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0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001字體大小: A+
     

    聊完正事,兩人閑扯了一會,劉文剛的電話一個接一個響個不停,陸一偉起身道:「有事你去忙吧,我也得回家了。」

    「那行,等我們商量后再找你。」說著,伸出手重重地握了握。

    劉文剛走後,陸一偉也相繼離開了。父母親留在陸玲家過夜,而他徑直回了范春芳家。自從范榮奎到了西州市后,家裡就剩下她母親一人,范春芳不落忍,乾脆搬過去住。好歹有個作伴的,家裡也不顯得冷清。

    陸一偉回到家裡,躡手躡腳走到客廳,小聲問道:「朗朗睡了?」

    「嗯。」范春芳側身躺在沙發上,疲憊地點了點頭。自從有了孩子,女人就不屬於自己了。一天到晚忙個不停,晚上起來三四回餵奶,壓根睡不著覺。

    陸一偉走到跟前坐下,將一條腿放到自己腿上,心疼地揉捏道:「老婆,辛苦你了。」

    范春芳臉上露出一絲幸福的笑容道:「有你和朗朗在我身邊,我一點都不覺得辛苦,更多的是幸福。」

    陸一偉淡淡一笑,環顧四周道:「媽呢?」

    「許磊他媽叫她去打麻將了,今晚估計不回來了。」

    陸一偉鬆了一口氣,渾身放鬆下來。儘管是自家親人,但畢竟在一起生活的時間短,時時處處的看臉色行事。那種滋味,估計每個當男人的都有。

    陸一偉突然一把將范春芳拉起來,壓到臉上瘋狂地親吻著,雙手不停地在薄薄的睡衣上來回遊走著。

    「你急什麼啊,洗澡去!」范春芳儘管嘴上說,身體已經跟隨節奏配合起來。

    陸一偉三下五除二脫掉衣服,猶如龍捲風一般迫不及待地飽嘗美餐。

    一通瘋狂后,兩人大汗淋漓地相擁在一起。范春芳騎在陸一偉身上,抱著頭用鼻尖觸嗅著男人身上獨特的氣味,幸福寫在臉上。貼著耳邊道:「一偉,你和朗朗是上天賜給我最美的禮物。」

    陸一偉把范春芳緊緊攬入懷中,望著如同泉水般清澈的眸子,鼻翼微微翕動,道:「我們永遠不離不棄。」

    范春芳的心立馬融化了,像小兔子般依偎在陸一偉懷裡,享受著這難得的二人世界。

    這時,朗朗醒來了,放聲大哭。兩人趕緊穿好衣服,范春芳急忙跑進了卧室。

    過了一會兒,范春芳小心翼翼走了出來道:「尿床了,又睡安穩了。」

    陸一偉點燃香煙,道:「春芳,我們家裡現在有多少積蓄?」家裡的錢都是范春芳管理的,他從來不過問,也不知道現在到底有多少。

    范春芳道:「具體的數目我也不太清楚,你等著,我去拿存摺。」

    少頃,范春芳拿著存摺遞給陸一偉道:「這上面是個整1000萬,你弄煤礦時賺的,我一分錢都沒有動。另外,我另一張卡上還有230萬元。其中,有50萬是爸媽給我的嫁妝,一直未動。還有我們辦事時別人的份子錢,爸媽一起都給我了。剩下的,都是你的。」

    陸一偉弄煤礦時一共賺了1000多萬,要是李海東不坑他,估計現在兩三千萬不成問題。這些年下來,他開銷也非常大,零零散散幾百萬不見影了。這要是擱在以前,有個幾萬他就高興地蹦起來了。好在有這筆錢,要不然他真不敢想象自己的從政之路該如何前行。甚至,很有可能禁受不住誘惑,從別人手中不勞而獲。

    這筆錢,如果省著點花足夠他下半輩子生活了。

    陸一偉把存摺還給范春芳道:「我身上也沒錢了,明天你去往我卡里轉50萬,我有用。」

    「好的。」范春芳從來不過問陸一偉用錢幹什麼,這就是最起碼的信任。

    陸一偉思來想去覺得還是應該和范春芳說,道:「春芳,二毛這些年一直跟著我,挺好的孩子。如今他要結婚了,咱不能坐視不管,好歹地幫他一把。我想給他買套房子,你的意見呢?」

    「二毛要結婚了?」范春芳和陸玲一樣,表情異常驚訝。

    「嗯。」陸一偉道:「二毛想留在江東市,可他家裡負擔太重,手頭那有錢。所以……」

    沒想到范春芳表現出了出乎意料的同情,道:「應該買,這事你不用和我商量。二毛跟了你三四年,一點好處都沒撈著,要換做別人早就不幹了。」

    見范春芳如此通情達理,陸一偉滿意地點了點頭。

    「對了!」范春芳坐起來道:「說起房子,前兩天咱們小區剛好有個人要低價出手房子,報價才30多萬,而且都是剛剛裝修好的,要不明天我去問問?」

    「好啊。」陸一偉道:「那你趕緊問問,要是沒出手就直接買下。」

    「成,我明天就去問問。」

    累一天了,陸一偉困意上頭,伸了個懶腰道:「走吧,睡覺吧,困死了。」

    北方的冬天十分舒適愜意。儘管窗外西風凜冽,房間里暖意融融,二十多度如同初夏,壓根不用蓋厚被子。躺在柔軟的床上,陸一偉不到五分鐘就進入夢鄉。

    「鈴鈴鈴……」手機如同學校早晨的起床鈴,打破了寂靜的深夜。

    上級要求,領導幹部的手機必須24小時開機,並保持通訊暢通。陸一偉平時手機都是調成震動,很少用鈴聲。今天不知手機出毛病了還是怎麼的,刺耳的鈴聲把他從熟睡中吵醒。吵醒的不只是他,朗朗也跟著大哭起來。

    陸一偉趕緊伸出手拿起手機打開,一個陌生的電話。

    「誰啊,大半夜的,吵死了。」范春芳不耐煩地道。

    陸一偉盯著一連串奇怪的電話號碼有些發獃,前面五位數是00853,這是什麼號碼?他以為是騷擾電話,可萬一要是真有事就耽誤了。正要接時,手機突然不響了。

    陸一偉看了看錶,凌晨一點,把手機調成震動躺了下來。剛有點睡意,手機又響了。他拿起來一看,還是剛才那個號碼,不由得緊張起來。拿著手機走到客廳,接了起來。

    「喂,是陸一偉先生嗎?」

    聽到對方用港台腔調講著塑料普通話準確地講出了自己的名字,倍感疑惑地道:「對,我是陸一偉,你是誰?」

    對方很有禮貌地道:「陸先生您好,這麼晚打擾您非常抱歉。我是澳門美高梅娛樂城的,您現在說話方便嗎?」

    「澳門?美高梅娛樂城?」陸一偉聽到這兩個關鍵詞,心一下子提了起來。他雖然沒有去過澳門,但知道美高梅,這可是出了名的賭場啊。難道……他不敢往下想。盡量鎮靜地道:「方便,你說。」

    「是這麼回事。」對方道:「牛福勇先生在我們這裡玩了兩天,可能手氣不佳,輸了點錢。牛福勇先生如今無力償還,他要就打給您,您看……」

    果然不出所料,陸一偉最擔心的事發生了。牛福勇嗜賭,而且已經不滿足小打小鬧,直接蹦到澳門去了。前兩天在一起吃飯時還說贏了幾百萬,這轉眼間就輸了。他已經做好充分心理準備,大不了輸個幾千萬,以牛福勇的實力還是拿得出的。直截了當道:「輸了多少?」

    「這……還是讓牛先生和您說吧。」說完,把電話遞給了牛福勇。

    「喂,是一偉嗎?我是福勇。」牛福勇聲音沙啞地道。

    「聽出來了,你說吧。」陸一偉屏住呼吸道。

    「哎!」牛福勇嘆了口氣道:「真他媽的倒了八輩子血霉了,我這手氣也太差了,要是手氣再好一點點,今晚就肯定贏了……」

    陸一偉哪有閑心聽這些,打斷道:「你直接說吧,輸了多少?」

    「1.5億。」

    「多少?」聽到這個數目,陸一偉差點沒暈過去。

    牛福勇聲音低沉地道:「陸哥,我實在沒辦法了,第一個人就想到了你。你替我想想辦法,務必的救我啊,要不然我就回不去了……」

    牛福勇嘮嘮叨叨說著,後面陸一偉完全沒聽清楚。過了一會兒道:「你別說了,把電話給剛才那個人。」

    男子接起電話彬彬有禮地道:「陸先生,很高興再次與你通話。」

    陸一偉讓其重複了一遍,確定是兩個億的數目后,頭腦一片空白。

    對方道:「陸先生,我們是講誠信的,每個顧客都是我們的上帝,絕不會傷害我們的上帝。但如果上帝想做老賴,那我也沒辦法。」

    「直接說你們的要求。」

    對方道:「好,陸先生是爽快之人,那我們也爽快。我剛才請示了下我們老闆,限你三天之內把錢打到我們賬戶上。如果提前還款,我們會作為答謝返還你2000萬元,而且牛先生會享受我們的貴賓待遇,直接用直升飛機安全送回家。如果超出時限,說明你們不講誠信,到時候別怪我們採取一些強硬手段。」

    對方講話滴水不漏,而且沒有江湖道義那種口吻,一切都比較規範。陸一偉道:「好,錢的事我來想辦法,但你務必得保證牛福勇的人身安全。」

    「這個請你大可放心。」對方道:「牛先生是我們的上帝,既然會享受上帝的待遇。你抓緊時間弄錢,我們這兩天陪著牛先生參觀下澳門風光。」

    不管怎麼說,只要牛福勇人好好的就行。陸一偉冷靜地道:「我會抓緊的,你現在讓牛福勇接電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