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9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94字體大小: A+
     

    牛福勇之所以把宴會設到家裡,是因為他的別墅有足夠大的餐廳,而且有專門的廚子,是他從大酒店請回來的。另外,還有三個保姆打掃家裡,有錢人的生活過得就是如此愜意。

    今年,牛福勇又賺了個盆滿缽滿。溪河煤礦的股份自然不必說,他是大股東,煤礦的一半收益歸他。另外,還有東瓦村煤礦和東成煤礦,三個企業下來差不多能達到七八千萬。如果把所有的固定資產算下來,身價逼近兩個億。在南陽縣當之無愧的首富,即便在北州市都在名列前茅。

    有了錢的牛福勇和其他煤老闆沒什麼兩樣,可勁地折騰手裡倆錢。豪車一輛接一輛換,房子一棟接一棟買,而且還時髦地跟著別的煤老闆去澳門賭博。前一陣子回來,屁顛屁顛給陸一偉打電話,說他一晚上掙了600多萬,好不開心。

    宴會開始,一行人齊上桌,眾星捧月般把陸一偉推到主座位置上。牛福勇直接往地上放了兩箱茅台,豪爽地道:「今天晚上必須給我喝完,喝不完誰都不能走!」

    飯桌上的菜品更加豐富,有酒店裡的山珍海味,還有老家的家常菜,為了這桌飯,估計下了不少功夫。

    一開始大家還矜持端著,到了後來像小年輕似的光著膀子豪飲。尤其是佟歡,其酒量一點都不遜於男人,端起杯子一口悶,一點都不像從前的乖乖女。不過陸一偉發現,佟歡今晚有些不對勁,好像心裡裝著心事。至於什麼事,他不能問。

    范春芳也象徵地喝了幾杯,比起佟歡的酒量,差得不是一丁點。

    聊天火熱,激戰正酣。就在這時,佟歡突然端著一杯酒站起來道:「大家靜一靜,我要說兩句。」

    佟歡也有些醉酒,所有人都放下酒杯把目光集中她身上。

    佟歡環顧一周,最後停留在潘成軍身上,微微笑了笑,道:「今天大家都在,而且都是老朋友,我要鄭重地和大家說件事,我要結婚了。」

    「啊?」所有人都驚訝地張大了嘴巴,唯獨潘成軍一臉尷尬,還小心翼翼地扯著佟歡的衣角。這個小細節被陸一偉捕捉到了,簡直難以置信。

    牛福勇問道:「妹子,你和誰結婚啊?」

    佟歡努了努嘴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老潘,你倒是說句話啊。」

    「我的個天哪!」牛福勇大呼道:「你倆啥時候走到一起了?簡直太意外了。」

    潘成軍臉紅得恨不得埋下去,而佟歡十分坦然,一臉幸福道:「怎麼?你是覺得我配不上老潘,還是老潘配不上我?」

    牛福勇道:「你當然配得上老潘了,這叫什麼,老牛啃嫩草,哈哈。」

    潘成軍一直瞟著一言不發的陸一偉,內心有些愧疚,總覺得做了對不起他的事。而陸一偉眼睛不眨地盯著佟歡,試圖透過她的眼神讀懂她的內心世界。

    佟歡也盯著陸一偉,端起酒杯一口喝下去,擦了擦嘴巴笑著道:「一偉,我要結婚你也不祝福我啊?」

    陸一偉回過神來,拿過一旁的瓶子倒滿酒,站起來道:「佟歡,今天聽到這個消息我非常高興,我衷心地祝福你。」一口氣喝完,走到老潘跟前倒滿,拍了拍肩膀小聲道:「老潘,你隱藏得夠深啊,來,我和你喝一杯。」

    潘成軍慌張站了起來,試圖要解釋什麼,被陸一偉攔了下來,道:「什麼話都不要說了,能娶到佟歡是你的福氣,以後好好待她。要是虧待了她,我絕饒不了你!」說完,仰頭喝了下去。喝下去的瞬間,陸一偉明顯感覺眼眶裡有淚珠打轉,硬生生地憋了進去。

    而佟歡早已是滿臉淚水,旁邊的范春芳撫摸著後背安慰,而她的眼神一刻都沒離開過陸一偉。

    陸一偉走到佟歡跟前,招牌性地淡然一笑,彷彿回到了從前。佟歡在舞台上自由曼舞,而陸一偉坐在台下嗤嗤欣賞。爾後倆人沿著東湖飛奔了很遠很遠,站在東湖大橋上暢想著未來的美好生活。

    兩年前的過年,陸一偉大年三十晚上從東州市跑到西州市,在那裡與佟歡度過了一個別樣的春節。就當兩人準備結婚時,卻遭到各方反對,終究沒能牽手走到一起。為此,陸一偉懷恨在心,很長時間沒和家裡人說話。

    曾經的美好終究定格在記憶里,如今的他早已是她人夫,說什麼都是回憶。他迫切希望佟歡能尋找到自己的幸福,卻沒想到竟然是比她大十多歲的潘成軍,而且是老熟人,這個現實讓他有些接受不了。可佟歡都說出來了,他就得承認兩人的關係。

    陸一偉的笑容是迷人的,每次看到這個微笑,佟歡的心格外溫暖。但眼前的人不屬於自己,如同一個夢活在自己心中。她回應笑了笑,站了起來道:「一偉,下個月5號我們舉辦婚禮,到時候你一定來啊。」

    陸一偉內心翻江倒海,說不出的滋味。強忍著道:「我一定會去。」此時此刻,並不需要太多話語,彼此的眼神交流足夠了。

    本來是新年聚會,現在成了佟歡的發布會。這一晚,陸一偉真喝醉了,一直到第二天都不省人事。

    陸一偉醒來后,已經是上午十一點。范春芳在身邊守著,看到陸一偉睜開眼睛,眼淚汪汪地道:「一偉,你總算醒來了,可把我給嚇死了。」

    陸一偉強忍著坐起來道:「幾點了?」

    「都快中午了。」

    「哦。」陸一偉看了看窗外,道:「給我倒杯水。」

    范春芳把水遞過去,道:「你咋喝那麼多呢,昨晚吐了一路,回到家折騰到半夜才算睡安穩。」

    陸一偉只記得佟歡宣布結婚的消息,至於後來的他完全想不起來。道:「你把我背上來的?」

    「沒,老潘幫你送回來的。」

    「哦,他人呢?」

    范春芳指了指門外道:「在客廳坐著呢。今天一早就來了,等你醒來要和你有話說。」

    「哦。」陸一偉淡淡地道:「那讓他進來吧。」

    范春芳擔心地道:「待會好好和人家說話,別像昨天晚上似的,差點打起來,都不知該怎麼說你。」

    「什麼?我和老潘打架?開什麼玩笑。」陸一偉全然不記得。

    「唉!」范春芳嘆了口氣道:「有些事你心裡最清楚。」說完,起身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老潘怯怯地走了進來。陸一偉面無表情指了指椅子道:「坐吧。」

    「你好點了吧?」潘成軍關心地道。

    「還行,佟歡呢?」

    潘成軍低頭道:「她回家了。」

    「哦。」陸一偉長出一口氣。

    潘成軍站起來走到陸一偉跟前道:「一偉,有些事必須和你解釋一下,我……」

    陸一偉突然一伸手打斷道:「老潘,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我真記不得了,不管我做了什麼,你要原諒我,我沒有別的意思。」

    「我知道。」潘成軍道:「咱哥倆都是老交情了,即便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我都不會有任何說法,你能聽我說說嗎?」

    陸一偉點了點頭。

    潘成軍掏出煙點燃道:「一偉,和你說句實話,我都覺得這事不可思議,想都不敢想。上次咱們在一起吃過一頓飯後,我也沒太在意,只覺得佟歡挺漂亮的。可後來她陸續找過我幾次,一次是資金轉不動了借了300萬元,一次是工程上出了點事讓我出面解決,而後來的幾次就是見面吃飯了。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壓根沒往那方面想。可年前佟歡突然和我說要嫁給我,我當時都懵了。」

    「我知道你和佟歡差一點就結婚,所以我打死都不能答應這樁婚姻。可她和我說了一席話后,我改變主意了。雖然年齡上有差距,但我會盡最大努力給她需要的溫暖。所以,我答應了她。我知道,你心裡有氣,你可以沖我發火動怒,但希望你不要傷害佟歡,她迫切需要得到你的肯定。」

    「她說什麼了?」

    潘成軍嘆了口氣道:「說來話長。她告訴我曾經被丁昌華包養的事,還說了和你的事,我聽后非常感動。最令人揪心的是,佟歡她不能生育了。」

    「什麼?」陸一偉一下子從床上蹦了起來,瞪著血紅的眼睛道:「你說什麼?」

    潘成軍躲避眼神道:「佟歡被丁昌華折磨過,先後流產過五六次,已經不能再生育了。」

    聽到這個噩耗,如同五雷轟頂,陸一偉簡直不敢相信,痴痴地坐在床上。

    潘成軍接著道:「當初佟歡沒選擇嫁給你,也有這方面的原因。」

    「她怎麼那麼傻啊。」陸一偉喃喃地道:「這些事她為什麼不告訴我?」

    潘成軍道:「佟歡和我說,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就是你們在一起那會,你給了她活下去的勇氣,她非常感激你。佟歡家庭不幸,父母雙亡,妹妹嫁人,弟弟遠在京城,她一個人在江東市孤苦伶仃,無依無靠,表面看風風光光,其實內心世界十分空虛,迫切想組建一個家庭。可她那樣的情況,誰還會娶她呢。」

    「我並不是乘虛而入,而是被她的人生閱歷深深打動。我不在乎她的過去,更不在乎她能不能生育,只要能給她點溫暖,就是我最大的希望。所以,一偉,你要理解和支持我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