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9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97字體大小: A+
     

    陸一偉不是學經濟出身,也沒有具體抓過經濟,只對煤礦行業比較了解,對其他領域幾乎是一片空白。上次與山藤公司談判才惡補了下汽車方面的東西,現在又是航空航天領域,眼前一抹黑。他擺出一副小學生的姿態道:「康總,我想問一下你打算在我們高新區投資建設什麼工廠?」

    康總道:「其實也不叫工廠,應該叫科研基地。你應該知道,近年來企業拼的不是誰的產能高,而是誰手裡掌握的核心技術和專利多。我們拿到黑山縣的石英石回去進行化驗后,這裡的礦石中二氧化硅純度極高,達到99.9%以上。我們從中可以提煉出氮化硅研發加工生產耐高溫陶瓷,這用途就廣泛了。可以用於製造陶瓷軸承、電阻、塗層、絕緣材料等等。所以不單單是航天航空材料,其他領域都可能用到。」

    聽完康總的介紹,陸一偉頭一次聽到如此高精尖的項目,驚訝地張大了嘴巴。以前接觸煤礦時,產量絕對一切,那管什麼深加工產業,而今天接觸到新鮮事物,讓他腦洞豁然開朗。道:「聽康總這麼一說,我對我們未來的合作充滿信心,需要我做些什麼?」

    康總哈哈大笑,回頭看著張東子道:「東子,你也是這個項目的投資人,你來說說吧。」

    張東子連忙推辭道:「康總,您太高看我了,我就是半個文盲,而且第一次搞企業,您讓我說什麼,還是您來吧。」

    康總微微頜首道:「陸書記,我之所以有意來高新區投資科研基地,主要是考慮到其便利的交通和廣闊的發展空間。我聽說你們引資進來一家日企汽車集團,我想問一下他們的未來發展定位是什麼?」

    陸一偉道:「通過我和山藤先生的幾次接觸,他對未來發展定位集中在兩個方向,一個是走平民化路線,主打微型麵包車和三相家用車,價格低廉,以市場佔有率為主。而另一個是走高端路線,針對中國市場專門定製豪華高性能越野車。」

    「哦。」康總點點頭道:「與我們得到的情況差不多。」

    陸一偉好奇地道:「康總,你們的科研產品與山藤公司有關聯嗎?」

    「對!」康總道:「我們科研基地研發的一款項目就是耐高溫陶瓷發動機材料。」

    陸一偉明白了,道:「您是想讓山藤公司用你們的材料?」

    「可以這麼說。」康總道:「這不過是我們產品中的其中一個項目而已。另外,我有意與貴省的鋼鐵廠、焦化廠、軸承廠等都開展合作,所以,這也是我們合作的一個基礎條件。」

    這事他怎麼能拍板決定,需要更高層次進行談判。連忙道:「康總,您太高看我了,我不過是小小的管委會主任,您的條件我做不了主啊。」

    「這沒關係。」康總道:「你可以向你的上級請示彙報嘛。從我的角度非常希望能與你們合作,但我們作為企業,也要保證最起碼的生存底線。」

    「好的。」陸一偉與其握手道:「我會儘快將您的意思請示領導,如有消息,第一時間通知您。」

    吃過飯,送走康總後,陸一偉和張東子在二樓的茶室聊了起來。

    陸一偉半信半疑道:「東子,這個康總靠譜嗎?」

    「什麼?」張東子一時沒反應過來。

    陸一偉道:「東子,不瞞你說,我在南陽縣與通亞集團合作過,結果最後得知是個掛靠企業,差點被騙。」

    「這個你放心,康總絕對貨真價實。」張東子拍著胸脯保證道:「這個企業的老總和我父親是拜把子兄弟,有紅色背景,而且朝中有人,絕對沒問題。這位康總是通亞集團旗下的通宇化工公司的副總,集團派他下來負責西江省的項目。所以,這你大可放心。」

    「哦。」陸一偉釋然道:「東子,康總提出的這個條件比較苛刻,操作起來有些難辦啊。」

    張東子深思道:「條件雖苛刻,但也是考慮到企業出路啊。你想啊,通宇雖是搞化工的,但他們也是第一次接觸這類項目,生產出來的東西總得進行市場推廣嘛。如果你覺得有些困難,要不我來出面協調。」

    陸一偉聽懂了,這是要對其產品進行試驗。如果效果好進入市場,如果效果不好改進工藝,拿西江省的企業當小白鼠,這種條件確實夠狠。考慮了一會兒道:「我先試試吧,如果不行再想其他辦法。」

    「行!」張東子笑著道:「一偉,你這個管委會主任沒有在黑山縣輕鬆吧?」

    陸一偉擺擺手道:「別提了。在黑山縣我還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推行自己的理念。山高皇帝遠,有事可以關起門來內部消化解決。而到了管委會,牽扯著各方利益,省里市裡都能插手夠得著。要是有一點風吹草動,上面立馬就知道了。哎,這裡真不好乾哪!」

    張東子理解陸一偉的心情,道:「前兩天我和范書記閑聊時,他對你表示格外的關心,所以要求我務必把這個項目放到你們高新區。范書記能捨棄自己的政績而替你考慮,也是良苦用心啊。」

    陸一偉無奈笑笑道:「我國現行體制就是如此,沒有足夠強大的人脈資源想要干成一番事業是不可能的。好多企業除了考慮市場原料交通因素外,很大一部分是人情。要不然,人家憑什麼捨近求遠到你這窮鄉僻壤投資,在沿海城市不更好嗎。」

    陸一偉一語中的,張東子表示認同道:「大環境如此,你我改變不了的。你放心,既然我答應了范書記,就一定會把這個項目促成。」

    「那謝謝了。」

    「謝什麼,應該說謝謝的我。」張東子道:「要不是你把我領到這條路上,或許到現在都小打小鬧呢,這份情兄弟記在心裡了。」

    關於張東子的傳奇人生,足以寫成一部小說了。父親原是三線軍工廠的領導,年輕時犯下錯誤與當地婦女生下了張東子。在當時那個年代,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按照宗族教規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甚至比對待殺人犯更殘忍,他父親自然不敢承認。后三線工廠撤離,私生子張東子也被拋棄在荒山野嶺。

    他父親有自己的家庭,但隨著年紀的增長倍加思念張東子,幾次探望,都得不到諒解。甚至提出帶他走,都遭到張東子的拒絕,躲在深山溝里當他的山大王。而如今,張東子不得不向現實低頭,最終還是動用老爺子的關係成就事業。

    陸一偉笑著道:「當年要不是我命大,差點就命喪你手裡,哈哈。」

    張東子也笑了起來,道:「都過去的事了,就別提了。這就叫不打不相識,誰能想到咱倆又見面並成為兄弟呢。」

    「嗯。」陸一偉點點頭道:「上次在河北收費站幸虧遇到你,要不然我都不知該怎麼收場。這個牛福勇,膽大包天,我都拿他沒辦法。」

    「小事一樁,何足掛齒。」張東子道:「那天正好我和老爺子去京城辦事,就是為了通亞集團的這個項目,回來的路上就撞見了。狗日的當地公安局還向省軍區反映情況,最後不是乖乖地低頭認錯?不過你那兄弟的性格我挺喜歡,改天叫出來一起吃頓飯。」

    「這沒問題。」陸一偉道:「他還惦記著讓你給他弄個軍牌嘞。」

    「這算什麼事,回頭我給他弄一套,軍牌,通行證,包括軍官證都能給他弄上。要不給你也弄一套?」張東子輕鬆地道。

    陸一偉連忙擺擺手道:「我還是算了吧,給福勇弄套就行了。這小子要知道了肯定高興壞了,哈哈。」

    「行,這是你別管了,等弄好后給你打電話。」張東子道:「對了,忘了和你說了,范書記有意讓吳世勛出任黑山縣委書記,這是你知道嗎?」

    陸一偉含含糊糊道:「知道一點。」

    「吳世勛這人還不錯,至少在抓經濟問題上比嚴步高強多了。另外,你那個柞蠶項目已經列入市重點工程項目,現在黑山縣試點,如果成功后將在全市進行推廣。范書記計劃把整個西州市打造成『柞蠶之鄉』。」

    聽到此,陸一偉發自內心的激動。如果不是范榮奎到了西州市,這個項目就可能流產了。現在能成為重點工程,也不枉當初沒天沒夜的辛勤付出。

    見陸一偉不說話,張東子又道:「自從你走後,好多人都念叨你。特別是每次吃飯時,必定要提你。別的不說,至少你真心誠意為黑山縣的發展認真思考過,而在以前,這裡就是官員下基層鍍金的跳板,從來沒人考慮為當地的百姓謀福利。而你,是第一個。」

    如此高的讚譽,陸一偉難以承受,道:「其實我也沒做什麼,不過是力所能及之事。如果上級再讓我在黑山縣干兩年,或許我能讓其大變樣。不過現在也好,相信老吳會改變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