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0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08字體大小: A+
     

    回到江東市,牛福勇顯得格外落魄。曾經坐擁上億的資產,豪車一輛接一輛換,住著上等人才能享受到的大別墅,鈔票如同白紙一般肆意揮霍,簡直是神仙般的生活。而如今,煤礦沒了,豪車變賣了,又回到曾經居住的小房子里,心裡不是滋味。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在經歷過大浪淘沙后才能切身體會到曾經的美好。

    妻子趙桂華見到牛福勇的剎那,瞬間暈癱在地,連哭的力氣都沒有。

    陸一偉並沒有責怪牛福勇,反而有些內疚,道:「福勇,沒經過你的同意把你的資產都變賣了,你不會怪罪我吧?」

    一向倔強的牛福勇竟然流下了眼淚,道:「陸哥,你說啥話呢。要不是你,我估計都不知道在哪,我他媽的真是鬼迷心竅了。」說著,猛烈捶打著自己的頭。

    陸一偉連忙拉著道:「福勇,你別這樣,人好好地就行。就和你說的,錢是王八蛋,沒了可以再賺,啥事都不要想,先好好休息兩天吧。」

    「哎!」牛福勇嘆了口氣道:「陸哥,錢我可能一時半會還不了你,不過你放心,等我東山再起后,一定會加倍補償你。」

    醒來的趙桂華在一旁摸著眼淚附和道:「對,一定要加倍還給一偉兄弟,要是沒有他,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活了。」

    「行了,這事以後再說。」陸一偉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道:「你下一步怎麼打算?」

    問及這個問題,牛福勇楞在那裡。

    陸一偉道:「下一步我都給你安排好了,如果你願意,就到得志公司去上班。正好,佟歡負責的東湖大橋項目馬上要開工缺人手,老潘已經過去了。如果你不願意就在家好好休息,錢的事不用你操心,我養著你。」

    牛福勇立馬道:「我怎麼能讓你養我呢,有手有腳的。我願意去,可是我不知道去了能幹嘛,我又不懂工程。」

    「不懂可以學嘛。」陸一偉道:「正好藉此次機會轉型,開煤礦終究不長久,而且擔風險太大,搞工程雖然累了點,但從長遠考慮肯定比煤礦好,利潤也不必煤礦差。」

    「那好吧,我過去試試。」牛福勇痛下決心道。

    陸一偉笑著道:「我就不知道你當慣了煤老闆的能不能一下子適應得了,呵呵。」

    牛福勇一本正經地道:「咱原先就是個農民,有啥適應不了的,就是讓我現在去要飯,我照樣能幹得了。」

    「行吧。」陸一偉從兜里掏出一張銀行卡和車鑰匙遞給牛福勇道:「這張卡里有5萬元,錢不多,省著點花夠你一陣的。這是我那標緻車的車鑰匙,我給你開過來了。車雖然舊了點,總比沒有強,將就著開吧。」

    「這……這……」牛福勇感動地說不出話來。

    「行了!」陸一偉站起來拍了拍肩膀道:「什麼話都不要說了,我相信你以後也不會再賭博了,好好地和桂華過日子吧。我還有事,過兩天再來看你。」

    陸一偉走後,牛福勇坐在沙發上許久沒有說話。他和陸一偉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亦然超越了某種友情的程度。風風雨雨將近十年,陸一偉從來沒有隨著地位的攀升而看不起他,而他也沒有因為財富的集聚而疏遠這份兄弟情。兩人沒有紅過一次臉,已經達到了某種默契。

    當年自己進了看守所,是陸一偉想方設法把他撈出來。而今天,又是陸一偉沖在前面,把自己從死神手裡奪了回來。而且自己做出的每件事,陸一偉都會堅定不移地支持他,鼓勵他,這輩子有這樣的好兄弟,足夠了!

    趙桂華將一杯水端到牛福勇跟前道:「福勇,這次又是人家一偉幫你度過難關,咱以後可不能虧待人家啊。一偉頭上現在還有幾千萬的外債,咱得儘快想辦法還了,給他減輕點負擔。」

    「哎!」牛福勇又一聲嘆息,道:「我現在一無所有,又是個廢人,拿什麼去還?」

    「一偉不是讓你去佟歡的公司上班嗎?」

    「人家那是怕我丟面子,我幾斤幾兩還不清楚嗎,去了那能幹得了什麼,還不是死乞白賴地吃閑飯?我不去!」

    「不去也行,我養著你。」趙桂華道:「我明天就出去找工作。」

    「得了,你能掙幾個錢。」牛福勇道:「我原來床頭櫃里有個小本子你放哪了?」

    「小本子?」趙桂華努力回想,起身道:「我去給你找找。」

    不一會兒,趙桂華拿著一個小筆記本遞給牛福勇道:「是不是這個?」

    牛福勇點了點頭,迫不及待地翻看著。上面詳細記錄著這些年的債務來往,有借錢的,有欠債的,林林總總一算居然有兩千多萬。其中最大的一筆是巴圖的,當年從他手裡借走了一千萬。有錢的牛福勇當然不在乎,也不急的催要,現在在乎了。拍著本子道:「我明天就去要賬去!」

    牛福勇的事告一段落,但善後工作足夠陸一偉忙活一陣子。他把許磊借來的兩千萬第一時間還給了陳仲期。借的時候就說清楚了,半個月內還清。最主要的,兩人的關係還達不到很熟的地步,人家能借給你就算不錯了。當然他不知道背後發生的故事。

    然後又陸續給各位債主打了電話,申明短時間內換不了。李春妮相當爽快直接道,有就還沒有就不用還了。越是這樣說,陸一偉心裡越不落忍,再三重申一定會還。其他債主也表現得相當大方,讓他很是感動。

    私事得辦,公事也不能落下。這不,市裡一個接一個的電話催促要儘快拿出彙報材料,陸一偉親自上手加了幾天班拿出方案。然而,市裡又有了新的要求,下周三商務洽談會結束后,還要到高新區考察調研,這下忙壞了陸一偉。

    應對這類調研工作,陸一偉可以說得心應手。連全省現場會都拿下來了,這種小型的調研會簡直是小菜一碟,但他這次並不輕鬆。一方面是省委書記、省長都會下來,另一方面這次會議規格相當高,事關一筆幾十億的項目,稍微準備不充分,極有可能給攪黃咯。

    陸一偉連夜召開了班子會,事無巨細地安排下去。從接待環節到現場環節,每個環節都有專人把關。最關鍵的是,調研當年一定要搞好信訪工作,決不能出現群眾截訪事件。針對這件事,陸一偉特意到菜家園村去了一趟,再三叮囑任建剛不能出任何差池。

    這天晚上,開會完已經不早了,陸一偉正準備回家,財政局長呂黔鬼鬼祟祟地出現在門口。

    陸一偉納悶地道:「有事?」

    「陸書記,我找您有點事。」呂黔結結巴巴道。

    陸一偉楞了一下,又打開門道:「那你進來吧。」

    進門后,呂黔關上門小心翼翼地走到辦公桌前,一臉悔恨道:「陸書記,我是來和你道歉了,以前都是我不對,希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別和我一般見識……」

    聽呂黔嘮嘮叨叨說完,陸一偉正襟危坐道:「你和我道什麼歉,你做錯什麼了嗎?」

    被陸一偉一反問,呂黔反而不知該說些什麼。道:「陸書記,我從前跟著趙家林……」

    「打住!」陸一偉急忙打斷道:「我說過,過去的事就別再提了,何況說這些有什麼意義。以後你就好好乾,以前的事我既往不咎,好吧?」

    呂黔臉憋得通紅,戰戰兢兢道:「那陸書記不會處分我了?」

    「我處分你幹什麼?」

    聽到這句話,呂黔一顆心落地,連忙道:「謝謝陸書記,謝謝陸書記,我以後一定會加倍努力工作,不辜負你的期望……」

    陸一偉任命工委書記時,林海鋒給他定了三條要求,其中一條不准他動現有的領導幹部。他明白林海鋒如此做的目的,就怕自己乘機打擊報復,將趙家林的人一網打盡,或者故意挑起事端把從前的事都挖出來。

    陸一偉顯然不是那樣的人,從不會落井下石,更不會睚眥必報。語重心長地道:「呂黔,你最近是不是聽到什麼風聲了?」

    呂黔點了點頭道:「我聽說您要調動我。」

    陸一偉道:「沒這回事,你安心好好地干吧。我再次重申,以前的事既往不咎,一切有上級紀檢審計部門,但我警告你,別挑戰我的底線,如果讓我查出從我上任後有什麼問題,我絕不手軟。」

    呂黔身子一抖,連忙道:「請陸書記放心,我絕不會幹違反紀律的事。」

    「有這句話就行了。」陸一偉道:「關於扣押菜家園村民的征地補償款我已經和韋啟華說了,財政再緊張,這筆錢都得如數撥下去。不僅是菜家園,還有馬頭村的,一分不差的全部發到村民手中,聽明白了嗎?」

    「好的,我回去以後就辦。」

    「嗯。」陸一偉又道:「下星期省委章書記和趙省長要下來調研,這個星期務必得把這些歷史遺留問題解決咯,有困難嗎?」

    呂黔趕忙道:「有困難我自己克服。」

    「好!」陸一偉起身道:「別成天胡思亂想的,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干好就行。行了,時間不早了,我也得回家了,你也回吧。」

    臨走時,呂黔悄悄地把一張卡夾到桌子上的筆記本里,這一小動作陸一偉並沒發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