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2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21字體大小: A+
     

    見對方不給面子,張志遠壓著火氣道:「需要沈省長親自給你打個電話嗎?」

    「這個……沒必要了吧。」劉博濤為難地道:「張秘書長,不是我不放人,我也是接到上級安排才實施的,所以……」

    張志遠直截了當道:「我不管上面是誰安排的,今晚我要帶人走,給個痛快話。」

    劉博濤也不想得罪沈廣明,官場上寧可沒朋友,但決不能得罪人。權衡后道:「那行吧,今晚你可以帶人走,但隨後我還要傳喚他……」

    還不等說完,張志遠直接掛了電話,對郭建華道:「人在哪,馬上帶我去。」

    郭建華扭扭捏捏等劉博濤的電話,故意拖延時間道:「張秘書長,你先坐下來消消氣……」

    「我問你人在哪!」張志遠才不吃那一套,瞪著血紅的眼睛叱問道。

    這時,電話打進來了。郭建華連連點頭,對廖強道:「去,立馬放人!」

    把二毛帶出來后,陸一偉切身感覺到權力的威力。從另一方面講,自己儘管坐到了正處位置上,身份依然卑微,檢察院敢明目張胆的帶走自己人,充分說明不給他面子。要不是張志遠,自己能把二毛救出來嗎?

    今天的事對他觸動很大,待在管委會的眼界實在太小了。必須往更高層次上爬,才能真正掌握核心權力。另外,他意識到絕不是抓李二毛這麼簡單,後面還有一張更加龐大的網籠罩在深邃的夜色里。

    在詢問李二毛后,陸一偉才得知他們並不是因為打傷人的事,而是要取回從梁國棟家搬走的電腦主機。這裡面能有什麼秘密?想到裡面有邱遠航和方晴的照片后,似乎明白了一切。

    上午有中紀委調查,晚上又抓李二毛,這條主線越來越明顯,邱遠航已經坐不住了。

    為了以防萬一,張志遠道:「從明天開始,讓二毛暫時留在我身邊,我看誰敢動他一根毫毛。」

    陸一偉思來想去覺得這個辦法可行,同意了他的提議。

    把李二毛送回家后,陸一偉跟著張志遠去了他家。

    進門坐下來,張志遠道:「梁國棟電腦有什麼秘密,用得著檢察院親自辦案嗎?」

    陸一偉道:「裡面倒是有一些不雅照片,除此之外我沒翻看,或許還有更重要的內容吧。」

    「不雅照片?趙家林的?」

    陸一偉壓低聲音道:「還有邱省長的。」

    「哦。」張志遠恍然大悟,道:「梁國棟手裡怎麼會有邱的照片?」

    「這我不太清楚。」陸一偉道:「我看照片的背景是香港,或許是一起出去了。」

    「哦。」張志遠道:「明天讓二毛原封不動地交給檢察院,這種東西留在手裡是禍害,遲早會惹禍上身的。」

    「好的。」

    張志遠小聲道:「一偉,最近一段時間省委和省府的關係比較緊張。上次因為企業的事趙省長和章書記爭了幾句,你的那個提案還不知道怎麼樣呢。另外,我聽說中紀委的人已經到了西江省,極有可能是針對邱的。」

    官場無秘密,果不其然。既然張志遠都知道了,那邱遠航肯定知道了。陸一偉決定把上午的事和盤托出,道:「今天上午已經找我了,而且拿走了管委會的財務審計明細。」

    「誰找你了?」張志遠大為震驚。

    「中紀委的。」

    「看來是真的。」張志遠冷靜思考道:「一偉,你現在不能留在管委會了,這趟渾水你絕對不能染,要儘快跳出來。這樣吧,我明天找找沈省長,想辦法先把你調離。」

    陸一偉還有許多政治抱負,何況菜家園的事情還沒解決,道:「張書記,我現在不能離開。」

    「都到了啥時候了,你還惦記著雜七雜八的事,先把你自己顧及好咯。」張志遠道:「不瞞你說,邱這兩天日子不好過,除了上面施壓外,同僚中得罪的人太多,這個蓋子一旦揭開,很有可能一邊倒。所以,在這個當口,你必須避開風頭。至於你所謂的政治抱負,去了其他地方照樣可以實現。」

    見張志遠如此說,陸一偉嘆了口氣道:「那您打算讓我去哪?」

    「你容我想想。」張志遠忖度半天道:「你想去哪個部門?」

    陸一偉完全沒考慮過這些,道:「我也不知道。」

    「行了,這事你別管了,我來操作。」張志遠道:「不管去哪都是暫時的,我還是希望你參加這次幹部遴選。沒經過你的同意,我都給你報名了。」

    「啊?」陸一偉詫異地道:「張書記,可是我不符合條件啊。」

    「這你別管了,上個禮拜我和你岳父在一起座談了,我們會共同給你操作的,他沒和你說嗎?」

    「沒有。」

    「哦。」張志遠道:「那你好好準備吧,這個機會真的很難得。你還年輕,把眼界放寬,停留在管委會有什麼意思,爭取一步到位。」

    「好吧。」陸一偉本想放棄,但張志遠如此積極主動,要是再不識好歹就辜負他的期望。可是,菜家園的問題還沒解決,高新區的格局還沒形成……轉眼又要離開了,多少有些不舍。

    不行!菜家園的問題必須在他手裡解決,他要儘快實施自己的計劃。第二天他立馬召開班子會,通過了菜家園發展旅遊業的方案。又安排胡志雄儘快尋找旅遊策劃企業,用最短時間要把方案和可行性報告拿出來。

    潘成軍和佟歡的婚期如期而至。按照潘成軍的設想,原本計劃到馬爾地夫給佟歡一個不一樣的婚禮,但此舉遭到佟歡激烈反對。她認為沒必要亂花錢,擺幾桌宴請下親朋好友就行了。

    佟歡的婚禮極其簡單,沒有像別的新娘子一樣披上婚紗到海邊拍婚紗照,更沒有娘家人精心準備嫁妝。婚禮當天,佟歡隨便捯飭了下,買了件新衣服,擺了三桌飯,這就是她人生最重要的時刻了。

    陸一偉看得此,心裡極其不是滋味,無法了解佟歡的真實想法。嫁給比她大十幾歲的潘成軍到底是自願還是自暴自棄?但事情到了今天,再說什麼都晚了。好在潘成軍為人老實,做事踏實,對佟歡也無微不至,關懷有加,這就足夠了。

    可陸一偉總覺得十分彆扭。當初見到佟歡時,雖然打扮妖艷,但她的內心十分善良。曾經憧憬著美好的未來,擁有一套漂亮的房子,穿著潔白的婚紗與心愛的人伴著夕陽在海邊行走,甚至希望將來生一個兒子,要把他培養成有氣質的藝術家……

    然而,少女時代的幻想隨著時間的推移已化為泡影。她自己絕想不到今天會是這樣的結局。但又能如何呢?面對血淋淋的現實,她不得不低頭。

    婚禮上,陸一偉見到了久違的肖揚。肖揚自從上次出車禍后,一直在家裡養身體。好在恢復的不錯,已經能下地走路了。不過這次劫難對於肖揚實在不公平,到底是意外車禍還是人為製造,至今是個謎。肖揚不願意提及,他也沒有多問。

    好在徐才茂對肖揚還可以,沒有接受他的辭職申請,而且全部承擔醫療費用。可即便如此,如何撫平肖揚的內傷,一場車禍毀了他的一生。

    閑聊中,陸一偉問道:「你以後打算怎麼辦?」

    肖揚有氣無力地笑了笑道:「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我現在不想考慮。」

    陸一偉拍拍肩膀安慰道:「別泄氣,會好起來的。」

    與上次公開兩人的身份相比,佟歡今天冷靜許多。始終面帶微笑,大方地和各位來賓敬酒。而潘成軍對佟歡呵護有加,心甘情願地緊隨其後,每當敬酒時他總會替她擋酒,還不時地為其擦額頭的汗珠。

    看到這溫馨的一幕,陸一偉改變了先前的看法。佟歡能遇到潘成軍這樣的好人,相信她今後會幸福的。年齡並非是愛情的攔路石,在合適的時間遇到合適的人,這才是婚姻。就如同自己和范春芳,沒有任何感情基礎,曾經是自己的下屬,居然神奇般地走到了一起,不得不說是上天的安排。

    佟歡端著酒杯笑盈盈地走了過來,陸一偉立馬站起來,微笑著端起了酒杯。

    「老潘,給一偉倒滿。」

    潘成軍立馬上前倒滿,雙手捧起來遞給陸一偉。

    陸一偉頗為感慨,對潘成軍道:「老潘,從今天開始我就把佟歡交給你了,以後你要好好待她,要是有半點不好,我饒不了你。」

    潘成軍憨厚一笑,道:「一偉,放心吧,我會的。」

    「來,幹了!」說完,陸一偉仰頭喝了下去。

    佟歡又倒滿酒,抿嘴一笑道:「一偉,你是今天婚禮最尊貴的客人,感謝你這麼多年對我的照顧。我佟歡能有今天,全靠你大力扶持。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不管將來如何,我希望我們永遠是好朋友,可以嗎,嫂子?」

    聽到佟歡叫自己,范春芳連忙回過神來道:「你們一直是好朋友啊。」

    「呵呵,來,嫂子,我們一起喝一個。」

    范春芳剛才之所以發獃,而是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秘密。上次在東湖畫廊看到陸一偉和一個女子在一起親熱,那個女子就是佟歡。以前沒有仔細觀察佟歡,而今天從側面打量著她才解開心中一直以來的疑惑。



    上一頁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