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0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07字體大小: A+
     

    此時此刻,陳仲期正和夏瑾和在東湖畫廊吃飯。陸一偉今天並沒有看錯,從省委大院走出來的那個女子正是夏瑾和。

    夏瑾和此行是陪同宏達集團董事長榮洪森洽談製藥廠合作事宜,為下周正式商務談判打前站做準備。她本來不負責這個項目,但榮洪森特別器重她,邀她一同參與,並且全權負責這個項目。

    這個項目落戶西江省,夏瑾和從中發揮了很大作用。其實,榮洪森一直有意向在北方建設製藥廠,他初步選址定在距離京城不遠的廊坊。這裡靠近京津冀商業圈,有著巨大的發展潛力。而夏瑾和有意讓其建在西江省,並在董事會上陳述了自己的觀點。不出意外,遭到董事局的一直反對。

    榮洪森並沒有當場表態,而是把這個項目無限期擱置下來。直到陸一偉出事後,夏瑾和真著急了。她連夜飛到香港找到榮洪森求情,求他務必要幫幫忙。

    榮洪森作為商業領袖,有一定的人脈圈。當即就給時任廣東省委書記去了個電話,成功將陸一偉從虎口中奪了下來。

    也不知章秉同從哪得知榮洪森要到北方投資製藥廠一事,順道把這事給提了出來。榮洪森本來還在猶豫,就此拍板把這個項目放到了西江省。消息一出,董事局一片嘩然。紛紛把矛頭對準了夏瑾和,指責她損害公司利益,不考慮市場前景,當初到什麼黑山縣投資蠶廠就是最大的敗筆。

    有的甚至揣測夏瑾和與榮洪森有不正當男女關係,用美色迷惑了對方。因為此事,董事局到榮洪森面前逼宮,一是收回投資一事,二是立馬將夏瑾和開除,趕出宏達集團。

    榮洪森雖年紀大了,但一點都不糊塗。在這件事上,他沒有發表任何觀點,而是堅持自己做出的決定。

    榮洪森為什麼對夏瑾和如此之好?而且明知道這個項目帶有一定目的性還堅定不移地支持了她?難道真如他們所說有什麼曖昧關係?其實不然。

    當初榮洪森發現夏瑾和時,不過是一次偶然機會。當時的公司不過是小打小鬧,遠遠沒有如今規模之大。而夏瑾和的出現,成功創立了堇色服飾公司,並把該品牌做到了全世界,成為宏達集團最賺錢的項目。可以說,集團將近一多半的收入都是夏瑾和創造的。

    如今,該品牌效應還在持續發酵,已經成為國內外高端服飾的代名詞,光堇色二字的價值就無法估量。

    夏瑾和把集團帶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榮洪森心裡當然有底。駁斥反對夏瑾和的董事成員:「你為公司創造了多少價值?」一句話堵住了所有人的嘴。所以,不管夏瑾和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榮洪森都會支持。明知道是賠錢的買賣,他都樂意。

    另外,榮洪森身邊沒有女兒,所以一直把夏瑾和當做女兒看待。現在又把製藥廠項目交給她,足以看出對她的重視。

    「看看,說曹操曹操就到。」陳仲期把手機遞過去道:「一偉來電話了。」

    夏瑾和臉色微紅,緊張地道:「仲期,你是不是告訴一偉了?」

    「你覺得呢?」

    夏瑾和沒有說話。

    陳仲期接起電話,臉色凝重起來,進而起身走到門外談了很長時間才走進來。夏瑾和急切地道:「一偉說什麼了?」

    陳仲期把手機放到桌子上,一臉苦笑道:「他要和我借錢,你猜借多少?」

    夏瑾和的心思完全不再錢上,慌張地道:「一偉出什麼事了?」

    「他沒事,他朋友出事了,張口就要借兩千萬,真把我當大款了。」陳仲期無奈地道:「上次他搞什麼現場會,以公司的名義贊助了一百萬,打了水漂了,現在又要借,何況沒有,就是有我也不能借啊,真把我當財神了。」

    陳仲期說著風涼話,夏瑾和卻格外認真地道:「你手裡有多少錢?」

    陳仲期一愣,道:「瑾和,你真打算借給他啊。」

    「少廢話,趕緊說。」

    陳仲期頭一偏,道:「我手裡就有百把萬。」

    「真的?」

    「我騙你幹嘛,就這麼多了,而且是我全部的積蓄。」

    「拿來!」夏瑾和不客氣地道。

    「我的乖乖啊,也不至於如此吧。」陳仲期無奈地從錢包里掏出卡遞了過去。

    夏瑾和這些年下來也賺了不少錢,但都購買股份了,手裡也就百把萬,距離兩千萬還差得遠呢。惶惶問道:「仲期,一偉一定遇到什麼急事了,你趕緊給想想辦法啊。」

    「我能有什麼辦法。」陳仲期一攤手道:「他明天中午前就要要,我從哪弄這麼多錢去,除非搶銀行。」

    「少貧了,你趕緊想辦法。」

    陳仲期開玩笑地道:「倒是公司賬戶上還有兩千多萬,準備過兩天購買原料,要不然把這筆錢借給他?」

    本來是開玩笑,夏瑾和卻當真了。立馬道:「行,你趕緊讓財務打過來。」

    「不會吧?」陳仲期瞪大眼睛道:「瑾和,這種事你也敢做?本來董事局那幫人對你就虎視眈眈,你真敢挪用這筆錢那就徹底完了,不行不行,這是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堅決不行!」

    夏瑾和此刻滿腦子都是陸一偉,已經全然不顧後果了。道:「仲期,一偉現在一定遇到難處了,要不然也不會找你借錢。你放心,出了事我一個人承擔,與你沒一分錢關係。」

    「不行,不行!」陳仲期連忙擺手道:「我不允許你這麼做。你要知道,這麼說往嚴重了說就是犯法啊,你考慮過後果嗎?」

    「你到底幫不幫?」夏瑾和突然生氣地道。

    陳仲期愣在那裡半天沒說話。

    夏瑾和停頓一會道:「仲期,你害怕被開除嗎?」

    「開除?我當然怕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到現在都沒結婚,我還指望著將來養家糊口呢。」

    夏瑾和踟躕半天道:「如果你願意幫一偉渡過此次難關,我答應嫁給你。」

    陳仲期徹底懵了,支支吾吾道:「瑾和,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嗎?」夏瑾和一本正經地道。

    陳仲期嘆了口氣道:「如果我不答應你,那你就不會嫁給我,對嗎?」

    夏瑾和不知該如何回答,道:「仲期,我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其實我對你有好感,但心裡總是邁不過去那道坎。我想了很長時間,覺得自己該結婚了。即便是沒有今天這件事,我都會答應你。」

    陳仲期坦然了,道:「瑾和,其實你完全不必挪用公司的錢,直接和榮董事長開口借錢,我想他不會拒絕的。」

    「他人在澳洲做手術,你讓我怎麼說?再說了,一偉急的用錢,一套程序下來要等多久?」夏瑾和道:「這筆賬你做一下,隨後補起來就行了。我想,這對於一個財經大學的高材生並不是難事吧?」

    「哎!」陳仲期嘆氣道:「瑾和,我總覺得這事不妥。即便做得天衣無縫,總會有漏洞的。正要是被人抓在手裡做文章,你我都得完蛋!」

    「完蛋就完蛋,我正好還不想幹了呢。」夏瑾和道:「其實我早有離職的想法,但榮董事長要我負責製藥廠項目,不得不應承下來,等我把這個項目搞定后就打算遞交辭職申請。」

    「啊?你打算去哪?」陳仲期驚奇地道。

    夏瑾和喝了口茶道:「我還沒想好,或許去別的公司,或許去美國,你願意嗎?」

    「能和你在一起,我去哪都成。」陳仲期表達了心聲。

    夏瑾和道:「那你願意幫我最後一次忙嗎?」

    「哎,我算服了你了。」

    第二天上午,陳仲期如數將兩千萬交給了陸一偉。而趙桂華那邊變賣資產所得800多萬,勉強夠了一個億。

    還差5000多萬,陸一偉真想不出其他辦法了,決定帶著這點錢去澳門贖牛福勇。準備動身時,許磊及時出現。他不僅給陸一偉帶來了兩千萬,還帶來了好消息。

    許磊在商務廳工作,經常接觸一些大老闆。無意之中和一位香港的大老闆談起此事,沒想到有意外收穫。這位老闆正好與澳門一家賭場的老闆是好朋友。在許磊的懇求下,對方願意出面協調此事。

    得知這一消息,陸一偉難以表達內心的激動。當天下午,他和許磊輾轉飛到澳門。

    在澳門大老闆的協調下,迭碼仔很給面子,直接把利息給免了,當場就把牛福勇給放了出來。

    見到牛福勇的剎那,陸一偉這些天緊繃著的弦終於鬆懈下來。而牛福勇也異常感動,竟然抱著陸一偉哇哇大哭起來。

    什麼是兄弟情,在關鍵的時候才能體現出來。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湊到這麼大一筆巨款,陸一偉都不可思議。人是救出來了,可欠下高達4000萬的巨款該如何償還呢,他心裡完全沒有底。從最初的千萬富翁,一夜回到解放前。人生就是如此,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