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2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20字體大小: A+
     

    「趙家林?二毛怎麼會和趙家林扯上關係?」張志遠倍感疑惑。

    陸一偉面露赧色,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關於上回的事沒和張志遠提及過,丟人不說,他都難以啟齒。但到了這時候,看來不說是不行了,他只好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告訴了張志遠。

    張志遠聽完,駭然震怒,瞪著大眼睛道:「趙家林能幹出這種事?」

    陸一偉道:「是不是趙家林幹得不確定,但梁國棟肯定參與了此事,二毛親眼看到他和方晴一同從酒店走出來急沖沖離開。」

    「那照片呢?」

    「二毛找到梁國棟,當場拿到了相機,而且打傷了他,我估計與此事有關。」

    張志遠眉頭緊蹙,倒吸一口涼氣。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居然在現實中發生了,簡直駭人聽聞,令人髮指,真心替陸一偉捏一把汗,再次確認道:「這件事真的沒留下任何後患嗎?」

    陸一偉不在現場,也不敢確定,道:「二毛緊隨其後追了上去,應該沒有。」

    「什麼叫應該,給我一個準確的答覆!」張志遠顯然有些生氣,他生氣的不是陸一偉,而是趙家林。

    張志遠很少動怒,今天看來是真急了,不過這也是為自己好。陸一偉鑿鑿地道:「沒有。」

    「那就好!」張志遠鬆了口氣,埋怨道:「出了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和我說,這是梁國棟關進去了,要是還在外面,你就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以後凡事都必須讓我知道,聽到了沒?」

    「知道了。」儘管與張志遠的關係已經達到一定程度,但二人中間始終隔著一層膜,那就是權力。

    張志遠問道:「梁國棟不是已經因強j案提起公訴了嗎,怎麼會又牽扯出這事?」

    陸一偉分析道:「我才梁國棟不死心,打算爭個魚死網破。不僅要把我拉下水,估計把趙家林也會拉下水。」

    「哦。」張志遠又質問道:「你在管委會沒什麼事吧?」

    陸一偉一本正經地道:「張書記,您不相信我的為人嗎?」

    「那就行。」張志遠一顆心落地,道:「只要你沒問題,咱就不怕。行了,耐心等待吧,不管是誰帶走了二毛,今晚我務必要把人帶出來。」

    張志遠和陸一偉從餐廳回到省府大院,焦急地等待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依然沒有任何消息。張志遠連續給魏輔堂打了好幾個電話,對方如同復讀機似的重複,正在調查。一直到晚上十一點多,魏輔堂打來電話告知了確切消息,李二毛是被市檢察院的人帶走了。

    被檢察院帶走?這有些摸不著頭腦了。張志遠問道:「輔堂,你問了是什麼緣由了嗎?」

    「這個……他們也沒有具體明說。」

    「哦,那你現在方便不?要不和我去一趟?」

    魏輔堂含含糊糊道:「老張,我這邊走不開啊,要不這樣吧,你先過去,有事再給我打電話。」

    張志遠知道魏輔堂不想插手此事,道:「那行吧,你先忙。」

    掛掉電話,張志遠起身道:「走,我們去市檢察院。」

    到了市檢察院,並不像其他單位一樣燈火通明,只有三四個房間亮著燈。張志遠一臉凝重上了樓,走到辦公室門口直接推門進去。裡面有兩三個工作人員正坐在桌子上鬥地主,見有人進來了立馬把撲克和錢揣到口袋裡,由於動作慌亂,幾張百元大鈔飄落在地上。

    憑張志遠的派頭和氣勢不像是上門辦事的,倒像是下來督查的領導幹部。何況這個點誰來辦事,一個高個子工作人員試探地問道:「你找誰?」

    張志遠才懶得管他們那點破事,環顧一周道:「今晚你們的值班領導是誰?」

    看來就是下來督查的,高個子男子踩著百元大鈔使勁向後一劃,飛進了桌子底下。慌張道:「今晚是郭檢察長。」

    「人呢?」

    「他家裡有事就先回去了。」高個子還沒說完,旁邊的男子瞪了一眼,笑眯眯地道:「郭檢察長去廁所了,待會就回來。」

    「哦,那我等他。」說完,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點燃了香煙。

    這下沒得跑了。一個男子悄悄地溜了出去,打給了副檢察長郭建華。

    郭建華聽聞,立馬警覺起來,問道:「對方是誰?」

    男子慌慌張張道:「人家進來也沒說,我也不好意思問,不過看派頭像是上級領導。」

    「哦,等著,我待會就過去。」

    十分鐘后,郭建華趕到。進門一看,他也不認識張志遠。畢竟檢察院是獨立系統,平時打交道最多的就是上級檢察院和政法委,與省政府基本上沒什麼瓜葛。何況是市一級,還夠不著上層關係。不過他覺得陸一偉挺面熟,小心問道:「您是?」

    陸一偉起身道:「郭檢察長,是高新區的陸一偉,這位是省府張秘書長。」

    「哦,哦,是一偉啊。」郭建華想起來了,立馬點頭哈腰伸手和張志遠打招呼:「張秘書長,不知道您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實在抱歉啊。請移步我辦公室,好好招待您。」

    前面提到,檢察院是相對神秘的部門,權力大的驚人。主要職責是監督法律的實施,對一些重大案件有權行使檢察權。一般情況下,除了上級檢察機關和人大外,其他機關似乎干涉不了,尤其是政府部門,本身沒有交織的權力,使得該機關始終保持一個高傲的態度,就連普通工作人員走出來都昂首挺胸,引以為豪。

    但現行體制下,不可能達到相對獨立的程度。不管上面下來什麼官員,都得放低姿態接待。何況對方是省政府的,這個分量不一般。

    張志遠象徵性地握握手,道:「我聽說你們檢察院今晚抓了人,有這回事嗎?」

    郭建華一頭霧水,撥浪鼓似的搖搖頭,道:「沒有啊。」然後回頭問其他工作人員:「你們知道嗎?」工作人員也不停搖頭。

    張志遠臉色陰沉下來,拿出領導的架子道:「那就奇了怪了,明明是你們檢察院抓了人,現在你說不知道,和我開玩笑嗎?」

    郭建華有些心慌,連忙道:「張秘書長,你別生氣,我現在就去了解下情況。」

    張志遠沒有說話,冷冷地看著郭建華。

    郭建華立馬走出去打電話,了解情況后,走進來不好意思地道:「張秘書長,我不分管偵查大隊,是由另一名副檢察長分管的。我剛才了解了下,今晚確實抓了一個人。」

    張志遠頓時勃然大怒,拍著桌子道:「怎麼能隨隨便便抓人,誰給你們權力的?你們知道抓得是誰嗎?」

    見張志遠動怒了,郭建華一個勁地賠不是道:「張秘書長,您別生氣,我現在就把偵查大隊隊長叫上來,等了解情況再說。」說完,對著工作人員道:「去把廖強叫上來。」

    不一會兒,廖強上來了,進門看到陸一偉后頗為吃驚。瞟了一眼,故作鎮定道:「郭檢,找我有事?」

    郭建華受了張志遠的氣,把氣撒到廖強頭上,惱怒地道:「廖強,你今晚出警了?」

    「對啊。」廖強淡定地道。

    「到底是怎麼回事,快和張秘書長說清楚!」

    廖強鎮定回答道:「我們調查梁國棟的案子中發現了案中案,這個李二毛曾經打傷了他,還拿走了重要資料。我們把他帶回來就是簡單詢問,等事情調查清楚后就放回去了。」

    陸一偉聽后,頓時火冒三丈,走到跟前道:「你知道不知道李二毛是我的司機?即便是調查,有你們這麼辦案的嗎?再說偵查有公安機關,你們檢察院有何權力直接抓人?」

    面對陸一偉咄咄逼人的質問,廖強滿不在乎道:「我們是執法機關,對有問題的人有權力進行依法傳喚,而且公民也有義務配合我們接受調查。」

    「啪!」還不等說完,張志遠站起來就甩給對方一巴掌,怒目圓睜道:「不長眼的狗東西,趕緊把人給我放了。」

    張志遠的一巴掌,把郭建華都嚇傻了,楞在那裡不做聲。廖強狠狠地盯著張志遠,卻不敢還手。

    張志遠今晚喝了酒,見廖強沒反應,提高聲調道:「怎麼?我的話不管用嗎?把你們檢察長現在叫過來,我親自問問他。」

    郭建華在中間和稀泥,斥責道:「廖強,這就是你不對了,李二毛有問題完全可以正常渠道通知嘛,怎麼能隨便抓人呢,這工作方式就不妥。調查清楚了沒,調查完了立馬放人。」

    廖強心裡窩火,道:「還沒問話,不能放人!」

    張志遠沒有理會,走到辦公桌前找到檢察長的電話直接打了過去。接通道:「博濤,我是張志遠,我現在在檢察院。」

    檢察長劉博濤認識張志遠,加上先前魏輔堂也打過電話。他對此事事先是了解的,並點頭同意讓廖強抓人的。沒想到抓了個司機,竟然有這麼多人說情。客套地道:「哦,是張秘書長啊,有事?」

    「今晚的事你知道了吧?」

    「我也是剛知道。」

    「這樣做妥嗎?」

    「這個……案情所需嘛,我們也是迫不得已。」

    張志遠懶得和他理論,硬氣地道:「現在我要帶人走。」

    「這個……恐怕不妥吧。你放心,等詢問完會把人送回去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