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9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92字體大小: A+
     

    陸一偉中午喝得酩酊大醉,正睡得死沉,牛福勇來電話了,拚命催促道:「你咋還不來呢,就等你了。」

    陸一偉睜開眼睛看了看錶,長出一口氣道:「現在才5點多,著急什麼啊。」

    「這還早,兄弟們可都來了啊,快點的。」牛福勇樂呵呵地道:「晚上記得帶上弟妹啊。」

    陸一偉無奈,只好硬撐著起床。來到客廳,家裡沒有人,去衛生間洗了把臉,渾渾噩噩躺在沙發上拿起手機打給范春芳:「在哪呢?」

    「我回了我家裡了,你醒了?」

    「嗯,剛醒,爸媽呢?」

    「去了玲子家了,今晚在她家吃飯,不用管了。」

    「哦。」陸一偉道:「那我待會去接你,福勇打電話叫吃飯。」

    范春芳猶豫了會道:「那行吧。對了,我爸正好要找你,那你現在過來吧。」

    陸一偉喝了杯水醒了醒酒,拿著車鑰匙下了樓。這要在平時,好歹李二毛可以接送。大過年的,只能自己駕駛了。

    來到范榮奎家,岳母孫春雲正在收拾東西,滿屋子煙霧繚繞,地上腳印凌亂,茶几上還放著幾個厚厚的紅包,應該是剛送走一撥人。一到過年,當領導的家裡格外繁忙,進進出出的不知有多少人,有的甚至連面都沒見過就提著東西來了,放下東西或紅包客套幾句就走,給後面的人騰時間。

    范榮奎從衛生廳副廳長到西州市委書記,邁出了一大步,接觸的人自然不一樣。以前都是系統內的,現在就不同了,管著將近100萬人,全市大大小小各級領導幹部上萬人,如此龐大的數字不可同日而語。

    一到過年,各級領導都頭疼不已,苦不堪言。不去登門拜訪顯得不識時務,可要開了這個口子就得一級一級往上跑,落下誰都不好看。領導不見得記得誰來過,但誰沒來過絕對能記住。

    有的人就是單純拜年,而有的人藉機跑官。平時可以避而不見,但大過年的總不可能把人趕出去吧。而且平時送禮不見得能敲開門,而過年大可提著東西正大光明地登門。所以在收取禮品的尺度上,每位領導都有火眼金睛,超出了他的預期一律不收。

    陸一偉如今又前進了一小步,成為管委會的真正一把手,登門拜年的自然不在少數。不過比起范榮奎的場面,顯然不在一個檔次。

    陸一偉也得出去拜年,不過年前已經都孝敬了,年後相對輕鬆些。有意思的是,他給張志遠拜年時,還不等掏東西,直接就給轟了出來。兩人的關係已經超越上下級關係,用金錢來衡量顯得有些見外。

    見陸一偉來了,范榮奎起身道:「你跟我進來。」

    范榮奎比從前胖了許多,腰比以前胖了一圈,看來副職和主職果然有很大的不同。進了書房,一角堆著玲琅滿目的高檔煙酒補品,有些眼花繚亂。

    范榮奎坐定后,道:「一偉,上次我出事時,你找的是鐘鳴的姑姑?」

    「嗯。」陸一偉點點頭道:「主要還是靠他姑父,在衛戍區工作。」

    「哦。」范榮奎若有所思道:「人家幫了這麼大的忙也沒感謝一下,回頭你和鐘鳴說說,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登門拜訪一下。」

    「這……」陸一偉道:「爸,我看還是算了吧,上次見面我都進不了大院,鐘鳴一個人進去的。後來我也和鐘鳴提出要感謝,鐘鳴說不用。」

    「哦。」范榮奎道:「我心裡始終不落忍,要不是人家我那次必死無疑。」

    陸一偉寬慰道:「事情都過去了,您也不必內疚。對於人家來說就是一句話的事,過後早就忘了。像這種關係一輩子估計就能用一次,鐘鳴他父親都不見得能見著人家。」

    「哦,那行吧。」范榮奎道:「隨後你去見見鐘鳴他父親,這個禮數咱不能落下。」

    「好的。」范榮奎之所以如此說,主要是鐘鳴的父親級別不夠。堂堂一個正廳級領導幹部總不至於屈身給一個縣處級領導拜年吧,讓陸一偉代勞,平級相待,又是晚輩,再加上親屬關係,比他出面要妥善許多。

    范榮奎又道:「黑山縣自從開發出石英石礦后,張東子引來了一個國企共同投資,總投資達到5個多億,主要生產航空材料和新型能源。這個國企有部隊背景,應該是張東子他父親的關係。所以我今年打算重點發展黑山縣,你有什麼建議?」

    陸一偉在黑山縣待了一年多,對當地的情況比較了解,道:「你是說用人方面嗎?」

    「嗯。」范榮奎點點頭道:「黑山縣在你手裡治理得還不錯,但仍有很多問題。首當其衝的就是治安問題,相當混亂。所以,必須得選一位能夠鎮得住場面的人才行。」

    陸一偉想了一會兒道:「我覺得現在的縣長吳世勛就不錯,此人雖然年紀大了點,但至少在執行力方面不會出現任何偏差。另外,我建議重新起用被免職的宋德福。此人原先是縣委副書記,因為我的事被免職。起用他倒不是出於個人情感,而是他在黑山縣的威望相當高,應該說是當地的精神領袖。如果讓他坐鎮指揮,黑山縣絕對亂不了套。」

    「宋德福?」范榮奎默念著這個名字,道:「那你覺得宋德福和吳世勛誰有魄力?」

    陸一偉道:「宋德福是黑山縣人,德高望重,做事幹練。而吳世勛原先是紀委書記,被壓制了七八年,在非典中表現相當出色。兩人各有千秋,不過我覺得宋德福更適合管黨務。」

    「我明白了。」范榮奎拿起筆把兩人的名字寫在筆記本上,道:「照你這麼說,宋德福這樣的人放在黑山縣就屈才了,這樣吧,你讓他這兩天來找我一趟。」

    「好的。」

    范榮奎放下筆道:「前兩天和金柱在一起吃飯時,他側面給我提了兩個人。一個是他先前的秘書崔曉飛,還有個是黑山縣原來的縣委書記嚴步高,他想讓我把這倆人安排一下,這個要求並不過分。崔曉飛好說,我已經打算讓他下基層鍛煉了,而這個嚴步高該怎麼安排?你和他以前共過事,此人怎麼樣?」

    提起嚴步高,陸一偉不好對其進行評價。說起來,嚴步高還算不錯的,基本上陸一偉提出的每項議題都能得到他的支持並付諸實施。可能是乾的時間長了,厭倦了,有些剛愎自用。可誰沒有毛病,這些問題都可控。道:「嚴步高此人有些焉兒,在把控全局上可能有所欠缺,不過我覺得經過上次非典后應該沉穩許多。」

    「哦?那你覺得此人可用?」

    「讓他在系統里干應該可以。」

    「嗯。」范榮奎又拿起筆記下了嚴步高的名字,抬起頭道:「你還得給我推薦個人,我去了西州快兩個月了,周圍的人素質差得不是一丁點,我需要個像你一樣,年輕又活力的,還能沉下身子的人,有這方面的人嗎?」

    陸一偉明白了,范榮奎這是在找秘書,他立馬想到了周大科。道:「有,周大科,和我一起分配參加工作的。我到了黑山縣后把他從南陽調了過來抓教育,成績斐然。後來我知道要走後就把他交給張志遠調到平康市。可現在張志遠也調走了,他一個人在那裡也不是回事。此人文化素養各方面都非常不錯。」

    「好。」范榮奎當場拍板道:「就他了。等上班后讓他去找我,我再給他把手續調回去。」

    陸一偉還一直牽挂著周大科的事,現在好了,交給范榮奎他就踏實了。

    談完正事,范榮奎起身蹙著眉頭道:「一偉啊,你接下趙家林那個爛攤子不好乾啊,你心裡有底沒?」

    陸一偉嘆了口氣道:「不好乾也得硬著頭皮干啊。任命文件下來前,林海峰書記找我談了話,提出三點要求。一是以穩定民心處理好菜家園的事情,不能損害群眾利益。二是不準翻舊賬,以前的過去就過去了,一切以現在為準。三是不準隨意調整領導幹部。」

    聽完后,范榮奎道:「林海峰的目的很明確,不讓你追查趙家林的事情。不足為怪,你要查就查到邱省長那裡了,換做誰都不允許啊。」

    「嗯。」陸一偉道:「我明白這層意思,也沒打算揭開這個鍋。現在面臨最大的問題是,負責菜家園項目的江方集團一夜之間消失了,這個冤大頭落到了管委會頭上。管委會賬上沒多少錢,要想安置這幾百戶人家,絕非易事啊。」

    范榮奎也替陸一偉捏一把汗,心疼地道:「難為你了。但這事輪到你頭上就得好好乾,而且還要干好,這樣才能證明你陸一偉不是孬種。我覺得你要把這事妥善處理好了,絕對會讓其他人刮目相看。對於外人來說這是個難題,但對於你來說是件好事。沒錢不怕,只要開動腦筋想辦法總會有的。另外,我不會坐視不管的,適當的時候會助你一臂之力。」

    陸一偉感激地點了點頭。

    范榮奎道:「對了,我還要送你份大禮,就算支持你的工作。這不張東子要建航空材料生產基地嘛,我和他說了,讓他把這個項目就放在你們高新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