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9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90字體大小: A+
     

    從趙家林的官途看,不算差,也不能算好。教書育人十多年,好不容易熬到校長位置,此時的他已經快40歲了。如果不是遇到邱遠航,或許這輩子就原地踏步了。然而遇到人生貴人,命運就此改變。

    認識邱遠航時,他剛從北州市委書記提拔到副省長。正好管委會組建時間不長,邱遠航直接把他從教育上轉入政界。此後,管委會基本上就他一個人說了算。

    這些年,趙家林依託獨特的優勢發了財。至於賺了多少,無法統計。等腰包鼓起來后,他對金錢似乎失去了興趣,更嚮往的是往前邁一步。

    邱遠航不是不知道他的想法,但對於他來說,趙家林不過是他手下的一枚棋子,或者說是撈錢的工具。要不然,自己怎麼可能短短几年內就能從副省長爬到常務副省長,並成功進入省委班子。關係是一方面,最終還得靠金錢開路。好比打仗一樣,不怕你飛機大炮狂轟濫炸,到最後還得靠步兵攻城掠地。

    要說以邱遠航現在的地位完全可以把趙家林丟棄,但兒子邱江吵著鬧著要進入房地產,他這個當父親的也不能橫加干涉,於是托給趙家林成立了公司在高新區弄塊地練練手。誰知出師不利,直接被趙家林給坑了,弄得他現在都左右為難,騎虎難下。

    邱遠航道:「想進步是好事,我全力支持,你想去哪個地方?」

    趙家林直言道:「邱省長,高新區我現在還不敢完全放手,我怕一撒手就有人背後捅刀子,所以最好能留到江東市,當個副市長也行,這樣高新區至少還在可控範圍內。」

    「可以。」邱遠航道:「不過,你的先把眼前的事處理完再說。」

    「好,我一定全力以赴。」趙家林激動地道。

    邱遠航又道:「家林啊,菜家園的事情我現在非常被動,章書記雖沒說什麼,但咱臉面上就過不去。事情的前因後果我就不追究了,這個爛攤子該如何解決,你想過沒有?」

    趙家林道:「邱省長,事情既然到了這一步了,我們還不如將錯就錯,繼續做剩下村民的思想工作,爭取早日把協議全部簽了。要不然,拆了一半就白拆了。」

    邱遠航忖度良久道:「這事我看就到此為止吧,問題太敏感,先緩緩再說。如果村民們提出要求籤協議那就簽,如果反對聲較大那就擱著。另外,邱江的公司全部撤出去,剩下的由你們管委會接手。」

    趙家林有些聽不明白,支支吾吾道:「邱省長,這是……」

    邱遠航瞪了一眼道:「這你還不明白嗎?要是邱江再這麼胡搞下去,我怕出更大的亂子。虧了的錢就虧了,就當他練手了。剩下的,一切由你們承擔。」

    聽到此,趙家林頭皮發麻。為了這次拆遷,管委會前前後後花了300多萬元,要是接過來,村民的安置房就都由管委會自行建設。這要是算下來,沒幾千萬絕對不出來。領導一句話,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好……吧。」趙家林硬著頭皮道:「邱省長,管委會現在也沒多少錢,我想讓您給批點……」

    「這我不管,你自己想辦法。」邱遠航直截了當道:「對了,江方集團以後就不存在了,要是將來有人問起來,不要亂說,更不要無端挑事,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趙家林苦不堪言,卻無法表達內心的真實想法。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本來想巴結邱遠航,到最後所有的苦果一切都由他承擔。目前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趕緊調離管委會,把這個爛攤子丟給陸一偉。可是,邱遠航不發話,自己又能怎麼樣呢。

    臨走時,邱遠航叮囑道:「以後要是沒什麼事就別過來找我了。另外,省里已經責成市裡對此次事件進行調查處理,你心裡要有個準備。」

    趙家林心裡一緊,道:「邱省長,這會不會……」

    「放心吧,不會落到你頭上的。」

    聽到這句話,趙家林放鬆了不少。不過他看出邱遠航與從前的態度大不相同,愛理不理的,這是不友好的信號。不要找他,難道決定放棄自己了?哼!要是我倒霉了你也甭打算好過。但回過頭一想,人家是省領導,自己怎麼可能與其對抗呢。

    從邱遠航家裡出來,趙家林習慣性地掏出手機,一看到有十幾個未接來電,有七八個是方晴的,還有梁國棟的。想起梁國棟上午談得那事,難道是成功了?可轉念一想,成功了又怎麼樣,現在的他似乎對陸一偉並不關心,而是迫切想跳離這個是非之地。

    市裡派人調查,調查的結果會怎麼樣呢?無非是兩種結果,要不處理了他,要不處理了陸一偉。可陸一偉自始至終沒有參與,那就極有可能是他了。可邱遠航說不會落到自己頭上,難道是陸一偉?

    他想過了,如果真要調查自己,直接把梁國棟推出去,這個人留在身邊實在不安全。

    趙家林沒有回電話,徑直回了家。

    第二天上班,陸一偉如同往常一樣該幹嘛幹嘛。而趙家林已經知道了昨晚發生的事,氣得直罵梁國棟是蠢豬。可這事又不能報警,只能硬生生地咽在肚子里。

    趙家林正思考著,陸一偉不請自來。他笑呵呵地道:「一偉來了啊,快坐。」

    陸一偉一屁股坐到沙發上,道:「趙書記,你作為長輩領導我敬重你,但你應該有個長輩領導的樣子,和我玩陰的,有失體面啊。」

    趙家林的表情瞬間凝固,黑著臉道:「陸一偉,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自己做下的事不明白嗎?」陸一偉瞪著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趙家林狡辯道。

    陸一偉站起來道:「趙書記,既然你喜歡玩陰的,那我陪著你。不要覺得我陸一偉是軟蛋,這是尊重你,惹急了我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說完,「啪」地丟下一個封信揚長而去。

    趙家林顫抖著手打開信封,只見裡面是自己和方晴的Y亂照片,頓時惱羞成怒,抓起來撕了個粉碎。

    與此同時,邱遠航也接到了方晴和梁國棟的照片,同樣異常震驚,匆忙收起照片打給趙家林:「梁國棟在哪?」

    趙家林不知情,道:「他今天沒上班啊。」

    「哦。」邱遠航意識到自己操之過急了,端著架子道:「沒事了,我就隨便問問。」說完,掛了電話。

    兩天後,一支調查隊伍進駐管委會,就菜家園事件展開全面調查。不僅如此,又延伸到財政審計,讓趙家林有些坐立不安。

    調查組三天後離開管委會,然後就沒音訊了。

    進入臘月,江東市迎來今年冬天第一場大雪,連續下了三天三夜,積雪都沒過了膝蓋,異常恐怖。這應該是西江省有記錄以來的一次最強降雪。

    老天爺發怒,人類還得沉著應對。陸一偉最關心的還是那些可憐的拆遷戶,幾百號人擠在狹小的學生宿舍里艱難過冬。學校雖有暖氣,但如此極端天氣實在罕見,宿舍里如同冰窖似的,根本無法住人,有些老人已經出現凍傷,住進了醫院。

    關於安置這幾百號人,陸一偉頭疼不已。拿出了具體的安置辦法,由管委會出資補貼,讓各家出去租房居住。但老百姓習慣性討便宜,拿到了租房補貼還不肯離開宿舍。在這裡有免費水電暖,何樂而不為呢。

    菜家園拆遷只拆了四分之一,一大半房子還在。該村的村民大部分蓋了三四層,最高的有五六層。如果這批拆遷戶搬回村裡完全能住得開,都是一個村的又是親戚關係。在陸一偉的協調下,一大半村民都自己想辦法解決住所了,還有十來戶賴著不走。實在沒辦法了,他親自登門逐戶做思想工作,才算把最後一批拆遷戶搬離了學校。

    大雪過後沒幾天,一顆重磅炸彈丟到了管委會。趙家林和郭小鵬被秘密帶走,而梁國棟直接被司法機關批捕。這一消息一出,陸一偉都有些不可思議。

    經過四方打聽,下達這一命令的不是別人,而是市委書記林海峰。

    這就奇怪了,林海峰作為邱遠航提拔上來的人,而趙家林也是邱遠航的人,他怎麼會如此對待趙家林呢?這種結果只有一種答案,那就是邱遠航要除掉趙家林。

    至於批捕梁國棟的理由很簡單,舊案重提,不知誰又把上次的強J案挖出來,而且找到當事人進行指證。當事人再次翻供,指責梁國棟確實對她進行了X侵。這一戲劇性的翻轉,又是為何呢?

    陸一偉推測,肯定與那些照片有直接關係。如果不出意外,邱遠航對這支脈上的關係進行徹底清洗。

    陸一偉有些后怕。如果當初寄給邱遠航的照片主角是自己,而不是梁國棟,那後果不堪設想。官場處處是陷阱,稍不留神就是萬劫不復。

    一層關係的瞬間崩塌,絕非偶然而是必然。而決定命運之人,正是利益集團的執行者。一旦盟友失去利用價值或者威脅到自己時,執行者會毫不猶豫壯士斷腕,即便再不舍都要狠心丟棄。趙家林為邱遠航的「高樓大廈」立下汗馬功勞,到最後卻倒在他手裡,這個結果或許打死他都想不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