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9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99字體大小: A+
     

    陸一偉很少關心妹妹陸玲,也不知道她現在生意做得怎麼樣。過年的時候說了句,今年還打算開個分店,應該還算不錯。

    如今,陸玲也舉家搬到了江東市,不過鐘鳴的父母親還在東州市。一家人都在一個地方,互相也有個照應。

    路上,陸一偉和李二毛有一搭沒一搭閑聊起來。自從上次李二毛為他化解危機后,陸一偉對其一下改變了看法。能在關鍵時候替自己擋槍,至少說明二毛還是值得信任的。

    陸一偉問其有沒有女朋友時,李二毛突然臉紅脖子粗,害羞地點了點頭。

    陸一偉立馬高興地道:「這是好事啊,哪裡人?叫什麼?」

    李二毛不好意思地道:「就是我們北州市的,她叫張麗,是我居住賓館的服務員。她經常替我打掃房間,時間長了就是認識了。」

    「哦。」陸一偉追問道:「那你們進行到哪一步了?」

    李二毛道:「張麗她倒是提出結婚,可我覺得還不是時候,再過兩年再說吧。」

    「這種事可不能等!」陸一偉道:「既然人家女孩子願意就趕緊把婚禮辦了。這男人啊,結了婚心就安穩了。」

    李二毛扭捏道:「還是再等等吧。」

    陸一偉看到李二毛表情不自然,問道:「你是不是有困難?」李二毛跟著自己怎麼多年,從來沒提過任何要求,更沒有替旁人說情辦事,這種品格的人很難尋覓了。要是換做賀建那樣的人,估計夠自己吃一壺的。不過陸一偉也沒虧待他,除了單位發的工資和補助外,東成煤礦每個月還給他發5000元,這是當初定下的事,即便他不是煤礦所有人了,這筆錢雷打不動地按時發放。

    陸一偉可能平時對李二毛的關心不夠多,很少和他溝通交流了解他的真實想法。而李二毛又從來不提。但凡他提出來了,陸一偉肯定會想方設法辦到。有的時候,不是說領導不關心下屬,更多的是他沒有精力顧暇,還需要自己去爭取。

    李二毛搖了搖頭道:「沒有。」

    「靠邊停車!」

    李二毛以為怎麼了,立馬靠了邊停了下來。

    「是不是對方提出要房子了?」陸一偉直截了當道。現如今,結婚首當其衝的就是房子。

    李二毛沒有說謊,點了點頭道:「張麗說她想留在省城。這些年我的積蓄都給我爸看病了,手裡也沒多少錢。所以,我想再等等。」

    「你怎麼不早說!」陸一偉有些生氣地道:「二毛,我工作忙,可能有時候顧及不到你,有事你就得和我說嘛。這樣吧,明天你不用上班了,帶上張麗去看房子,看好后告訴我一聲。」

    「陸主任,這不合適吧……」

    「有什麼不合適的,讓你去就去。」

    李二毛感激地道:「陸主任,要不這樣吧,你借我點錢,等我以後一定會還你。」

    聽到自己的司機落魄成這個樣子,陸一偉有些心酸。給別的領導當司機,吃香的喝辣的,干涉政務替人跑關係,插手工程從中抽分子,別看是個臨時工,那個小日子過得不是有滋有潤。別的不說,南陽縣委書記肖志良的司機賀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收人錢財助陞官,在煤礦上入乾股分紅,甚至自己帶著小工隊承攬工程,這些年來發了不少財。

    再看看李二毛,安分守己開車,從來沒有非分之想,更沒有違反規定替人跑路。陸一偉確實虧欠他。

    陸一偉很長時間沒說話,低頭看了看錶,聲音低沉地道:「時間還早,你能帶我去見見張麗嗎?」

    聽到此,李二毛頗為緊張,道:「陸主任,您……」

    「哦,我沒別的意思,就是見見她。」

    「那……好吧。」

    李二毛髮動了車,來到居住的賓館。因為他在江東市沒有住處,陸一偉乾脆把賓館的一間房長期包了下來。

    上了樓進了房間,李二毛拘束地道:「陸主任,那您等一會兒,我現在去叫張麗。」

    過了七八分鐘,李二毛帶著張麗進來了。只見張麗身著一身服務員工作服,面容秀麗,身材高挑,長相還算過得去。與李二毛站在一起倒有幾分夫妻相。可能是過於緊張,張麗一直低著頭扣著指甲。李二毛用肩膀碰了碰道:「問候陸主任啊。」

    張麗反應過來,立馬深深鞠了一躬,小聲道:「陸主任好。」

    「別緊張嘛,我又不吃人。」陸一偉微笑地道:「來來來,過來坐下。」

    張麗怯怯地坐在床上,依然低著頭不敢看陸一偉。

    李二毛介紹道:「陸主任,您別見怪。張麗她沒見過當官的,有點害怕。她家是古川縣的,家裡有兩個弟弟,她排行老大。家裡窮,早早就不讀書出來打工了。她大弟弟也不讀書了,現在在家裡種地。她二弟還在讀高中,靠她的工資救濟家裡。」

    聽聞張麗的家庭情況后,陸一偉頗為同情。語氣平緩地問道:「你爸媽現在身體還好吧?」

    「嗯。」張麗低聲道,估計聲音低得自己都聽不到。

    「你一個月能掙多少錢?」

    張麗沒有說話,李二毛替她回答道:「一個月掙500塊。自己留下100零花,剩下的都給家裡寄回去了。」

    陸一偉心裡不是滋味。過了會兒道:「張麗,我問你,你願意嫁給二毛嗎?」

    張麗點了點頭。

    「那你家人呢?」

    張麗沒有說話。

    李二毛道:「她家人沒說願意,也沒說不願意。可能他們希望張麗能找個更好的,最好是城裡人。」

    陸一偉想了想道:「這樣吧,你改天把你爸媽接過來,帶他們好好玩兩天。然後我和他們談談,好嗎?」

    張麗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陸一偉知道這樣問下去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從兜里掏出2000元遞給張麗道:「初次見面,又恰好春節。我是二毛的領導,也是他的兄弟,他父親把他託付給我,我就得替他做主。既然你願意嫁給二毛,那現在就可以開始準備了。你放心,別人有的你們都會有。」

    「陸主任,這可使不得啊。」李二毛在一旁推辭道。

    陸一偉推開二毛,道:「我這是給張麗的,不是給你的。來,收下!」

    張麗抬起頭,眼眶紅潤地道:「謝謝陸主任。」

    陸一偉給了一個溫暖的微笑,道:「好了,你去忙吧,我和二毛說幾句話。」

    張麗走後,陸一偉道:「我看這姑娘不錯,挺好的。既然你們都提上結婚日程了,趕早不趕晚,我替你父親做主了,等和她父母見面后就著手準備吧。明天你先去看房子,等買好房子就把他父母接過來,好吧?」

    李二毛感動得都不知該說些什麼,道:「陸主任,您的恩情我永遠記在心裡……」

    「打住!」陸一偉突然嚴厲地道:「有些話不要時常掛在嘴上,你和他們一樣嗎?竟學會溜須拍馬,我不喜歡。你跟我也三四年了,是該給你個交代了。說吧,你想去哪個單位上班?」

    李二毛一頭霧水,道:「陸主任,這是什麼意思?」

    陸一偉道:「等你結婚後就好好過日子,給我開車沒什麼前途,一輩子都是司機。我雖然沒多大本事,但給你解決個工作還是不成問題。為了避嫌,管委會你不能去,其他地方你隨便說。你要求可別太高了啊,你要說當個書記,我給你解決不了,呵呵。」陸一偉嘴裡說得輕鬆,但心裡卻異常沉重。好不容易過了磨合期,現在已經達成一定默契了,可現在卻要分開了。儘管不舍,但為了李二毛的前途他不得不如此做。

    李二毛明白了,激動地站起來道:「陸主任,您這是趕我走啊,我哪兒都不去,我就要跟著你干!」

    「別激動嘛!」陸一偉把李二毛摁倒椅子上道:「我不是趕你走,而是替你以後著想。你今年二十四五了,雖然還小,但成了家就應該擔起家庭的責任。」

    「不!我哪兒都不去!」李二毛異常堅定地道:「陸主任,除非你覺得我不行,不用我了,我自覺主動離開。如果現在讓我離開,我真心不願意,何況我喜歡這份工作。跟著你,我學到了許多東西,也有一定感情了。陸主任,求求你別讓我走行嗎?您就當收留條小貓小狗,我肯定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看到李二毛留下了眼淚,陸一偉心裡也不落忍,道:「行吧,這事先不提了,隨後再說。對了,我讓你給我找的交通員呢,找到合適的了沒有?」

    李二毛擦乾眼淚道:「倒是有個合適的人,叫郭濤,今年18歲,是我戰友的弟弟。高中畢業了就不讀了,現在在鋼鐵廠打雜。」

    「成!明天你帶他過來讓我瞅瞅。」

    「好的。」

    陸一偉起身道:「二毛,這些年我沒能照顧好你,還希望你不要見怪。我當官一直恪守黨紀國法,做人同樣如此,決不允許身邊的人違法亂紀,你也一樣。旁人可以不理解,但你必須得理解我。說到底,我這都是為你好啊。」

    「陸主任,別說了,我心裡都清楚。」李二毛道:「正因為您正直,我才樂意跟著您干。再說這些年您並沒有虧待我,我知足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