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9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93字體大小: A+
     

    聽到這個消息,陸一偉難以置信,道:「爸,西州市連個像樣的企業都沒有,好不容易有外資願意投資,你怎麼能把這個項目放到高新區呢。不行,不行,這好歹是你的政績啊。」

    范榮奎慈祥一笑道:「我都這把年紀了,指望什麼,還不就指望你和芳芳將來有個好前途嘛。站完最後一班崗,我就退休回家帶朗朗,正好那時候朗朗上小學,把更多的機會留給你們。另外,這個航空材料項目放在西州市也不合適,雖靠近原材料基地,但交通閉塞,運出來也不方便。就這樣定了吧,隨後我讓東子和你對接。」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陸一偉沒有推辭,用眼神表達此時此刻的心情。

    見范榮奎心情不錯,陸一偉乘機道:「爸,上次我在許磊家吃飯時,許書記和我談了許多,他對那件事極其懊悔。我覺得吧,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你倆都是老朋友了,沒有解不開的疙瘩,該放下的就放下吧。」

    提起許壽松,范榮奎的臉色瞬間大變,狠狠地道:「不要在我面前提這個人,這輩子我都不想見到他!」

    陸一偉知道範榮奎在氣頭上,壯著膽子勸說道:「爸,我和許磊現在是親兄弟,兩家來往也比較密切,您說您這麼僵著,你心裡憋著一口氣,他心裡也不痛快啊。」

    「不要說了,我們之間不可能!」范榮奎懊惱地道。

    正說著,范春芳小心翼翼推開一道門縫,探進頭來小聲道:「爸,許伯和許伯母過來看你了。」

    說曹操就曹操到,范榮奎顯然沒反應過來,愣怔道:「誰?」

    「許磊他爸媽啊。」

    「不見!」范榮奎故意提高聲音道:「你和他們說,我不在。」

    范春芳與陸一偉對視了一眼,笑著道:「爸,人家都在客廳坐著了,給你買得好煙好酒,還給朗朗包了個大紅包呢。人家都誠心誠意來了,你不出來見見?」

    「不見!」范榮奎耍起了小孩子脾氣,其實心裡早就消了氣,不過是故意發作而已。等有個台階下,自然就放下了恩怨。

    陸一偉附和道:「爸,許書記都屈身過來給你拜年了,說明下了很大決心。人都來了,你不出去見見也不合適啊。」

    「讓他走,我不想看到他……」還沒說完,許壽松推門進來了。笑呵呵地道:「老范,這是和誰生氣啊,大過年的,來,抽根好煙消消氣。」說著,遞過去一根煙。

    范榮奎背著臉看都沒看,從鼻腔里「哼」了一聲。

    許壽松不惱,為其點上硬生生塞到嘴裡。然後抓著雙臂拉到椅子上,道:「老范,我今天是來給你賠禮道歉了。我以前干下的糊塗事到現在都十分懊悔,你心裡不痛快罵我兩句,打我都成,只要你能消氣,隨便你。」

    范榮奎偏著頭悶聲抽煙,愛理不理。

    許壽松看到桌子上的象棋,立馬打開擺好后道:「老范,這樣吧,你要是能連贏我三局,我以後就在你面前消失,好不好?」

    范榮奎是棋迷,抬起頭輕蔑地道:「就你那臭棋簍子,我還不稀得和你下。」

    見范榮奎說話了,許壽松故意激將道:「我現在的棋藝可是大有長進啊,能不能贏了我還真兩說。」

    「哼哼,你我還不了解?」范榮奎道:「走三步悔兩步的主,輸了還死不承認,我不和你下!」

    「當頭炮!」許壽松才懶得和范榮奎拌嘴,直接出了棋。

    范榮奎遲疑了半天,抬起手把車推了出去。

    陸一偉見此,知道兩人差不多了,和范春芳擠了擠眼,悄悄地退了出去。

    來了客廳,只見許母在廚房忙活著,而孫春雲抱著孩子站在一旁指手畫腳。因為范春芳提前做過思想工作,所以兩人互相已經接納了對方。看樣子,晚上是在一起吃飯喝酒了,這是個好兆頭。

    陸一偉示意范春芳穿衣服,臨走時道:「媽,那我們出去了啊,要是回來晚了就不回來了。」

    「行了,你們去吧,讓一偉少喝點酒。」

    出了門,范春芳摟著陸一偉呵呵笑道:「爸就是順毛驢,順著毛摸摸就沒事了。以前經常和許伯在一起下棋,可總下不過許伯,呵呵,這兩人估計今晚要下一夜了。」

    能解開兩人的矛盾,陸一偉也算了了一樁心事。回頭看著范春芳,停止腳步抓著手道:「春芳,感謝你為我做得一切,有你這樣的妻子我很幸福。」

    范春芳被陸一偉的這番話深深打動了。在她印象中,陸一偉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鄭重其事地說過話,瞬間眼眶紅潤,道:「一偉,我愛你。」說完,一下子撲進懷裡。

    陸一偉拍了拍後背道:「我們走吧。」說完,拉著手往車的方向走去。

    走到車跟前,陸一偉把鑰匙遞給范春芳道:「你不是學駕照了嗎,來,今天你開!」

    「啊?」范春芳連忙道:「不行,不行,我雖然拿到了駕照,但從來沒開過啊。街上車那麼多,我可不敢。」

    「不試怎麼知道不行呢,走吧。」說完,上了副駕駛室。

    范春芳硬著頭皮上了車,按照駕校的規矩繫上安全帶,擺弄了半天,打起了退堂鼓,道:「一偉,我真不行,你看看大門那麼小,我待會怎麼出去啊。」

    「走吧,到了跟前我給你指揮。」

    范春芳深呼吸一口氣,打著火滿滿鬆開離合,車子緩緩前進。還沒走幾步,就緊張地來了個急剎車,車子一下子熄火了。

    「再來!」陸一偉加油鼓氣道。

    范春芳再次點燃火,在陸一偉的指揮下,順利抵達牛福勇家。平時僅用十多分鐘的車程,今晚用了一個小時。

    「哎呦,我的老哥啊,可算把你盼來了。」牛福勇道:「哥哥們等的你都快睡著了,你要再不來就都走了。」

    陸一偉連忙雙手合攏道:「抱歉,十分抱歉。」

    「快進來吧,外面冷!」

    牛福勇的別墅窗戶寬大,陽光充足,而且頂層高,進來如同另一個世界,溫暖如春,十分愜意。

    見陸一偉來了,在沙發上就坐的都紛紛起身拜年。陸一偉掃了一眼,都是老熟人。佟歡,潘成軍,還有溪河煤礦的總經理彭志榮,大股東周三毛,以及幾位不認識的。見到曾經奮戰過的兄弟,陸一偉有些激動,彷彿時光一下子又回到北河鎮。連忙道:「大家都坐啊,這麼客氣幹嘛。」

    彭志榮笑著道:「一偉啊,你可好久沒回北河鎮了,我們都可想你了。尤其是東瓦村的村民,經常在我耳邊念叨,說陸書記把東瓦村給忘了,這麼長時間都不回來看他們,哈哈。」

    一席話讓陸一偉鼻子發酸,滿是愧疚道:「等過段時間我一定回去。」

    「好。」周三毛道:「等你回去了我給你舉辦個隆重的歡迎儀式,讓村裡的小媳婦們都出來歡迎。」

    「哈哈……」

    聽到久違的鄉音,陸一偉心中無限感慨。

    佟歡突然起身走到范春芳跟前,伸出手道:「嫂子,你今天真漂亮啊。」

    「是嗎?」范春芳有些不好意思地弄了弄頭髮。

    「可不是,尤其是這件衣服,顯得你身材超棒!」

    女人見面,要麼聊穿衣打扮,要麼聊家長里短,比男人的話題寬泛許多。陸一偉從來沒帶范春芳出來吃過飯,今天站在佟歡面前,確實要比對方驚艷許多。

    范春芳身材高挑,一米七的大個留著披肩燙髮,身著一件卡其色呢大衣,是陸一偉專門在京城買的,顯得淑雅端莊,氣質斐然。

    佟歡從前的美貌不輸范春芳,但自從進入得志公司后成了女強人。不修邊幅,再加上風吹日晒,皮膚黑了許多。再加上身材嬌小,且稍微發福,褪去了往日舞蹈家的風采,成為闖蕩商界的鐵娘子。

    這時,牛福勇的妻子趙桂華走了出來。往兩個女人跟前一站,暗淡無比。趙桂華是農村人,又沒什麼文化,不像佟歡受過高等教育,不比范春芳出身優越,活脫脫農村家庭主婦。以前從來不修邊幅,現在進了城會打扮了,但一對比,依然擺脫不了農民的影子。

    不過牛福勇從來不嫌棄糟糠之妻,對其初心不變。要換了別人,早就離了娶年輕貌美的城裡女人了。這點上,牛福勇夠爺們,是條漢子。

    「一偉,你們坐著聊著,廚房還得等一會兒。」趙桂華說完,拉著佟歡和范春芳道:「兩位妹妹,走,咱們上樓聊去,正好教教我怎麼打扮。」

    上樓后,周三毛感慨道:「一偉啊,弟妹真是極品啊,我要是能娶到這樣的女人,這輩子都知足了。」

    「快拉倒吧。」牛福勇揶揄道:「你不拿鏡子照照自己,瞅你那樣子,怎麼能和一偉比?一偉好歹是大家公認的美男子,在北河鎮時,哪家的小媳婦見了都心動,我他媽的都快羨慕死了。」

    「哈哈……」彭志榮大笑道:「這倒不假。要不然說一偉干基層工作幹得好,不光是工作能力強,其他得也的樣樣精通,比如說吹拉彈唱,要不然怎麼搞得定那麼多難纏戶,哈哈。」

    大家在拿自己開玩笑,陸一偉一點都不惱,反而特別開心。現在的生活過得枯燥無味,只有見到大家才能找到從前的影子。或許,那段難忘的經歷一去不復返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