不由得低下頭苦笑道:「錯過就錯過了,沒什麼遺憾的。如果仕途和蘇蒙比起來,我肯定毫不猶豫選擇後者。」

    張志遠突然黑下臉聲音低沉地道:「混賬話,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種話。這要是讓范春芳聽到了,多傷她的心啊。我剛從已經講得很清楚了,你現在不是個體,而是這個圈子裡的一著核心棋,千萬不能由著性子隨心所欲,而要是學會服從安排,稍微有偏差,會影響到整個圈子的利益,明白不?」

    陸一偉這些年來心頭倍感壓抑,壓抑的喘不過氣來。蘇蒙的死對他打擊很大,以至於很長時間無法走出陰影,因為此遭到范春芳一家人的質疑。岳父對自己的期望值過高,不停地施加壓力讓他有些反感厭惡,甚至抵觸。他現在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回家,寧願在單位加班睡硬板床,也不願意回去看別人的臉色。

    他已經木訥了,由內向外發出苦笑道:「張書記,我想離開市委。」

    他的話把張志遠嚇了一大跳,凌厲的眼神射出寒光,半天道:「什麼意思?」

    陸一偉倒出心聲:「我覺得現在的工作沒有挑戰性,成天圍著領導服務,好像一路就這麼走過來的。我想調到基層,最好是調離江東市,哪怕再讓我回黑山縣當縣委書記,我也心甘情願。至少可以施展拳腳,做自己想做的事。」

    張志遠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道:「這些想法你岳父知道嗎?」

    陸一偉直接拿起酒瓶咚咚地喝了起來,至少有半瓶下肚一抹嘴道:「張書記,我和你說句掏心窩子話,現在的生活真的不是我想要的,就好像動物園豢養起來的猴子,每天看別人臉色乞討食物,想盡設法討別人歡心,稍微不如意就是一通臭罵鞭打,難道我這輩子就活在別人的陰影下嗎?」

    說著,陸一偉眼眶裡噙滿淚水。他努力控制著情緒不讓眼淚落下來,可淚水承受不住壓力最終還是落了下來。張志遠似乎讀懂了眼淚的含義,嘆了口氣道:「一偉,我知道你是性情中人,特別重情重義。當年是我逼迫著你娶范春芳,恨我嗎?」

    陸一偉搖搖頭道:「我不恨你,這是我自己的選擇。若不然,當年我會帶著佟歡要走高飛,而不是選擇留下來。我從來沒後悔做過的每項決定,也不會一直沉浸在過去,一切往前看,爭取屬於自己的生活,成就屬於自己的事業。」

    張志遠長舒一口氣,為其擦掉眼淚笑道:「都多大人了,還哭,這要讓外人看到了非笑話你不可。想要離開市委我支持,但不是我說了能算的。首先,你要邁過白崇峰那道關,他捨得放你走嗎?還有你岳父的關,他同意你做出這樣的選擇嗎?還有,打算去哪你決定好了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