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3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33字體大小: A+
     

    雨越下越大,陸一偉的雙腿如同灌了鉛,直挺挺地杵在那裡。

    內心的煎熬,好比雨中正在發芽的柳樹,挺的過去就茁壯成長,挺不過去就等著人類拿斧頭砍掉了。

    陸一偉在沙發上坐了十幾分鐘,心中有了主意。今晚不管多晚,他務必要見到調查組,把卡交上去再解釋情況。

    他隨即起身,快步下了樓。也不管大雨滂沱,淋著大雨走到車前,駕著車來到省委招待所。

    調查組這次是公開身份下來的,所以住所都是公開的。但省委招待所作為接待重要客人的場所,門口有武警站崗,還有保安巡邏,甚至旁邊還設有警衛處,全力保障領導的安全。想要進去,比登天還難。

    當然了,一定級別的領導們自然可以刷臉隨便出入,但自己一個小人物刷臉誰認得你?企業上還有銘牌,官場只能刷臉。唯一的識別標誌是掛在車上的省委通行證,可自己把車也交了,無業游民一個,沒有任何識別標誌。

    但不管怎麼樣,就是沖也要衝進去。今晚一過,一切都來不及了。

    晚上11點45分。招待所依然燈火通明。武警拿著槍站在門口兩邊,還有保安站在一旁的車棚子里。停車場停放著不少省委的車,有的車還亮著尾燈。而在警衛處的小房子里,擠滿了一堆人。陸一偉仔細一辯認,大部分是領導的秘書和司機。

    這麼晚了,領導們還在招待所不走,估計是因為林海鋒跳樓一事召開緊急會議研究。陸一偉坐在車裡忐忑不安,這個時候進去簡直是痴人做夢,估計連大門都摸不著。但要是不進去,自己身上的污水如何洗清?

    管不了那麼多了!陸一偉深呼吸一口氣,下車快步走到大門口。還不等靠近,警衛已經發出警告:「請退到黃線外!」

    「同志,我是……」

    「請退到黃線外!」

    陸一偉往後一站,解釋道:「同志,我是來找沈省長的。」

    站出了黃線外,已經不在武警的管轄範圍了。不管陸一偉說什麼,武警眼睛望著前方不理會。

    雨越下越大,陸一偉渾身都淋濕了。見進不去,有些心急如焚。退到警衛處屋檐下,一邊避雨一邊想著辦法。

    猛然間,他瞟到了副省長沈廣明的車,立馬掏出電話打給李二毛。

    在張志遠的安排下,李二毛不僅解決了工作,還撈到了給沈廣明開車的機會。對於一個出身貧寒的農民子弟來說,這已經是無上榮耀了。

    「二毛,你在哪?」

    「我在省委招待所,怎麼了?」

    果然在這裡,陸一偉道:「我在門口,你出來一趟。」

    過了一會兒,李二毛從警衛室走出來,看到落湯雞般的陸一偉,詫異地道:「陸書記,你這是怎麼了?」說著,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為其披上。

    陸一偉連打了幾個噴嚏道:「沈省長在裡面嗎?」

    「嗯。」

    「張書記呢?」

    「也在。」

    「哦。」陸一偉試探地問道:「都這麼晚了,還在開什麼會?」

    李二毛湊到耳邊小聲道:「林海鋒自殺的消息你知道了吧,此刻正緊急研究此事呢。」

    「哦。」陸一偉直接道明來意,道:「二毛,我想進去,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這……」李二毛有些為難地道:「你找沈省長嗎?」

    「不,我找調查組的領導。」

    「啊?」李二毛難以置信,道:「陸書記,我可以幫你走過這個門,但下一道門由省委辦公廳把守著,你估計進不去。」

    陸一偉沒想到進一個招待所都這麼費勁,道:「張書記能帶我進去嗎?」

    「呃……差不多吧,要不你給他打個電話?他現在在二樓小會議室候著呢。」

    陸一偉想了一會兒道:「還是你給他打吧。」

    李二毛不知個由,沒有追問,掏出手機道:「我怎麼說?」

    「你就說我在樓底下。」

    「好。」

    李二毛打完電話五分鐘后,張志遠出現在招待所門廳。四處張望了下,又往後退了幾步。

    陸一偉見此,伸手打了個招呼。張志遠快步跑了下來,把他拉到一邊,神色緊張,語氣急促地道:「你來這裡幹嗎?」

    看到張志遠,陸一偉似乎看到救星一般,聲音沙啞地道:「張書記,我找你有急事。」

    張志遠看到陸一偉的神情,知道有大事。對李二毛道:「你先盯著,估計再過五分鐘會就開完了,待會沈省長如果下來先幫我擋著,我馬上就回來!」說完,拉著陸一偉來到旁邊公園的小亭子里。

    「怎麼了?慌慌張張的。」張志遠一邊看錶一邊問道。

    陸一偉知道張志遠時間緊張,直截了當道:「張書記,我被人陷害了。」說著,掏出銀行卡拿給他看,接著道:「管委會財政局的呂黔不知啥時候塞到我筆記本一張卡,直到今天我才發現。」

    張志遠倒吸一口涼氣,用憤怒的眼神瞪了一眼,道:「我先前還問過你,有沒有不利落的,你說沒有,怎麼現在又冒出這檔子事。裡面有多少錢?」

    「我也沒看,據說是20萬。」

    張志遠沒有慌亂,道:「你打算怎麼辦?」

    「我想見一見調查組領導,把這件事說清楚。」

    「能說得清嗎?」

    「……」陸一偉心裡也沒底。

    張志遠忖度半天,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道:「調查組目前的工作都接近尾聲,本來今天就要離開西江省返回京城,沒想到今晚又出了這檔子事。人家那麼忙,會因為你這點破事與你見面嗎?」

    陸一偉一時沒了主意,道:「那你說怎麼辦?」

    張志遠一邊張望招待所一邊道:「你真打算怎麼干?」

    陸一偉苦笑,道:「如果調查組走後,我連解釋的餘地都沒有了。」

    張志遠咬著嘴唇冥思,道:「這樣吧,待會我幫你帶進去,你先去廁所藏起來。估計馬上就開完會了,領導們走後你再出來。調查組的領導住在513房間,能不能見得到面就看你的造化了。」

    「嗯。」陸一偉重重點了點頭。

    「那趕緊走!」

    路上,張志遠又叮囑道:「假如見不到領導的面也不要擔心,我們隨後再合計。」

    「好。」

    有了張志遠在前面帶路,陸一偉輕輕鬆鬆進了大門。而進了招待所內,有兩個工作人員警覺地站起來。張志遠立馬上前解釋:「他是來向沈省長彙報工作的,有緊急事。」

    工作人員半信半疑地看了眼陸一偉,沒有說話,勉強放行。

    進了走廊,張志遠小聲道:「你走樓底直接上五樓,見了誰都要從容一點,別緊張。」

    陸一偉上了五樓,直接閃進了衛生間。隨便打開一間,關上門呼了一口氣。

    十分鐘后,陸一偉聽到樓底下一陣嘈雜聲,估計是會開完了。過了一會兒,五樓的電梯門開了,幾個人疾步走了出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章書記,此事我會向李書記認真彙報的。」

    章秉同隨即道:「嗯,發生這種事我們也不願意看到,但既然發生了就應該正視。事情的緣由還在調查中,等查出結果立馬向你們彙報。」

    「好的。」男子停止腳步握手道:「很感謝章書記在百忙之中過來探望,如果到了京城,您可得賞我個面子吃頓飯啊。」

    「呵呵……好說!」章秉同握著手道:「忙活了這麼多天也沒顧得上陪你下去轉轉,要不過兩天再走?」

    「不必了,上頭催得緊,我還得回去彙報工作,下次吧。」

    「那隻好如此了,工作要緊。」章秉同道:「你回去以後一定要替我轉達,替我向李書記問好。西江省出了這種事,我有一定的責任。」

    「章書記客氣了。」男子道:「地盤大了,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你不可能面面俱到,事事過問,組織上還是信任你的。」

    章秉同突然小聲道:「遠航這次躲不過嗎?」

    男子也低聲道:「這個我也不敢保證,盡最大努力吧。到時候我們會把處理意見反饋回來,實際操作還得你們開會定。」

    「那行!」章秉同道:「遠航這個人是有點小毛病,但總體還算不錯的。能夠識大體,顧大局,我們不能因為他教育不好子女而否定了他的一切,我會慎重處理此事的。」

    「嗯。」男子點頭道:「這次我們在管委會查出不少問題,資金管理混亂,百姓怨聲載道,這是很敏感的問題。還希望章書記足夠重視,以正視聽。」

    「這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那就好。」

    「時間不早了,不打擾你休息了,那我先走了。」

    「好好好,您慢走。」

    「明天早上我過來送你。」

    「不不不,我們明天一大早就走了,不必勞駕你了。」

    「那好吧,讓我秘書長塗強代我過來送行。」

    「客氣了。」

    緊接著,電梯門大門,又一陣寒暄道別,直到聽到開門聲,陸一偉提著的心才算放下來。

    無意之中,聽到了關於對整個事件的處理態度。聽得出,章秉同打算放邱遠航一馬,而對管委會進行徹查。如果不出意外,管委會會發生重大地震,極有可能一鍋端。那會不會牽連到自己呢?想想衣兜里的20萬,陸一偉害怕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