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9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96字體大小: A+
     

    蔡潤年今年有65歲了,人到了這個年紀,身體的各個器官都在退化,毛病也漸漸多了起來。要想保持健康的體魄,除加強鍛煉身體外還需要戒除不良嗜好。抽了一輩子煙,說戒就戒了,還是下了很大決心的。

    陸一偉關心地道:「那您要多保重身體,別太勞累了。」

    蔡潤年眼眶紅潤,點點頭道:「謝謝你還記得我。」

    陸一偉心裡說不出的滋味,環顧一周道:「景偉哥出去了嗎?」

    景偉是蔡潤年的兒子,早年間就出國了,陸一偉只見過一面。據說,父子關係並不融洽。蔡潤年嘆了口氣道:「他今年沒有回來。」

    「哦。」陸一偉意識到觸及到蔡潤年的痛處了,看到桌子上放著兩本書,一本是《中國人的性格》,一本是《國富論》,連忙轉移話題道:「蔡教授,您近來在研究經濟學專著?」

    蔡潤年瞟了一眼道:「是啊,閑來無事,隨便看看。」

    這兩本書陸一偉都聽說過,但從來沒看過。一本是美國傳教士亞當斯密斯在十九世紀中國傳教時,用臉譜化的形式詳細記錄了中國人的性格,對時下的國人描寫得入木三分,其中最經典的一句話是:中國人缺乏的不是智慧,而是勇氣和正直的純正品性。

    而《國富論》是英國經濟學家亞當斯密在十八世紀所著,提出了現代市場經濟發展理論,主張市場經濟的自由放任,這一核心思想給後來的資本主義國家的發展提供了智力支持。這本書出版時正值第一次工業革命,而我們國家正處於康乾盛世。

    陸一偉拿起來翻了翻,道:「蔡教授,我很久沒聽您上課了,現在想想當初挺懷念的。」

    蔡潤年感慨地道:「是啊,我記得你們這個班就數你問題最多,而且觀點都那麼新穎,搞得我都稀里糊塗。我教過的學生千千萬,你雖然不是最有出息的一個,但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個。」

    聽到如此高的評價,陸一偉連忙感激道:「蔡教授,您過譽了,其實我的天分並不高。好多東西都是到了大學里跟您學的。時至今日,您教我做人的道理依然銘記於心,不敢遺忘。」

    「唉!」蔡潤年唉聲嘆氣道:「一偉啊,你是個善良正直的人。我當初就說過,你適合搞學術專研,可你不聽我的,非要回家,非常遺憾啊。我說這話的意思,你能明白嗎?」

    「嗯。」陸一偉點了點頭。

    「不,你不明白!」蔡潤年突然激動地道:「善良正直的人根本不適合官場,我可以毫不顧忌講,如果沒有人幫襯你扶持你,你斷然走不到今天。官場之險惡不是單純的生態環境,而是千百年來封建的殘餘力量。我問你一句話,假如的靠山有一天倒塌了,你會何去何從?」

    陸一偉從來沒思考過這個問題,道:「蔡教授,其實我不贊同你的觀點,官場上的媾和之人終究見不得陽光,邪不壓正就是這個道理。不可否認我走今天藉助了旁人力量,但我要是個扶不起的阿斗即便放到任何崗位都不見得出彩,不是嗎?」

    蔡潤年拍了拍胸口,道:「一偉,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悔不該當初,我誤入政界,自以為憑藉學識可以為省里提供智力支持,但最後的結果呢,還不是敗在勢力之下?他章秉同懂什麼經濟,工業是基礎,城建是面子,沒有經濟如何搞城市建設?難道面子比裡子更重要嗎?」

    黃繼陽在任時提出的搞企業改制,蔡潤年有很大功勞。他的思路並沒錯,而且緊扣中央發展戰略,但舉國上下都在大搞城市建設,加快城鎮化步子,他的觀點顯然不討巧。在政績當道的今天,能在一塊空地上自由發揮,還是下大力氣維修破舊淘汰的舊拖拉機?估計誰都不會選擇後者。

    兩年可以蓋起一棟高樓大廈,主政者可以自豪地指著,看,這是我的政績。而兩年不見得能把一個企業徹底改制。即便改制,產生的經濟效益微乎其微,甚至越改越糟,依然靠政府輸血艱難度日。「土地經濟」儘管是泡沫經濟,但歷任執政者似乎都不約而同默認這一見效快的產業項目。

    蔡潤年顯然對章秉同有些不滿,但如此明目張胆直呼其名批評省領導,可見心裡有多氣。陸一偉不能順著他的思路往下聊,萬一隔牆有耳,誰知道會不會被其他人聽到呢。從口袋裡掏出紅包放到桌子上起身道:「蔡教授,您多加註意身體,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這這這……你太客氣了。」蔡潤年跟著起身道:「中午在我這裡吃飯,我和你好好喝一杯。」

    陸一偉委婉拒絕道:「我中午還有客人,等改天有時間了,一定過來陪你。」

    臨走時,蔡潤年突然道:「一偉,你恨我嗎?」

    陸一偉蹙眉問道:「蔡教授,何來恨之由?」

    「上次你岳父的事……」

    陸一偉淡然一笑道:「都過去的事了,沒必要再提了,再說您又沒做錯什麼。」

    從蔡潤年家裡出來,陸一偉心裡總覺得彆扭,不知是自己變了,還是蔡潤年變了,一切都變得如此陌生。以前和他坐下來聊不完的話題,而如今還沒聊幾句都已經無話可聊了。

    大年初七,正式上班。

    按照慣例,省市領導到所包片區進行春節慰問。高新區原本是市委書記直接包片,但今年林海峰並沒有來,取代他的是市長白宗峰。

    慰問原本是流水形式,蜻蜓點水轉一圈就回去了。然而,白宗峰先轉了其他地方,最後一站來到管委會,並留下來吃飯,給足了陸一偉面子。

    陸一偉陪著白宗峰下去轉了一圈回到辦公室,兩人促膝長談。白宗峰問道:「一偉,今年你打算怎麼干,心裡有底嗎?」

    陸一偉道:「今年我主要干好兩件事,一件事是把菜家園的實情擺平,另外就是讓山藤公司儘快動工建設。」

    「嗯。」白宗峰點點頭道:「別看只有兩件事,都是難啃的骨頭啊。山藤公司今年能動工就不錯了,主要是與西江汽車廠那邊合作麻煩,沈省長隨後要單獨給汽車廠開個會,儘快啟動這個工作。至於菜家園的事,我只有一點要求,一切求穩,不可冒進。」

    陸一偉嘆了口氣道:「白市長,今年您可得多多支持高新區的工作啊,在做財政預算的時候要適當傾斜。」

    「這你放心,我心裡有數。」白宗峰道:「另外,你提出的那個議題可能過兩天就要上常委會討論了。如果不出意外,很可能就通過了。」

    聽到此,陸一偉頗為高興,道:「這是好事啊。」

    「當然是好事了。」白宗峰陰陽怪氣地道:「一下子搬出那麼多企業,要騰出多少土地,那可都是黃金地段啊,章書記自然高興。」

    陸一偉聽出白宗峰的話外音,沒有發表意見,道:「要是企業都搬進高新區,那我們管委會可有得忙了。」

    「嗯。」白宗峰點點頭道:「如果這項議題通過,今年的主要任務就是這項工程,明年我打算對谷未區進行舊城改造,到時候你願意跟著我干不?」

    陸一偉有些發懵,半天沒反應過來。

    白宗峰知道此事提這個問題心急了,道:「這事不急,隨後再說,你先把眼前的問題解決了再說。」

    聊完正事,陸一偉小心翼翼地問道:「白市長,那市裡打算如何處置趙家林?」

    白宗峰含含糊糊地道:「這事還在調查,處理成什麼樣那就看省里的態度了。」

    「哦。」陸一偉沒有多問。

    下午,陸一偉接到張東子的電話,說他已經到了江東市,晚上在一起吃飯。想起范榮奎的話,這頓飯必須得吃。

    晚上,依然是東湖大酒店。陸一偉趕到后,張東子已經到了,身邊還有幾位並不熟悉的人。

    一通寒暄后,張東子指著一位領導模樣的男子介紹道:「一偉,這位是通亞集團的康總。」

    提及通亞集團,陸一偉怎麼那麼耳熟。恍然間,他想起來了。當年蘇啟明在南陽縣主持工作時,招商引資進來的空殼公司正是打著通亞集團的名號,其實徹頭徹尾就是個騙局。那眼前的這位是真是假呢?不過以張東子父親的關係,不可能做出如此糊塗事。

    「康總好。」陸一偉與其握了握手,不停打量其動作舉止。從派頭來看,並不像是一般人能裝出來的。

    坐定后,張東子道:「一偉,前兩天我和范書記在一起吃飯時,提出把深加工基地建在高新區。我和康總商量了下,沒想到他正有此意。所以我趕緊帶他過來和你見見面,談談初步想法。」

    沒想到范榮奎行動如此之快,陸一偉連忙道:「康總既然有意到我們高新區投資興業,我自然熱忱歡迎,定會拿出最大的熱情和最優厚的政策支持配合你的工作。」

    康總微微點頭道:「陸書記,關於我們通亞集團您了解嗎?」

    「了解一點。」

    康總道:「我們通亞集團是全國500強企業,前身是一家化工企業,如今旗下涉及能源礦產、化工材料、地產路橋等多個領域。此次來到你們西江省,打算多維度深領域合作,計劃把黑山縣打造成原料深加工基地,形成產業鏈。」

    (下一章中午更!)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