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1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17字體大小: A+
     

    從財政局出來,陸一偉又去了城投公司。

    城投公司原先一直在趙家林的小舅子郭小鵬手裡把控著,財務管理相當混亂。郭小鵬把公司當成了自己家,沒錢隨時取,花了錢也不履行相關手續,把這一攤子事都丟給財務。

    郭小鵬被免職后,陸一偉將公司的副經理韋啟華扶了上來。倒不是說兩人關係多好,或者對他了解多少,最主要的是聽話,能夠執行他的指令,這就夠了。

    領導不在乎你有多大的才華和本事,只要學會聽話,堅定不移執行各項指令,如果嘴巴再甜一點,想不升遷都難。

    韋啟華上台後,第一件事先把財務科長給免了。按照陸一偉的指示精神,把以前的賬務全部打包封存。如果將來不追查,既往不咎,一切到此為止。如果有人要掀老底徹查,服從命令便是。

    見到陸一偉后,韋啟華表現出格外的殷勤。如果沒有陸一偉,他怎麼能一分錢不花坐上這個總經理的位置。官場有官場的潛規則,所謂規矩。但凡涉及人事調動,用金錢開路是必不可少的環節。不管你有多大能耐,即便上級打了招呼也得感謝領導,無非是錢多錢少的事。

    韋啟華找過陸一偉好幾次,每次還不等掏出來就被下了逐客令。對方不收,他心裡一直不踏實。直到現在心裡都覺得空落落的,生怕哪一天陸一偉不高興把自己給免咯。

    陸一偉沒有客套,直接道明來意。

    韋啟華極其聰明,立馬道:「以前的賬務如實反映嗎?」

    陸一偉也不想把事做絕,道:「你後來不是整理過一份嘛,把那一份先拿出來。至於原始單據,你要小心看管,絕不準任何人碰。」

    「好的。」韋啟華聞弦歌而知雅意,從抽屜里取出一份文件遞給陸一偉道:「陸書記,前兩天我在查看賬務時看到了這個,我覺得對你有用就拿出來了。」

    陸一偉接過來一看,大跌眼鏡。這是一份關於江方集團菜家園征地補償的補充文件,文件中寫道由管委會每戶墊付3萬元,總計200多萬元。

    這3萬元是陸一偉在海南做群眾工作時額外增加的一筆費用。當時協商時明確指出,由江方集團出這筆錢。沒想到趙家林私自做決定,把這筆錢攬到了管委會頭上。然而,陸一偉並不是知情。

    沒想到趙家林還以管委會的名義下放了文件,試圖把這件事合法化。最令人震驚的是,上面居然還有陸一偉的簽字。這就奇怪了,陸一偉壓根不知道這件事,更沒見到這份文件,怎麼會簽字呢?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有人模仿他的筆跡簽的字。

    陸一偉的字雖談不上好,也不至於差到哪兒去。他的簽字一般很難模仿,為了考慮到防偽,提防旁人模仿,他刻意將「偉」字寫成繁體字,而且寫完后總會在最後一筆處戳個小點,不仔細留意的話,一般人很難發現。

    陸一偉仔細辨認著,令他沒想到的是,竟然連自己都辨認不出來,與自己的簽名幾乎一模一樣,就連最後的那一點都有。看來是遇到高手了,那會是誰呢?

    陸一偉有些惱火,趙家林居然背著自己干這種缺德事,這是韋啟華髮現得早,要是到了中紀委手中,再有十張嘴都解釋不清了。

    「還有嗎?」陸一偉把文件摺疊起來揣進口袋裡問道。

    韋啟華道:「目前就發現這一份。」

    「你再仔細徹查一遍,凡是有我的簽字統統拿出來,我要一一審核。」

    「好的,我這就去查看。」韋啟華道:「陸書記,我知道這筆資金是您和江方集團爭取來的,不可能由管委會出,這都是趙家林一手操辦的。極有可能有人模仿你的筆跡。」

    陸一偉問道:「誰有這種能耐?」

    韋啟華道:「不出意外只有可能是趙家林了。您別忘了,他的書法出神入化,在全市範圍內都是這方面的權威,大大小小拿過不少獎項。對於一個長期專研文字的人來說,模仿筆跡小菜一碟。」

    「哦。」韋啟華的推測和陸一偉的想法基本一致,道:「你先整理著,隨後給我電話。」說完,轉身離去。

    回去的路上,陸一偉立馬給胡志雄打電話,讓他把管委會發出的所有文件都整理一遍,尤其是趙家林簽了字的,仔仔細細篩查。他預感到,既然趙家林敢模仿他的簽字就不可能只有這一份材料。官場實在險惡,稍不留神就掉進別人挖的陷阱里。

    回到管委會,陸一偉進了辦公室道:「彭同志,我已經親自跑過了,最遲下午就都報過來。」

    「那好吧。」彭家興起身道:「陸一偉同志,你作為黨員領導幹部,應該有最起碼的政治覺悟,嚴守黨的紀律。既然你簽訂了保密協議,此事絕不能泄露丁點,能做到嗎?」

    「我願意全力配合你們。」

    「好的,那我們先走了。」

    「要不你留給電話,等好了以後我給你送過去。」

    「不用了,到時候我會聯繫你的。」

    陸一偉又道:「要不我給你們安排住處?大老遠的。」

    「不用了,謝謝。」說完,轉身匆匆離去。

    陸一偉雖沒在紀檢系統干過,但對其辦案的程序一清二楚。假如要查辦某人,最原始的證據便是信訪舉報,經主要領導批示后順藤摸瓜展開秘密調查,等掌握翔實證據后,立馬啟動紀檢程序對其雙規,確有問題進行查處。輕微的黨內處分。嚴重的直接移交到司法機關,等待法律嚴懲。

    有的舉報信並不一定真實,很大部分是臆造的,這部分舉報信一般出自外行之手。他們往往知道這件事,然後道聽途說,經過藝術加工,無限放大事件,營造成十惡不赦的罪人。對於這類舉報信處置起來相當繁冗,耗時耗力不說,到頭來都是捕風捉影,沒有事實依據。當年有人反映陸一偉有男女關係問題,查下來什麼都沒有。

    而另一種舉報信就相對厲害了,對每件事的時間地點經過結果,甚至涉及金額多少,基本上準確無誤。撰寫這類舉報信的人往往出自內部之人,而且是對其十分了解之人。至於目的何在,往往是政治手段罷了。有意將你拉下馬搞臭,他的目的就達到了。

    並不是你寫了舉報信上面就會調查,一年到頭五花八門的舉報信數不勝數,多如牛毛,緊靠一個部門的力量那能看得過來,更別說調查了。所以,工作人員會按照輕重緩急分門別類整理,交由分管領導審閱后再上會研究決定。處理的一般是影響特別巨大的,實名舉報的,亦或同類案件中抓個典型,起到震懾作用。

    一般情況下,交上去基本上都石沉大海,杳無音訊。讓紀檢部門痛下決心徹查的,必定是大案。因此,想要達到政治目的,還需要裡外應和。掌握翔實數據的同時,再得到上級領導的支持,事情基本上成功一半了。

    調查的手段也是千奇百怪,有的暗訪,有的明察,還有的喬裝打扮,更有甚者利用高科技手段,就像特工一樣,蒙上厚厚的神秘色彩。往往你無意之中的談話,極有可能成為將來對薄公堂的證據。

    人們常說當官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並不是誇大其詞,而是現實情況。因為你是公眾人物,一舉一動都暴露在社會監督之下。哪怕是一言一行,電視里掃過的一個鏡頭都有可能成為政治投機者無限放大的攻擊點。

    政治鬥爭歷朝歷代都異常殘酷,明朝達到巔峰時期。東西廠以及粘桿處的恐怖行徑,基本上無隱私可言,讓人不寒而慄。你昨晚吃了什麼,和那個小妾睡覺了,第二天皇帝准知道。到了文明社會,這些機構消失了,但民與官這對魚水情關係漸行漸遠,高高在上的官僚作風是最根本的禍因。

    人人嚮往著當官,當官意味著掌握權力,可以自由分配稀缺資源。光宗耀祖,這個樸素的思想流傳了幾千年,時至今日都有人愚昧地當作座右銘。祖墳冒青煙,不是老祖宗詐屍,而是亡靈的警示。真正對現實淡泊明志,完全是胡說八道。

    中紀委沒有和省里打招呼直接下來調查,這說明上面已經掌握了部分證據。至於調查誰,彭家興的口風比較緊,不過推測下來基本上八九不離十,矛頭直指常務副省長邱遠航。

    那到底是在搞他呢?陸一偉無從得知。畢竟,他沒有與邱遠航正面接觸過,更不了解其圈內活動軌跡。作為公眾人物,無形中就得罪了人。即便不是得罪了人,也有可能是政治同僚出於政治目的的手段。

    照目前的情況看,中紀委一竿子插到了高新區,這條線漸漸明朗起來。趙家林作為邱遠航忠實盟友,這些年為其創造了不少財富,非常有針對性。另外,邱遠航的兒子邱江又搞了一出菜家園的事件,不出意外這就是導火索。

    政治事件往往是一環扣一環,一查一條線。一般都是就事論事,假如真要徹查,估計一個單位都得端咯。如果真是如此,邱遠航這次危險了,他知道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