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0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02字體大小: A+
     

    牛福勇接起來,陸一偉擔心地道:「福勇,他們沒把你怎麼著吧?」

    牛福勇像沒事人似的,道:「沒事,他們對我挺好的。」

    「那你和我說實話,你現在手裡還有多少錢?」

    牛福勇支支吾吾半天說不上話來,道:「陸哥,不行了就把煤礦賣了吧。」

    這估計是把積蓄都花完了,陸一偉倒吸一口涼氣,語氣十分強硬地道:「福勇,你千萬別做什麼傻事,好好地給我待著,錢的事我來想辦法,聽到了沒有?」

    「謝謝了,哥!」

    掛掉電話,陸一偉完全沒了睡意。天哪!那可是1.5億啊,就這樣一夜之間蒸發了,對於他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短短的三天時間從哪給他弄這麼多錢去。但牛福勇找到了他,他就是想盡一切辦法也得救出來。

    陸一偉點燃煙,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抽悶煙,腦子快速運轉著思考對策。他第一時間想到了潘成軍,也不管什麼時候立馬拿起電話打了過去。

    「一偉,怎麼了?」大半夜的接到陸一偉電話,潘成軍同樣驚奇,第一直覺就是預感到什麼了什麼事。

    陸一偉沒有廢話,直截了當道:「煤礦上現在還有多少錢?」

    潘成軍道:「現在賬面上不到500萬元,怎麼了?」

    500萬在1.5億面前就好比5塊對150元,簡直是九牛一毛。陸一偉又問道:「這是所有的資金嗎?」

    「外面還有些欠款,累加起來差不多一千多萬。到底怎麼了?」潘成軍急切地問道。

    事已至此,陸一偉不得不說實話,道:「福勇在澳門賭博輸了1.5億,人家要三天內還清,你這點錢還不夠零頭,趕緊替我想想辦法。」

    「多少?」潘成軍同樣震驚,道:「我的乖乖啊,福勇這回可是玩大了。」

    「別說風涼話,趕緊想辦法。」陸一偉異常冷靜道:「東成煤礦現在能賣多少錢?」

    潘成軍道:「如果滿負荷拋售的話,至少能賣到2000多萬。如果急於出手,我怕沒幾個人能掏出這麼多現錢。」

    陸一偉當機立斷,道:「你立馬聯繫人,儘快出手!」

    「好吧。」潘成軍咬著牙道。東成煤礦實在命運多舛,這才多會功夫又要易主了。

    陸一偉又問道:「北河鎮那邊的煤礦底細你清楚嗎?」

    潘成軍道:「溪河煤礦我不太清楚,東瓦煤礦倒知道一些,那個煤礦出手了也差不多能賣到2000多萬。」

    「好,這事你來操作,都賣掉!」

    「可是……」

    「沒什麼可是,救人要緊。」陸一偉道:「佟歡那邊有錢嗎?」

    「她手裡可真沒多少錢,至今還有幾千萬的貸款了。」

    「哦,那算了。」陸一偉心中有算盤,牛福勇的所有資產可以變賣,但得志公司必須保留下來。這不僅是許半仙留給他的寶貴財富,將來還等著做慈善用,而且這是後路,留著讓牛福勇將來東山再起。

    「一偉,真的都賣了嗎?」潘成軍有些不忍心道。

    陸一偉理解潘成軍的心思,道:「老潘,我知道這樣做對不起你,但福勇現在有難,我們必須幫他。如果煤礦賣了,你正好過去幫襯著點佟歡,她一個人忙不過來。」

    看來只能這樣了,潘成軍道:「那好吧,明天我來想辦法。」

    掛電話時,陸一偉特意叮囑:「老潘,這事誰都不能說,包括佟歡。等把福勇撈出來再說,聽明白了嗎?」

    「了解。」

    掛掉電話,陸一偉一個人痴痴發獃。突然燈亮了,范春芳看著陸一偉愁眉苦臉的樣子道:「一偉,你這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陸一偉勉強一笑道:「沒事,一點小事,你怎麼起來了,快回去吧。」

    「我都聽到了。」范春芳把手裡的存摺和銀行卡放到陸一偉面前道:「救人要緊,你先拿著。」

    陸一偉不知該說些什麼,感動地點了點頭,把銀行卡塞到范春芳手裡道:「這裡面有你的嫁妝,我不能用。另外,這錢明天還要給二毛買房子,你留著。」

    范春芳嘆了口氣道:「這福勇也真是,玩得這麼大,你從哪給他弄錢?」

    「這你別管了,我自有辦法。」

    「行,實在不行我明天問問我媽,她那裡還有點積蓄。」

    「別!那是他們養老的錢,說什麼都不能動。再說現在幾十萬根本不起作用,還不夠塞牙縫的,你別管了。」

    范春芳道:「那好吧,需要的時候就開口。你早點睡吧,明天還得上班。」

    陸一偉就在客廳坐了一夜,第二天天微微亮就穿好衣服急急忙忙來到牛福勇家。趙桂華還沒有起床,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后,匆匆下了樓,打開門一看,詫異道:「是一偉兄弟啊,福勇他不在家。」

    陸一偉徑直推門進去,往樓上看了看道:「孩子們還在睡覺?」

    「對呀!」趙桂華披了披衣服道:「大兄弟,你這是咋了,是不是福勇又惹什麼禍了?」

    陸一偉將趙桂華帶到廚房道:「弟妹,我和你說件事務必得沉住氣啊。」

    還不等說,趙桂華的眼睛已經瞪得圓圓的,緊張地嘴唇發抖。看到這個樣子,陸一偉不忍心說,但不說又不行,只好道:「家裡現在還有多少錢?」

    「咋了?福勇他怎麼了?」趙桂華心焦地道。

    陸一偉淡然地道:「福勇好好的,沒什麼事。是我出了點事,急用錢。」

    「哦。」趙桂華鬆了口氣道:「我還以為福勇出事了呢。」趙桂華人比較實在,在陸一偉面前從來不遮掩,道:「你需要多少?」

    「有多少拿多少。」

    「300萬夠嗎?」

    「就這點嗎?」

    「那1000萬呢?」

    「還有嗎?」

    趙桂華直接交出實底,道:「福勇陸陸續續給我拿回兩千萬,你要用都拿去吧。」

    「好。」陸一偉又問道:「福勇現在名下有多少房產?」

    「這個……」趙桂華起了疑心,道:「一偉,我聽你口氣不像你出事,是不是福勇他……」

    「快說,沒時間了。」陸一偉心急如焚。現在時間對他十分寶貴,過一分鐘就意味著牛福勇多一份危險。

    趙桂華道:「京城有兩處,海南有一處,廈門有一處,市裡的加上這套有三處,老家還有一套破瓦房,就這麼多了。」

    陸一偉上上下下打量一番道:「這套別墅當初多少錢買得?」

    「這個我也不清楚。」

    「要你現在搬回其他住處習慣嗎?」

    「這有什麼不習慣的,農村人,到哪都行,有個床就可以。」

    陸一偉猜測,這套房子差不多能賣個400多萬,再加上車庫停放的幾輛豪車,估計能達到七八百萬。還有其他地方的房子,湊個一千萬不成問題。

    陸一偉撒了個善意的謊言,道:「弟妹,我和你說實話吧,福勇確實出了點事,但問題不大,你千萬不能著急。我正在積極為他想辦法,你得配合我。」

    趙桂華急了,拉著陸一偉的袖口道:「一偉,福勇到底出什麼事了?」

    不說實話是瞞不過去了,直言道:「他打麻將輸了點錢,也就幾千萬吧。」

    趙桂華嚇得傻在那裡,發狂地道:「才輸了幾千萬?那也不至於賣房子吧,要得煤礦幹什麼,到底輸了多少?」

    陸一偉道出了實情,趙桂華一下子昏過去了。

    趙桂華醒來后,抓著陸一偉乞求道:「一偉,你可是他唯一的好兄弟啊,你可得幫幫他啊,我求求你了。」

    「別激動。」陸一偉安慰道:「我這不是在給他想辦法了嘛。你現在必須聽我的,按照我的吩咐去做。」

    「好好好,我一切都聽你的。」

    「這套別墅暫時先賣了,另外其他地方的房產也統統出手,不管賣多少錢只要見到錢就可以。」

    「好,沒問題。」趙桂華表現出了與往日不同的冷靜。

    「行了,我就說這麼多。」陸一偉起身道:「待會我讓老潘過來替你跑這件事。你不要擔心,福勇命大,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今天我們只不過暫時搬出了別墅,是為了將來住更高檔的房子,聽明白了嗎?」

    趙桂華道:「大兄弟,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你就別安慰我了,我跟著福勇又不是第一次大起大落,早就司空見慣了。我們娘倆受點委屈不算什麼,只要他人安安全全回來就成。」

    「放心吧,福勇不會有事的。」陸一偉道:「弟妹,我這樣替福勇做主,你不會責怪我吧?」

    「哪會呢,我感激你還來不及呢。」趙桂華道:「這狗日的狗改不了吃屎,等回來了你一定得好好教訓教訓他。」

    「沒問題。」

    從牛福勇家出來后,陸一偉馬不停蹄地趕回了南陽縣。現在盤算下來,差不多有七八千萬了,他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溪河煤礦上。如果大夥幫助牛福勇挺過這一關,也不枉兄弟一場。他最擔心的是,溪河煤礦手裡也沒多少流動資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