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1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19字體大小: A+
     

    「合作開發?」高謙庸道:「怎麼個合作法?」

    陸一偉道:「我們真不能再等了,也等不起了。轉眼就到春天,是開工建設的大好時機。所以,我提議由我們高新區出資,聘請國內頂尖的旅遊策劃公司對菜家園整體規劃,等方案出來后我們再尋找合作方。而且我們的目標是打包開發,這樣一來兩者都能兼顧。」

    高謙庸想了一會兒道:「這個想法倒是不錯,可萬一做出方案沒人願意來投資怎麼辦,或者說與合作方的意圖不一致,那這筆錢不就白花了?」

    陸一偉心裡也沒底,但不去著手解決遲早是自己的事。道:「我們可以先把方案做出來,至於合作方的事這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嚴餘暉打起了退堂鼓,道:「陸書記,這件事我沒什麼意見,但我的人脈你也知道,壓根沒什麼企業上的朋友。倒是謙庸這方面的朋友多……」

    高謙庸立馬打斷道:「我的朋友都是搞地產的,而且他們的資金都投進去了,那有閑錢干這個,我無能為力。」

    還沒有實際操作,兩人就開始踢皮球,陸一偉略感疲憊。作為一個單位的一家之主,除了自己操心外,旁人都是冷眼相看。如果成功了湊上來表功,失敗了一推三六九與自己無關。

    高謙庸下來本身是鍍金的,自從到了管委會,成天不見人影,很少來上班。陸一偉對其管理也相對寬鬆,一般沒什麼事很少叫他。他本來就不想參與這事,更不會積極主動操作了。

    而嚴餘暉嘴皮子功夫溜,說起來頭頭是道,真要干起實事,啥都幹不了。他的強項是勾心鬥角,干工作差得太遠,可這樣的人照樣走到了今天。

    陸一偉也不指望他倆能想出什麼好辦法,道:「我們今天主要討論方案的事,至於合作方的事隨後再說。時間不早了,看大家有什麼意見?」

    「我沒意見。」高謙庸率先發表看法。

    嚴餘暉也附和道:「我也沒意見。」

    胡志雄自始至終沒發言,道:「我也同意。」

    「好,既然大家都沒意見,那明天召開班子會通過一下,這件事就由老胡負責吧。」陸一偉道:「另外,我再明確分分工,汽車廠項目由老嚴負責對接,製藥廠項目就由老高你來吧,有沒有意見?」

    嚴餘暉巴不得呢,樂呵呵道:「我沒意見,保證該項目順利開工建設。」

    高謙庸似乎沒什麼興趣,道:「我還有其他事,要不讓潘倩負責吧。」

    「潘清她母親住院,要不你先給她盯幾天,等她請假回來后再由交給她。」

    「好吧。」高謙庸儘管不樂意,但還算給陸一偉面子,應承下來。

    「好了,時間不早了,大家都回去早點休息吧。」

    散會後,陸一偉打算去見見張志遠,不巧的是他正好有應酬,隨即回了家。剛上了樓,一陣刺耳的警報聲響了起來。陸一偉好奇地走到窗戶跟前一看,頓時緊張起來。

    只見兩輛警車圍著自己的奧迪車,下來幾個警察三下五除二將李二毛拖出來塞進警車裡,然後揚長而去。而奧迪車開著門躺在那裡,轉向燈依然閃動著。

    前後不到五秒的功夫,讓陸一偉大為吃驚。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明目張胆地抓自己的人?俗話說打狗還的看主人,這完全不給自己面子啊,難道不知道李二毛是他的司機?

    陸一偉來不及換鞋,匆匆跑下了樓。給李二毛打電話,已經關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切來得太突然,絲毫前兆都沒有。他立馬上車,跟著警車追了上去。人家警車可以橫衝直撞,還沒走過一條街,在紅綠燈路口就跟丟了。再追上去時已經不見蹤影。

    陸一偉沒有繼續追,而是把車停在一旁仔細思索著。二毛到底犯了什麼事?不可能啊,他每天緊隨自己,幾乎寸步不離,怎麼可能犯事。不過他很快想起另一件事,上次二毛因為救自己把趙家林給捅傷了,難道是這事?

    他不敢妄自下結論,當務之急是確定李二毛被抓到哪個地方了。剛才警車行駛急速,加上又是晚上,他壓根沒看清車牌。想了半天,找到市公安局局長趙柯的電話打了過去。

    「喂,趙局,我是陸一偉。」陸一偉與趙柯並不熟,在一起吃過幾頓飯。但同朝為官,又都在江東市,彼此之間也好說話一點。

    趙柯不僅是公安局長,還兼任著副市長,級別上比陸一偉高半個頭,說話自然擺足了領導的架子,拖長語調道:「哦,是一偉啊,這麼晚了有事?」

    「趙局,我有一事相求,剛才我的司機被你們的人帶走了,我沒看清車牌,您能幫我調查一下嗎?」

    「還有這事?」趙柯也感到驚奇,道:「那你等會,我現在給你問問。」

    陸一偉耐心地在車裡等著,七八分鐘後趙柯打來電話道:「一偉,你是不是弄錯了?我問了半天都沒有,而且今晚我們就沒出警記錄。」

    陸一偉狐疑,以為對方不給自己面子,道:「哦,那謝謝趙局了。」

    趙柯補充道:「肯定不是我們局裡的,要不你問問省廳,是不是他們採取行動了。」

    一句話提醒了陸一偉,連忙道:「謝謝趙局,我這就問問。」

    掛掉電話,陸一偉思來想去覺得不對勁。一個小小的司機能驚動省廳?這也太大材小用了。即便是省廳,也應該指派到市局下來抓人,除非特重大案件才親自出動。看來趙柯並沒有下老實徹查,二毛肯定是被他們的人帶走了。

    考慮半天,陸一偉打給了張志遠。張志遠此刻正陪著沈省長在一起吃飯,起身走到門外道:「有事?」

    陸一偉大致講了一遍,張志遠蹙起了眉頭,道:「你等著,我現在給你打聽下。」

    張志遠回頭飯桌上,沈廣明微醉道:「志遠,你這一晚上比我還忙,電話一個接一個,把手機關咯,好好喝酒。」

    旁邊的省政法委副書記魏輔堂也附和道:「對,趕緊關咯,先罰你一杯。」

    正好又分管公安系統的魏輔堂在,張志遠順勢將此事講了出來。

    「還有這事?等著,我打個電話。」魏輔堂直接把電話打到省公安局廳長那裡,安排了一通道:「沒事,放心吧,老姚和我是鐵哥們,我交代的事他不敢不辦。」

    一旁的沈廣明也十分詫異,道:「一偉的司機被抓?這是哪門子事。輔堂,你可得好好整頓下你們政法系統了,怎麼能隨便抓人呢,何況是我的人,太無法無天了。」

    「請沈省長放心,我一定親自過問此事。」

    半個小時后,電話打了進來,得到的結果倍感詭異。經過仔細排查,壓根沒找到出警記錄。

    這就奇怪了。沈廣明道:「這怎麼可能,明明是公安抓的人,難道好好的一個人就這樣蒸發了?志遠,你現在讓一偉過來,我今晚非要把此事調查清楚不可!」

    沈廣明喝了酒,加上陸一偉是張志遠的人,這事必須過問。

    陸一偉來后又把事情的經過簡單複述了一遍,魏輔堂疑惑地道:「老姚說沒抓人,難道是其他地方的警察抓走了?」

    「你再給老姚打電話,讓他仔仔細細再排查一遍,就說我說的。」沈廣明指著魏輔堂嚴厲地道。

    魏輔堂無奈,當著沈廣明的面又打了過去。這下忙壞了公安系統,由公安指揮系統統一調度,省里打到市裡,市裡到縣裡,縣裡到所里,層層調查落實。但回饋回來的信息和先前一樣,沒有李二毛這個人。

    「李二毛的大名叫什麼?」沈廣明問道。

    「他就叫李二毛。」

    「奇了怪了,一個人就這樣沒了?」沈廣明怒不可遏道。

    張志遠腦子反應快,道:「沈省長,政法系統里不止公安可以抓人,檢察院和法院同樣有權力啊。」

    一句話提醒了沈廣明,指著魏輔堂道:「你現在安排檢察系統和法院系統,務必在半個小時內給我搞清楚!」

    見沈廣明動怒了,魏輔堂小心翼翼起身道:「沈省長,您別著急,我現在親自去一趟,等有最新消息第一時間告知你。」

    「好,我就這兒等著!」

    魏輔堂走後,張志遠不忍心讓沈廣明為此事操心,勸說道:「沈省長,時間不早了,您也早點回去休息吧,這事我來處理就行了。」

    「我沒事!」沈廣明依然十分生氣,道:「簡直無法無天了,不管是哪個單位,憑什麼無緣無故抓人。要是查到了,我非要和他們要個說法不行!」

    見沈廣明為自己的事如此上心,陸一偉頗為感動。也跟著勸說道:「沈省長,又張秘書長盯著,您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經過幾番勸說,沈廣明才起身道:「志遠,這事你給我盯緊咯,完了要向我彙報。他們這麼做是不給我面子,他們不給我面子,我也不給他們面子,哼!」說完,甩袖離去。

    沈廣明走後,張志遠追問道:「一偉,二毛真的沒得罪什麼人?」

    陸一偉搖頭道:「二毛我了解,平時老實巴交的,從來不惹是生非。而且交際圈十分單純,我現在就擔心與趙家林的事情有關。」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