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2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28字體大小: A+
     

    陸一偉連忙感激道:「謝謝郭書記的關心,能有你們在背後支持著,是我這輩子修來的福氣。」

    「別說這些話,我不愛聽!」郭金柱性格直來直去,從不喜歡拍馬屁的人,道:「志遠不是讓你參加這次的常務副市長遴選嘛,那你就好好準備吧。什麼都不要想,那不是你考慮的事。」

    陸一偉明白郭金柱的意思,言外之意這中間存在暗箱操作,能不能遴選上,那就看誰的關係過硬了。官場選撥幹部往往如此,沒有絕對的公平可言。因為同等條件的人多了去了,選不選誰如同左右手,那最後只能人為選擇了。

    「嗯,我這兩天正在準備著。」

    「那就好,管委會的事就放下吧,不用去考慮了。」

    陸一偉無奈一笑道:「不瞞您說,真讓我放下我還不舍,還有我未了的心愿。就如同我當初離開黑山縣一樣,但不得不服從組織的安排。」

    郭金柱道:「我知道你是為啥事來,是為了你提出的那個紅青峽風景區項目吧?」

    陸一偉不好意思地道:「讓您猜對了。」

    郭金柱靠在椅子上道:「這個項目我看了,思路挺好,而且定位也相當獨道。不過你的想法過大,打包起來經營顯然不現實。不過你可以切割開來循序漸進,或者乾脆把每個項目分別外包,這樣實施起來難度就大大降低了。」

    經郭金柱一點撥,陸一偉的思路豁然開朗。不過他有他的顧慮,道:「郭書記,我實施這個項目的初衷還是考慮到當地百姓,您也知道,部分村民至今居無定所,我不能眼巴巴地看著他們在外流離。所以……」

    「這個我知道。」郭金柱道:「一偉啊,你心地過於善良,但正因為你的善良成為別人利用的工具。邱遠航的屁股憑什麼由你來擦,你想過嗎?」

    陸一偉點頭道:「我明白,但是這件事已經超越了事件本身,損害的是百姓的利益,我不忍心。」

    「哎!」郭金柱嘆氣道:「怪不得榮奎能看上你當女婿呢,這正是你的閃光點。好了,既然你不放棄,我也不拋棄。」說著遞過來一張名片道:「上面這個人是京城世紀旅遊公司的經理,他有這個意向開發紅青峽。」

    聽到這個消息,陸一偉異常激動,連忙感謝道:「謝謝郭書記,我就知道您不會不管我。」

    「別高興的太早!」郭金柱潑了一盆冷水道:「人家只對風景區感興趣,至於你提出的影視基地,康總是看不上的。這就是我剛才和你說的,分別開發,依次推進。」

    有人開發已經非常不錯了,陸一偉故意道:「郭書記,康總願意投資,您也不表示一下?」

    「你個鬼精頭!」郭金柱善意地瞟了一眼道:「薅羊毛薅到我頭上了,你不知道我都揭不開鍋了?」

    「嘿嘿。」陸一偉撓頭一笑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好歹您的支持一下嘛。」

    「好吧。」郭金柱也不兜圈子,道:「你也別指望太多,只有300萬的旅遊建設資金,想要到財務上辦手續,不想要立馬滾蛋!」

    「要,當然要,哈哈。」

    從旅遊局出來,陸一偉馬不停蹄趕回管委會。

    這是他停職后第一次回管委會,心境自然不同。讓他欣慰的是,馬善龍並沒有推翻自己的執政理念,而是順著路子往下走。

    陸一偉享受到最高規格的接待,馬善龍親自到門口迎接。胡志雄更是感慨萬千,見面后眼眶有些濕潤。他心裡明白,馬善龍的到來意味著陸一偉不可能再回管委會了。即便如此,他依然惦記著菜家園的事,換做旁人誰能做得到。

    上了樓,陸一偉沒有客套,直截了當道明來意。馬善龍聽后激動地道:「一偉啊,我真不知該如何感謝你,謝謝了。」

    陸一偉淡然一笑道:「不必感謝我,這是我應該做的。先開發紅青峽也好,至於影視基地隨後再說吧。待會你安排個人去一趟省旅遊局,郭書記給撥了300萬元。雖然不多,總比沒有強。」

    「好好好,我馬上安排人過去。」

    陸一偉又道:「老馬,你也知道我一直關心菜家園的事,你要儘快想辦法解決。」

    馬善龍愁眉苦臉道:「一偉,這段時間我都逼瘋了。我真想和市裡打報告,把你再叫回來。」

    「說什麼胡話呢。」陸一偉淡定地道:「事已至此,別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了,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哎!」馬善龍這段時間時常唉聲嘆氣,聽得出他心裡有多苦惱。

    這裡已經不屬於他了,陸一偉沒有久待,談完事就起身準備離去。馬善龍急忙攔著道:「一偉,你怎麼著急走啊,怎麼的也得吃頓飯吧。」

    陸一偉擺擺手道:「算了吧,等我看到紅青峽開工后我再回來吃飯也不遲,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馬善龍感慨地道:「一偉,你這是何必呢。你的辦公室我還給你留著,你什麼時候想回來我隨時歡迎。在高新區百姓眼中,你永遠是他們的父母官。」

    一席話說得陸一偉心裡暖暖的。他搖搖頭道:「你替我謝謝他們,我也惦記著他們。」說完,對胡志雄道:「老胡,你幫我收拾下東西,把辦公室騰出來吧。」

    「這……」胡志雄不知該如何做。

    「聽一偉的吧。」馬善龍無力地揮揮手道。

    陸一偉再次回到熟悉的辦公室,一切都變得如此陌生。幾天沒來,居然桌子上都是厚厚的灰塵。

    胡志雄一邊收拾東西一邊道:「陸書記,你真不回來了嗎?」

    「你覺得呢?」

    胡志雄道:「昨天我去菜家園下鄉時,村民們還惦記著你。你不去再看看他們嗎?」

    陸一偉楞在那裡半天,低沉地道:「還是算了吧,以後我會回來的。」

    「哎!」胡志雄無力搖頭,心口堵得慌。

    陸一偉的東西很簡單,兩個箱子就裝滿了。離別時,陸一偉把奧迪車的鑰匙交給馬善龍道:「我借用了這麼長時間該還給你了,還得麻煩你送我回家。」

    「一偉,我反正有車,你先開著吧。」

    「公家的東西,我不能佔為己有。再說了,它已經不屬於我,還是還回來吧。」

    「好吧。」

    上車時,陸一偉再次打量了一番,帶著無限遺憾離開了。這裡,埋葬了他的理想,卻帶走了他的夢想。又一次到站了,那裡是下一站,一切都是未知數。

    一個星期後,陸一偉突然接到一個奇怪的電話,約他見面。考慮再三,他答應了見面請求。

    見面后,陸一偉一眼就認出了對方,正是上次中紀委的調查人員,不過這次只有一個人。

    「陸一偉同志,我現在有件緊急事找你幫忙。」男子道。

    陸一偉心裡一緊,道:「啥事?」

    男子急切地道:「和我一起來的彭家興昨天突然失蹤了,直到現在我都沒見到他的人影。由於不確定他去了哪裡,我也不敢向上級彙報。我在西江省就認識你,所以務必要幫幫忙。」

    聽到此,陸一偉詫異地道:「彭家興失蹤了?這怎麼可能?你昨天沒和他在一起嗎?」

    男子道:「我們昨天在北州市了,然後一起回來的。回到酒店后,他說出去買個東西,可走後就再沒有回來。」

    陸一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道:「這事你應該報案啊,找我也沒什麼用啊。」

    男子似乎顧及自己的身份,道:「我們從上面下來身份本身是保密的,還不到公開的時候。一旦公開,就要拿出足夠的證據。和你說實話,我們這次下來辦一件大案,所以,希望你能幫幫我。不到最後一刻,我不能暴露身份,更不能讓上級知道。」

    聽到對方搞得像地下黨似的,陸一偉難以理解,道:「都啥時候了你還顧及這些,我勸你還是趕緊報案,萬一耽誤了我怕彭同志有生命危險。」

    男子考慮了半天,道:「不行,還是在等等吧,萬一他回來了呢。」

    陸一偉替他著急,道:「你們昨天見過什麼人?」

    男子哼哼呀呀不肯說。

    陸一偉冷笑道:「你們以為你們的身份是保密的,其實外面早就對你們的行蹤了如指掌。所以,我覺得沒必要捂下去了,趕緊報案吧。」

    男子最終採納了陸一偉的意見,隨即報案並向上級報告了此事。

    上級部門一聽這事,這還了得。經過層層彙報請示后,中紀委的領導直接把電話打到了章秉同那裡,命令他務必找到彭家興。

    章秉同接到電話,不敢怠慢,親自到省公安廳安排部署此事。一時間,全省公安系統全部出動,撒開網展開了尋人行動。

    又一天過去了,彭家興仍然未找到,這下急壞了章秉同。上面一個電話接一個電話催促著,甚至派了專人下來督促此事。但地盤那麼大,找個人談何容易。

    上面直接下了死命令,24小時內要是找不到人,將嚴肅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這事甚至驚動了公安部,並派遣刑偵專家下來辦案。

    經過不懈努力,終於在江東市和東州市交界的山溝里找到了彭家興。不幸的是,彭家興已經遇難。這一結果帶來了後果可想而知,中紀委從暗轉明,暴風雨終於來臨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