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3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39字體大小: A+
     

    陸一偉被架到了旁邊臨時搭建的棚子里。工作人員遞給他一件雨衣道:「同志,你先冷靜冷靜,我們已經在全力尋找了,你放心,一有消息我馬上告訴你。」

    陸一偉渾身泥巴,就連臉上都是。他用袖口擦了擦臉無力地道:「你告訴我,蘇蒙找到了沒?」

    「同志,正在找,你別急。」

    陸一偉猛然站起來道:「我要去找。」

    工作人員死死拉著道:「你去就能找到嗎?安安靜靜在這裡等著,別再添亂了。」

    陸一偉衝出了棚子,剛出門就看到蘇啟明哭泣著跑了過來,後面還有工作人員追著為其打傘,還有的小心翼翼扶著,生怕摔倒。

    蘇啟明已經腿軟得走不動了,走兩步就坐在地上,即便如此,跌跌撞撞跑了過來。看到陸一偉后,老淚縱橫,道:「一偉,我的蒙兒啊……」

    領導不冷靜,跟在身後的市政府秘書長冷靜多了,上前表明身份快速對接。工作人員聽到那位女記者是市長的女兒后,一下子緊張起來。立馬道:「您先在這裡等著,我立馬向上級彙報。」

    不一會兒,剛才的那位領導走了進來。上前與其秘書長握手道:「我是這個縣的縣委書記,您放心,我已經增派了人力拉網式的全線排查。」

    秘書長也十分焦急,道:「你們人力夠不夠?如果不夠的話我立馬調人過來支援。」

    「夠了,請領導放心。」

    蘇啟明奄奄一息靠在椅子上,指著秘書長道:「老王,你立馬給省里打電話,讓他們派人過來。」

    「好的,我這就去!」

    因為是兩省交界處,該地界屬於鄰省管轄,而這邊有西州市管轄。上次因為水庫一事,與黑山縣鬧得不可開交。不同的是,上次的大旱,而這次是洪水。

    就在此時,范榮奎也趕到了。進門看了眼陸一偉,抓著蘇啟明的手道:「老蘇,我來晚了。你放心,我調了500多人過來支援,你要保重身體啊。」

    「謝謝了!」蘇啟明掩面哭泣起來。

    一時間,將近有兩千多人沿著堤岸搜尋,可一直到晚上都沒找到人影。

    其實,所有人都做了最壞打算,這麼大的洪水不可能生還了。但因為對方的身份不同,依然不放棄搜尋,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就是要掘地三尺,也得把人給找到。

    陸一偉度過了人生最黑暗的一天。他不相信,蘇蒙一定活著。嘴上如此說,心裡其實已經知道了結果。

    蘇啟明因壓力太大被送進了醫院,而范榮奎不撤離現場,繼續在棚子里焦急地等待結果。

    深夜時分,范榮奎走到陸一偉跟前道:「一偉,今天省委組織部的趙部長給我打電話了,考慮到你的情況特殊,可以給你單獨面試。」

    陸一偉搖搖頭道:「爸,我不想考了。」

    「瞧你那點出息,哼!」說完,范榮奎甩袖離去,可他怎能理解陸一偉的心情。

    在陸一偉最低落的時候,蘇蒙悄悄地走進了他的生活。不在乎他的身世,不在乎他的工作,甚至不在乎他的家庭,毅然堅定不移地選擇了他。四年的感情,怎麼能說放就放得下!

    蘇蒙雖然因各種世俗離開了自己,但她並沒有遠走,依然在身邊。每當過年,第一個拜年電話總是她的。自己遇到困難后,她不費餘力地幫忙。黑山縣大旱,要不是她根本解決不了。抗擊非典,要不是她根本不可能扭轉局勢。召開現場會,要不是她根本不可能提高黑山縣的聲譽……

    陸一偉答應過蘇蒙,他的心裡永遠給她留著位置,他做到了。

    經過一夜的奮戰,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下游的工作人員找到了蘇蒙的屍體。

    陸一偉見到蘇蒙時,已經完全不成人樣。一天一夜在水裡泡著,全身浮腫,身體上還有傷口,估計在石頭上磕碰的。頭髮全沒了,臉腫的像饅頭似的。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默默地低下了頭。

    陸一偉雙腿如灌了鉛似的,費力邁了過去。噗通跪在蘇蒙面前,伸出顫抖的手撫摸著蘇蒙冰冷的臉頰,淚水吧嗒吧嗒掉了下來。

    過了許久,陸一偉擦掉眼淚將蘇蒙抱起來道:「蘇蒙,別怕,我們回家!」

    旁邊的工作人員並沒有阻攔陸一偉,而是看著他一步一步地艱難往前走。

    三天後,蘇蒙的追悼會在東州市舉行。蘇啟明從病床上掙扎爬起來送女兒最後一程,而她母親始終接受不了,由親戚們看守著不讓她去現場。

    參加追悼會的人來了不少,好多都是自發來的。青年報的領導送來了偌大的花圈,省里追認她為烈士,並要在全省範圍內學習。各種各樣的榮譽都湧來,可對於死去的一個人來說又有什麼用呢!

    追悼會的兩天後,蘇啟明讓陸一偉陪著他去京城蘇蒙租住的房子里收拾東西。

    蘇蒙在一個衚衕里租住著,房間並不大,卻很溫馨。蘇蒙愛拍照,四周都掛滿了照片。每張照片都面帶微笑,十分陽光美麗。

    蘇啟明剛進門看到女兒照片就忍不住哭了起來,進而泣不成聲。退出房間道:「一偉,你替我收拾吧,我不能看。」

    陸一偉把照片一個個取下來,而在床頭看到自己與蘇蒙不同時期的合影。他坐在床上,抱著相片看了起來。

    這張是與她剛認識時候拍的,背景是東瓦村的果園。那時候的陸一偉穿著土得掉渣,而蘇蒙一副青春打扮,充滿活力,摟著他的肩膀笑容燦爛。

    陸一偉眼眶濕潤,一滴眼淚掉在相框上,用指尖輕輕觸碰著蘇蒙的臉頰。

    這張是三年後的冬天拍的,背景是江東市老城區的一個巷子里。蘇蒙已經出落成一個大姑娘,挽著手臂依偎在陸一偉懷裡,十分甜蜜幸福。

    蘇蒙一直有個夢想,她想讓陸一偉陪著她去江南雨巷裡尋找撐油紙傘的姑娘,可這個願望一直沒有實現。這是欠她的。

    而最後一張是在黑山縣召開現場會時候拍的。那時候的蘇蒙已經完全改變,成了一名出落大方的記者。儘管臉上印有笑容,可那笑容十分尷尬。而自己僵硬的身體刻意與其保持距離。

    儘管這裡還有沒人居住了,房間里依然充斥著淡淡的香味。陸一偉爬在被子上,貪婪地嗅著,淚水顆顆低落在被子上,融化在心裡。或許,這是最後一次感知僅有的溫存了,蘇蒙,你能感覺到我的溫度嗎?一偉來看你了。

    陸一偉竟然在抽屜里發現了自己與蘇蒙的信件,厚厚一沓,每一封都保存完好。他打算拆開看,卻沒有勇氣。

    東西很簡單,三下五除二就收拾好了。陸一偉和司機把所有的東西都放到車裡,對蘇啟明道:「蘇市長,這些照片和信件我可以留下嗎?」

    蘇啟明嘆了口氣,無力地擺了擺手道:「拿去吧。」

    東西都搬上車后,蘇啟明站在院子里仰天長嘆,對陸一偉道:「一偉,如果我當初不拆散你們,或許就不會有今天這個結局,悔不當初,我罪該萬死。」說完,拚命地抽打著自己的臉。

    陸一偉上前攔著道:「蘇市長,你這是何必呢。人都沒了,說這些幹嘛。我相信蘇蒙不會恨你的,她在天堂一定會活得很開心。」

    蘇啟明蹲在地上抱頭嗚嗚地哭了起來,一把鼻涕一把淚道:「蒙兒啊,你走了以後可讓我怎麼活啊,爸求求你了,你回來吧……」

    陸一偉將蘇啟明攙起來道:「蘇市長,走吧。」

    蘇啟明踉踉蹌蹌站起來,最後看了一眼,狠心轉身離去,一股腦鑽進了車裡。

    陸一偉站在院子里環顧四周,突然看到蘇蒙站在門口,沖著自己微笑。他快速跑上去,蘇蒙不見了,只是一根柱子。

    陸一偉低頭苦笑了下,拿起手中的照片輕輕地吻了下去。

    該走了!

    大門緩緩合上,陸一偉的心情越來越緊張。等到完全合上時,他心裡明白,他以後再也見不到蘇蒙了。

    陸一偉一屁股坐在大門口,對蘇啟明道:「蘇市長,你們先回吧,我想在這裡坐一會。」

    蘇啟明看了眼悲痛的陸一偉,搖了搖頭對司機道:「咱們走吧。」

    陸一偉掏出煙點上,往事一幕幕出現在面前……

    連日暴雨讓整座城市發霉了,而在此時天空的烏雲出現了一個口子,一縷陽光傾斜下來。陸一偉伸手觸摸著溫暖的陽光,似乎看到蘇蒙的微笑,而這個笑容,永遠定格在那一瞬間。

    「蘇蒙,你會回來看我嗎?」陸一偉對著天空發問,斜靠在門柱上突然大笑起來。笑得極其難看,眼淚順著臉頰滾落在手心。在晶瑩剔透的淚珠里,蘇蒙又出現了,而且這次開口說話了:「一偉,我們從來沒有離開過,我依然在等你……」

    當天邊那顆流星劃過

    你可知我又多麼思念

    埋葬了青春的愛戀

    就像月光傾瀉在平靜的海面

    當夕陽跳過了山的那一頭

    你可知道我在思念

    彷徨中你的影子浮現

    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回頭駐顏

    曾經的約定寫在手心

    心中的悵惘留在天邊

    等你出現的那一天

    我會在流星雨上刻下你的漪漣

    如今我們天各一方

    短暫的相遇在此處擱淺

    而我不會遺忘

    用盡一生等待你的出現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