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0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06字體大小: A+
     

    「好了!」林海鋒表情突然嚴肅下來道:「陸一偉,你別以為我不敢動你。你現在對我還有用,等過了這段時間立馬滾蛋!」

    陸一偉起身哼笑一聲道:「林書記,我隨時奉陪。」說完,轉身離去。

    望著陸一偉的背影,林海鋒氣得把一盒剛拆開的煙揉得粉碎,憤憤地丟進了紙簍里。他與陸一偉並無多少過節,但對其沒什麼好感,因為他身上打著郭金柱的烙印,這個事實永遠改變不了。

    林海鋒早就想調整陸一偉的崗位,但事情並沒那麼簡單。當年的他依附著不過是張志遠,而如今羽翼漸漸豐滿,背後站著的還有范榮奎,現在許壽松也加入陣營。俗說話,打狗還的看主人,陸一偉還真不好動。

    出了市委大院,陸一偉回了趟管委會把事情交代給胡志雄又匆匆離去了。還有將近五千萬的缺口,可去哪弄這麼多錢去,簡直是無法完成的任務。

    開著車行駛在東湖大道上,陸一偉漫無目的地行駛著,腦袋一刻都沒有停歇,以至於直接闖了紅燈,被交警招呼下車。好在自己的車牌有重要標示,簡單盤問了幾句放行了。

    陸一偉不知不覺來到省委大院,下意識地往裡面瞟了一眼。這一瞟不要緊,突然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背影。只見一個女子徐步下了樓,閃進了一輛車,然後緩緩離去。

    那個背影僅僅有幾秒,卻喚醒了陸一偉內心珍藏的回憶,那個女人的背影太像夏瑾和了。可仔細一想,夏瑾和怎麼會出現在省委大院呢,難道是自己看錯了?或許是吧。

    儘管夏瑾和離開自己多年,儘管自己結婚生子,但他始終沒有放下與夏瑾和的情感。當年她留下一封信不辭而別,卻沒有給出一個合適的理由。是自己不夠優秀,還是她另有所屬。即便如此,總該有個說法吧。

    這些年,他一直期待著奇迹的出現,然而,奇迹並沒有發生。他去過古川縣夏瑾和的家裡,但大門緊鎖,院子里雜草叢生,許久沒人回來了。

    陸一偉並沒有跟隨那輛車,而是徑直去了商務廳。

    商務廳與省政府僅一牆之隔,來到院子里剛好碰到許磊從樓上下來。陸一偉搖下車窗揮了揮手,許磊急急忙忙跑了過來,道:「哥,你怎麼來了?」

    陸一偉道:「中午了,路過這裡,看你吃飯了沒,沒有的話就一起吃個飯。」

    「好嘞!」許磊順手用遙控把車一鎖,上了陸一偉的車興奮地道:「哥,你想吃什麼,我請客。」

    「隨便吃點吧。」

    「好,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兩人來到一家叫塞外人家的酒家,異於裝飾風格,頗具特色。許磊熟練地點好菜,樂呵呵地道:「哥,我和你說,這家飯店我來過好多次了,味道相當不錯,尤其是手抓羊肉和老媽兔頭,簡直是一絕,待會保准你喜歡。」

    陸一偉心不在焉地笑著點了點頭。

    許磊也意識到陸一偉有些不對勁,問道:「哥,你是不是有心事?」

    陸一偉掏出煙點上,嘆了口氣道:「福勇出事了,我現在缺錢。」

    「哦。」陸一偉儘管沒說什麼事,但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一個堂堂煤老闆缺錢了,估計這次栽得不輕。道:「需要多少,我能替你想想辦法。」

    陸一偉擺擺手道:「還是算了,我今天找你主要是心情不好,不是找你借錢了。」

    許磊有些焦急地道:「哥,咱倆是親兄弟啊,有困難就應該一起扛,說吧。」

    當陸一偉提出數目后,許磊楞在那裡半天沒說話。過了一會兒道:「這樣吧,我有幾個朋友是做生意的,我找他們想想辦法。多得估計沒有,少點差不多湊個整數。」

    「那行吧。」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陸一偉不客氣地道:「你千萬別為難,量力而行。另外,這筆錢我還不知道啥時候能還上,借錢的時候一定要說清楚。」

    「放心吧。」許磊道:「我這幾個朋友都是鐵哥們,錢的問題應該不大。我手裡還有點積蓄,到時候一起給你。」

    「成!」陸一偉特意叮囑道:「這事千萬別讓你爸知道。」

    「明白。」

    到了下午,周三毛打來電話,說有個大老闆願意購買牛福勇的股份。不過事情太急,誰手裡也沒那麼多現金,人家最多出一千萬。

    陸一偉冷笑了一聲道:「福勇的股份才值一千萬?」

    周三毛道:「一偉,我也知道不止這個數,但事情太急了。一時間難以找到合適的下家,這都是老彭的關係,要不然人家這個數都不給出。」

    事到如今,陸一偉實在沒辦法了,道:「真沒有迴旋的餘地?」

    周三毛假惺惺地道:「真不行了。」

    「那好吧。」陸一偉當機立斷道:「一千萬就一千萬,啥時候都打過來?」

    「如果今天簽訂協議的話,今晚資金就能到位。」

    「好,這個協議我代福勇簽。」

    周三毛格外小心道:「一偉,你代福勇好像不適合吧?」

    「那你說怎麼做?」

    「福勇他老婆手裡有福勇的名章,讓她寫個委託書,委託你負責簽訂協議,然後蓋上章。這樣一來,將來也不會發生什麼爭議。」

    「可以。」

    見陸一偉同意了,周三毛鬆了口氣道:「一偉,福勇出了這樣的事我也非常難受,但這筆數目實在太大了,有些力不從心。你放心,如果福勇平安出來,他還願意回來我們非常歡迎。我和老彭商量了下,決定以煤礦的名義拿出300萬元,另外,我和老彭以個人名義各拿出100萬元幫他度過這個難關。」

    陸一偉不知情,連忙感激地道:「福勇有你們這樣的好兄弟知足了,我替他謝謝你們了。」

    「客氣!」周三毛心虛地道:「福勇出了這麼大的事我們也不願意看到,我們等他回來!」

    一下午時間陸一偉都在路上奔波著。到了第二天晚上,潘成軍帶著3000萬元找到陸一偉,道:「一偉,我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了。東成煤礦儲量大且客戶源穩定,賣出的價錢還算合理,賣了1800萬元。而東瓦煤礦是新開的,基建工作尚未完成,煤質也沒有東成煤礦的好,所以價格略低,只賣了860萬元。兩個煤礦的賣主是我老鄉,裡面還有人情在。賣得這麼急,能賣到這個價位已經不容易了。」

    陸一偉接過卡感激地道:「已經非常不錯了,難為你了,老潘。」

    潘成軍無所謂地道:「都是兄弟,何必說那些話。我今天的一切還不是你給我的?」

    「那我替福勇謝謝你了。」陸一偉仔細一盤算,數目對不上,道:「兩個煤礦加起來才2600多萬,剩下的呢?」

    潘成軍本不想說,只好道:「剩下的是我的全部積蓄,還有我把福勇給我的車也賣了,勉強湊了個整數。」

    「這錢我不能要。」陸一偉把卡遞給潘成軍道:「轉眼你要結婚,用錢的地方多得是,再說何年某月能還完這筆錢還不知道呢,快拿回去。」

    潘成軍把卡推過去道:「都到了這時候了就別說這些了,先把福勇弄出來再說。」

    「哎!」陸一偉嘆了口氣道:「這個福勇,盡惹這些麻煩事,這兩天我心驚肉跳的,兩晚上沒合眼了,畢竟不是個小數目。」

    「車到山前必有路,你也別太著急。」潘成軍安慰道。

    「行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陸一偉無奈一笑道:「老潘,我這次可真要對不起了,大老遠把你叫回來現在又沒工作了,你不會恨我吧?」

    「說哪去了!」潘成軍道:「萬幸能認識你這樣的好兄弟,要不然我估計還在挖煤呢。再說了,不幹煤礦也好,我這過兩天就去幫襯著佟歡,轉眼就要動工,要忙一陣子了。」

    「好,佟歡那邊正好缺人手。」陸一偉道:「你和佟歡去福勇家招呼下他老婆,明天就是最後大限了,明天中午務必得湊齊。」

    「好的,我馬上就去!」

    潘成軍走後,陸一偉緩緩地躺在沙發上,頭疼欲裂。到現在為止,才湊齊了7000多萬,距離目標還有一半,現在就看趙桂華和許磊那邊了。

    牛福勇的家當撐死能賣千把萬,而許磊那邊遲遲沒有音訊,還不知道能湊多少錢。該怎麼辦呢?陸一偉心急如焚。

    他甚至想到了挪用公款。他查過管委會的賬了,上面還趴著2000多萬,即便不全用,先用一部分也好。萌發了這個念頭他自己都嚇了一大跳,然而很快就打消了。

    自從參加工作以來,陸一偉沒有貪污過一分錢,至多平時以單位的名義抽點煙喝點酒,這屬於正常的公務消費。正要讓他邁出這一步,實在太難。

    可他把自己的朋友圈仔仔細細重新縷了一遍,確實沒有可以幫得上忙的人了。難道就這樣把好兄弟牛福勇放棄?不能,絕對不能!

    陸一偉猛然坐起來,打起精神開動腦筋想辦法。他一遍遍翻看著手機通訊錄,最終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冒了出來,廣州堇色服飾有限公司總經理陳仲期。

    與陳仲期的關係不過是生意夥伴,萬一開了口人家拒絕,顏面盡失。顧不了那麼多了,直接撥了出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