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43 再次調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43 再次調動字體大小: A+
     

    十分鐘后,車子來到位於中陽區的一處四合院門口停下,潘成軍早早在門口恭候。車子停穩后,打著傘小跑過來打開車門,堆著笑臉操著不標準的普通話道:「張秘書長,快請進。」

    張志遠警惕性異常高,鏡片後面犀利而威嚴的小眼睛往左右兩側一掃,挺直腰板走了進去。

    進了四合院進入後院西屋,張志遠脫掉外套遞給陸一偉,脫了鞋直接上炕,從熟練程度看得出他經常來這裡。

    這處房產是陸一偉安排潘成軍買下的,專門用作日常會客的秘密基地。這裡地理位置偏僻,而且環境也不錯,一般人很難發現。經過一番改造后,前院改成了廚房,後院改造成餐廳和會客廳,還配有休息室和娛樂室,吃過飯可以休息一下或者打打麻將。只要大門一關,與外界隔絕,沒人理會住著什麼人,談論什麼事。即便是有人進來了,前院有人把手,根本進不到後院。

    北方人常說一句話,老婆孩子熱坑頭,西江省也有類似說法。只要是西江人,不管你身居何位都無法割捨都熱炕頭的熱愛。可隨著城鎮化腳步的加快,除去老城區內的四合院還未拆除外,其餘的都拆除了建了高樓大廈,熱坑頭慢慢地退出了歷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席夢思。

    熱炕的構造充分體現了北方人民的聰明智慧。炕頭生一火爐子,熱氣之字形沿著炕百轉千回,然後透過薄薄的泥皮傳遞上來。如果躺在床上,如同燒烤般受熱均勻,其美妙滋味盡在不言中。

    坐在熱炕頭,喝著熱乎乎的大葉子茶聊著天,這在從前多尋常的生活,而現在成了奢侈。

    張志遠靠在窗台上搓著手,潘成軍趕緊為其倒好熱茶遞上前,又取出白皮煙點燃。他饒有興趣地道:「這煙啥來頭?」

    潘成軍在我面前稱兄道弟,在張志遠反而放不開。恭敬地道:「這是我專門從老家利群捲煙廠托熟人定製的,您覺得味道怎麼樣?」

    張志遠又吸了口,咂巴著嘴道:「味道不錯,比中華煙綿柔,口感醇香,配料比例還不錯。」

    潘成軍笑眯眯地道:「張秘書長果然是行家,如果您喜歡,下次我回福建再拿幾箱過來。」

    「那我就不客氣了,哈哈。」

    潘成軍陪著笑臉道:「能為您服務,是我潘某的榮幸。」

    張志遠笑容很快消失在臉上,揚手一指道:「別這麼說,你是一偉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間如此客氣,還是朋友嗎?」

    潘成軍與陸一偉對視一眼,連忙道:「那就謝謝您了,你倆先聊,我去廚房催一催。」

    潘成軍走後,陸一偉脫鞋上炕,看著張志遠一臉憔悴,心切地道:「最近身體不太好?」

    張志遠眯著眼睛輕微搖頭道:「事情太多,開不完的會,我都連續好幾天沒好好休息了。」

    「哦,那吃過飯在這邊休息一下。」

    張志遠猛然睜開眼睛湊上前道:「江東汽車廠的事情摁下去了沒?」

    陸一偉蹙眉焦慮地道:「情況比較複雜,不過正在積極處理。」

    「嗯,這件事必須消化在內部。如此大的工程死人是不可避免的,省里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去過問,但死的人不一般,江東汽車廠的老廠長,一大把年紀了,最後落了這個結果,有些悲愴但死得不值。一定要做好家屬思想工作,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要控制在可控範圍內。」

    陸一偉點頭道:「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張志遠扭頭看了眼窗外,確定沒人小聲道:「一偉,我可能要動了。」

    關於他職位調整的消息早就有傳聞了,各個版本有鼻子有眼,可當事人不站出來說話一切都是假的。張志遠自從去了省府後,做事說話變得格外謹慎小心,如果不確定的事堅決不說,連陸一偉都不告訴,而陸一偉往往是從其他渠道得知消息。

    這次既然告訴陸一偉,說明此事八*九不離十了。陸一偉抽著煙看著他道:「外放還是就地提拔?」

    張志遠詭譎一笑,神秘地道:「你猜猜。」

    陸一偉先前得知的消息是省交通廳廳長,畢竟他是學交通出生的研究生,可他覺得不太可能。交通廳不歸沈省長分管,而這次提拔肯定是沈省長大力舉薦,要去也是自己分管的領域,或者可能是所掌控範圍內。

    也有人說,讓他去省金融辦。金融辦這個單位不大,權力卻大得驚人。可以節制全省金融產業的布局,是規劃地方經濟發展的金融大管家。如此油水衙門,陸一偉猜測輪不到張志遠。

    還有的說去省紀委,這個比較靠譜。前段時間省紀委在全省挑選領導幹部,陸一偉得知后也動了心思,可他岳父不讓他去。得罪人的部門不去為好,年輕人還是待在市委市府序列,進步快又鍛煉人,到了系統單位想要走出來難度就大了。

    不管怎麼說,張志遠肯定是要提拔了。陸一偉還想到了一個部門,不過不太確定。故意裝作愚鈍道:「去省紀委?」

    張志遠微微一笑道:「錯了,省國資委。」

    這與陸一偉的猜測基本一致,他早就想到了。副省長沈廣明作為企業搬遷的總負責人,在這個關鍵時刻突然要提拔身邊的人,肯定與當前工作緊密相關。外放到八竿子打不著的地方,如何重用。本來身邊就缺人手,更不可能輕易放手。

    國資委,全稱是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若問這個部門權力有多大,一兩句說不清楚。簡單地說,國資委既是出資人,代表省委省府管理省屬國有資產,又是監管人,掌管著省屬國企負責人的任免,又有權力派駐監事會進企業。一般情況下,由分管工業的副省長擔任國資委黨委書記,此次張志遠前去應該是國資委黨委副書記、主任。

    這一調動目的顯而易見,與當前企業搬遷有著直接關係。先後已經換了三任負責人了,這次派出張志遠能啃動這塊硬骨頭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