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42 低調做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42 低調做人字體大小: A+
     

    回到辦公桌前,陸一偉手指有節奏擊打著桌面,開著的電腦屏幕反射到他俊逸而凝重的臉上,凌厲的眼神更顯得睿智沉穩。他早已不是當年在北河鎮當「山大王」的泥腿子,現如今已是省會江東市市委書記身邊的紅人。

    三年前,因為蘇蒙的去世讓他錯過了公開遴選副廳級領導幹部的機遇,若不然他現在也是市領導,這座城市的主人。但有些事錯過了就錯過了,不可能踏入同一條河流。他老丈人范榮奎每每提起來都懊悔不已,筆試第一的成績高居榜首,結果拱手讓給他人,白白浪費了一次機會。即便有怨言,但從來沒在他面前提及過,其中個由心知肚明。

    蘇蒙的死,確實給他帶來很大的打擊。陸一偉一度想放棄仕途,回歸最本真的生活。然而,他不再是獨立體,每個舉動都牽動眾多人的心。在修整了三個月後,他重新返回工作崗位,進入了江東市市政府擔任副秘書長。

    這三年中,江東市的政治格局也在變化。上任市委書記林海峰跳樓自殺后,位置一直空缺。後來從省里空降一任市委書記,但僅僅待了九個月,已經提拔到省委了。白宗峰經過多番活動,最終坐上了一把手的位置,陸一偉隨之從市政府一同搬遷到市委大院。

    市委副秘書長,這個高不成低不就的職位存在感極低,但雖都不敢瞧不起他,畢竟是白宗峰身邊的人,反而自己的存在讓市委秘書長沒了存在感。但他十分清楚自己的處境和位置,這些年來,一直低調行事,低調做人,通過這種方式來去除身上的稜稜角角,參悟為官之道,做人之理。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而房間內卻溫暖如春。暖氣片散發出的熱量讓窗台上的綠蘿愈發生機盎然,萬簌俱寂的蒼茫大地點燃的唯一綠色,是他工作忙碌之際唯一慰藉的精神良藥。這盆花的來頭不小,是當年夏瑾和在北州大學宿舍里栽植的。後來搬離的時候,陸一偉帶回了南陽老家,生命力異常頑強,一直跟隨他來到了江東市。

    自從上次與宏達集團簽訂製藥廠合作協議后,夏瑾和就消失了。後來聽說和陳仲期去了美國,現在生活的如何,不太清楚。

    等了十多分鐘,陸一偉聽到門外傳來了腳步聲,他快速起身走了出去。

    「劉市長,這件事必須抓緊了,真的沒時間了,你務必的抓在手上,在這個時候掉鏈子無疑是省委作對,明白嗎?」

    市長劉柏宏滿面愁容,深呼吸一口氣道:「白書記,光咱們在中間協調難度不是一般的大,需要省委省府出面協調解決啊。」

    白宗峰一臉凝重道:「省里責令沈省長全權負責這項工程,今天的會他本來要親自參加的,臨時到京城開會沒有參加。不過我們事先通過電話,他的態度很明確,決定用一百天時間全部完成。」

    劉柏宏驚得睜大眼睛道:「一百天?我認為不可能完成。」

    白宗峰有些厭惡不願擔責的劉柏宏,加重語氣道:「這是命令,我也沒辦法。過兩天沈省長要親自召開百日誓師大會,你這邊著手準備吧。」

    劉柏宏帶著無奈和怒氣離去了,白宗峰徑直往電梯口走去,身後的市委秘書長包樹銘和秘書嚴傑一路小跑跟著。陸一偉以為沒他什麼事了,剛要進辦公室被白宗峰叫住道:「一偉,今天下午你去未央區親自督辦開會,市政府那邊馬市長也過去。」

    「好的。」

    確認白宗峰離去后,陸一偉匆忙收拾東西,撥通了潘成軍的電話。

    「老潘,中午我和張書記過去吃飯,不要弄菜,做點羊湯麵就好,再過半個小時過去。」

    掛了電話鎖好門,經電梯下到一樓,出了門庭一陣寒風襲來,捲起的雪花拍打在臉上,灌進脖子里,不由得裹緊了衣服。

    一輛嶄新黑色的帕薩特停在台階下,陸一偉徐步下樓打開後門貓腰進去,操著家鄉話對胡鵬道:「去省府。」

    自從李二毛跟了副省長沈廣明后,陸一偉一直在物色司機。先後換了兩三個,總覺得不是太滿意。最後管委會副主任胡志雄把他兒子送到跟前說,孩子剛剛大學畢業,一時半會找不到工作,暫時讓跟著你吧。

    胡鵬畢業於西江大學行政管理專業,長得比他爸高大帥氣,人又機靈聰慧,通過一年多時間的磨合,相處得相當融洽。外人開玩笑地說,你陸一偉的司機是學歷最高的,比市委書記的還高級。

    畢竟是大學生且又年輕,陸一偉一直在為他的前途考慮著。以現在的身份安排個工作綽綽有餘,可充其量就是個事業編或工勤人員,公務員幾乎不太可能。現在逢進必考,沒有人敢違規操作。陸一偉多次告誡他,閑暇時間多看看書,只要考上公務員,剩下的事不用你操心,一切為你安排妥當。

    市委大院距離省府並不遠,穿過未央區來到齊揚區就到了,現代化的建築群出現在眼前。省府大院毗鄰西江河,由五棟高低不一的高樓組成,呈現半圓狀,寓意「天方地圓」、「中正仁和」,是江東市的標誌性建築之一。

    車子靠邊停車,等了五分鐘左右,張志遠穿著卡其色風衣縮著脖子走了出來,瘦小的身體步伐鏗鏘有力,氣勢非凡。陸一偉搖下車窗揮揮手,他本能地左右看看,確定沒人後鑽進了車裡。

    陸一偉為其拍打著肩膀上的落雪,笑著道:「您這件風衣至少有五六年了吧,在南陽縣時就見您穿著。」

    張志遠扒拉著頭髮道:「快十年了,還是你嫂子當年給我買的,質量就是好,到現在都很筆挺。」

    提及他前妻,我心裡不是滋味,本想說什麼又咽了下去。將毛巾遞給他道:「一會兒吃過飯我陪您去逛逛街,您要是沒時間讓胡鵬給您買一件。」

    「花那冤枉錢幹嘛,不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