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3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35字體大小: A+
     

    王主任竟然哈哈大笑起來,看得出,他非常欣賞陸一偉。指著他道:「一偉,你這最後一句說得好,既要做好人,又要做好官。可在現實中真的存在嗎?我敢肯定,一定存在,哈哈……」

    本來是說明情況的,沒想到和王主任閑聊起來。兩人聊得熱火朝天,甚至忘記了時間。陸一偉瞟了眼手錶,慌忙站起來道:「哎呀,都一點了,不敢打擾您休息了,我先走了。」

    王主任站起來與其握手道:「一偉,通過今晚的談話,我發現你很優秀。將來不管走到任何崗位上,都要發揮你的聰明才智,讓老百姓看到希望,我相信你能做到的。」

    「謝謝王主任,我一定能做到的。」

    「嗯。」王主任微微點頭道:「以後到了京城找我,我很欣賞你。如果以後有機會,我希望我們能在一起合作。」

    「哎呀,那我太榮幸了。」陸一偉激動地道:「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願意為你沖在前面,絕不後退!」

    「不是為我,而是為了人民!」

    看到王主任的堅定的眼神,陸一偉似乎讀懂了他的話,重重地點了點頭。

    走出招待所的瞬間,陸一偉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儘管外面依然下著大雨,他一大步跨了出去,任憑風雨吹打。

    站崗的武警看著如同神經病一般的陸一偉,相互交換了眼神,嚴肅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這時,一把傘撐到陸一偉頭頂上。陸一偉回頭一看,竟然是范春芳。

    「春芳,你怎麼來了?」陸一偉看著范春芳凍得瑟瑟發抖,心疼地緊緊地摟在懷裡。

    也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別的,貼近寬大溫暖的懷抱里,立馬變得暖和起來。道:「我擔心你,你沒事吧?」

    陸一偉捧著范春芳的臉頰淡然一笑,道:「你老公我會有事嗎?」

    「真的?太好了!」范春芳一蹦三尺高,直接把手中的傘扔掉,踮起腳尖摟著陸一偉瘋狂地熱吻起來。

    情到深處自然濃,陸一偉拉著范春芳進了車裡,開到一處相對偏僻的地方,竟然嘗試了有生以來的第一次「戶外活動」。大汗淋漓過後,車裡起了濃霧,范春芳的手印留在玻璃上,音響里響起泰坦尼克號的主題曲《我心永恆》,多麼的似曾相識。

    范春芳喘著粗氣問道:「一偉,你愛我嗎?」

    陸一偉一本正經地回答道:「我願意做得你的傑克。」

    「不!我不希望做傑克,我要你永遠陪我走下去,可以嗎?」

    「可以。」

    雨過天晴后,西江省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林海鋒的死如同雷鋒月似的,當時討論的十分熱烈,但過後沒人再提。似乎他並影響不到什麼,也改變不了什麼。不過也是如此,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頂替你的人多得是。

    一個星期後,關於高新區改革的議題正式提交省常委會,此項議題是由省發改委提出的。根據上級文件精神,決定對全國範圍內高新區進行整頓。發改委藉此機會把高新區申報到國務院,正式申報國家級高新區。

    提檔升級高新區,其支撐條件自然是企業的規模和數量。高新區落戶了西北地區最大的生物製藥廠,又有中外合資企業,還有高新科研基地。與此同時,老城區多達70多家企業陸續遷至高新區,條件已滿足,時機已成熟。

    這一議題在全票通過。不僅如此,高新區的升級了格次,正式由省政府直管,屬正廳局級單位。此外,將開發區20公里土地和齊揚區的30公里土地劃撥給高新區,建設真正的國家級高新區。

    聽到這個消息,陸一偉不知該喜該憂。喜的是看到了高新區的希望,而所創造的一切財富都出自他之手,這是多麼榮尚榮耀。再過若干年提起來,高新區都會留下自己的名字,他才是真正的創造者和締造者,是他一手開創了這一輝煌時刻。

    當然了,離不開眾多親朋好友的幫忙。沒有他們,也就沒有高新區,更沒有未來的明天。

    憂的是自己剛剛離開,高新區就升格了,完全沒有趕上好時候。不過他看得開,既然升級了格次,自然委派同級別的領導下來主持工作,自己一個小小的處級幹部怎麼能直接上位,充其量是個部門的領導。

    讓陸一偉沒想到的是,升格后的管委會主任居然由郭金柱接任,這太意外了。管委會能讓郭金柱接手,輝煌指日可待。

    然而,中紀委的同志都走了這麼長時間了,可處理消息遲遲沒有動靜,等得讓人心焦。

    全省遴選副廳級領導幹部的考試並沒有因為旁事而擱置,如期舉行。陸一偉參加了考試,自我感覺還不錯。半個月後,成績出來了,陸一偉居然高居榜首,讓身邊的所有人都為之高興。

    當天晚上,范榮奎親自設宴,既是為陸一偉慶祝,也是為了聚聚。畢竟好長時間都沒有聚了,是該樂呵樂呵了。

    讓陸一偉驚奇的是,今晚的宴會設在了一直很神秘的金龍會所。

    以前,陸一偉跟著張志遠來省城吃飯時,最高規格的去過東湖會所,而不遠處的金龍會所只能遠遠觀望。裡面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十分好奇。張志遠當時道:「我也沒進去過,我希望你以後能進去,那裡都是省領導才能進去的。」

    而今天,范榮奎能把宴席擺在了金龍會所,不僅是地位的上升,而且是身份的顯赫。自己終於走進來了。

    金龍會所真沒什麼特別的,其實和東湖會所不差上下,甚至還沒有東湖會所豪華。但豪華代表不了一切,映射的含義足以證明它的榮光。如同一條閃閃發光的金龍,在雨後的彩虹中自由曼舞。

    參加宴會的依然是老成員,不過陸一偉以前是以秘書的身份陪同,而今天,他是主角。

    「哈哈……」郭金柱又恢復了爽朗的笑容,拍著陸一偉的肩膀道:「一偉,好樣的。你能在這次遴選中拔得頭籌,給我們長足了臉,我今天要和你好好喝一杯。」

    范榮奎至始至終臉上掛著笑容,用溫暖的眼神看著陸一偉。當初的眼光沒有錯,這個女婿非常的優秀。

    范榮奎得意地道:「那是,也不看看誰家女婿,你家也是女兒,你有我的福氣嗎?」

    被范榮奎嗆了聲,郭金柱開啟了鐵炮模式,道:「我女兒當初要不是小,還能輪得上你?別臭美了!我和一偉早就認識了,我告訴你啊,你看的看緊咯,說不定那天就成了我家的女婿了,哈哈……」

    「想什麼呢,一邊去!」范榮奎拉著許壽松道:「壽松,你來說說,這一偉也算你半個兒子了吧,也是我的半個兒子。今天老郭要搶咱們的兒子,你說怎麼辦吧?」

    許壽松嘿嘿一笑,道:「待會往死了灌!」

    「哈哈……」

    看著父輩們那自己開玩笑,陸一偉心情格外清爽。能一步步走到今天,走進這個圈子,一切都離不開坐在角落一直不發聲的張志遠。

    當初張志遠是正處,而自己是副科,如今他是副廳,而自己是正處,假如這次考上了,與他一樣就成了副廳。與在座的不過差半級而已,相信用不了幾年就會反超。這一切,都是張志遠的功勞。

    「張書記,我敬您一杯。」

    張志遠正聽著各位開玩笑,陸一偉冷不丁來了這麼一下子,讓他反應不過來。連忙道:「連點禮數都不懂,先敬郭書記。」

    「不!」范榮奎立馬攔著道:「讓一偉先敬你,這杯酒理所應當。」

    眾人也附和道:「對,對,應該先敬你。」

    張志遠有些不知所措,道:「這……先敬我幹嘛,不能壞了規矩。」

    「得得得!」范榮奎立馬道:「今晚在座的都是自己人,沒有級別高低,你要是論級別,你說我和老郭、老許,還有老白,你說誰高?」

    「對啊,不說級別,按先來後到的順序來。」郭金柱出主意道。

    張志遠端起了酒,站了起來,看著陸一偉點點頭道:「一偉,我當初沒有看錯你,你是好樣的。我已經看不到你在北河鎮的影子,卻依然能看到你那股不服輸的勁頭。今天,我沒有資格說道,就當兄弟間的心聲吧。十年的今天,你就是這個城市的主人!」

    張志遠的話很有水平,讓其他人都為之鼓掌。

    陸一偉眼角竟然閃動著淚花,看著張志遠道:「張書記,我依然是當初在北河鎮的傻小子,愣頭青。如果將來有機會,我依然願意跟著你干,謝謝你!」說完,昂頭喝了下去。

    張志遠也有些情緒失控,鼻子一酸,眼眶裡擠滿了淚水。他趕緊轉過頭,一口氣把酒喝下去。回過頭假裝道:「這酒太辣了。」

    所有人都沒有說話,誰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時光彷彿倒流,倒流回了1999年那個寒冷的冬天。張志遠驅車來到東瓦村,看到了土裡土氣的陸一偉。

    「你就是陸一偉?」

    「我是。」

    「這是你種植的果園?」

    「……」

    場景是多麼的熟悉而溫馨。從那一刻開始,陸一偉和張志遠的命運緊緊地捆綁在一起,一起打黑除惡,一起打擊私挖濫采,一起搞企業改制……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