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8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89字體大小: A+
     

    梁國棟家在谷未區。因為這裡是老城區,依然居住著年代久遠的二層小樓房。以梁國棟的能力完全可以在外面買房,但他不喜歡單元樓的拘束環境,氣都出不上來。在老城區雖然擁擠了點,好歹有個小院,閑暇時可以種花種菜,也是一種享受。

    李二毛先前來過梁國棟家,走到門口透過門縫觀察裡屋。看到梁國棟瀟洒地坐在沙發上,壓著火氣敲了敲門。

    「誰呀!」從裡屋走出一個婦女叫道。

    李二毛壓低聲音道:「我是管委會的,找梁主任辦點事。」

    婦女沒有思考考慮,立馬興高采烈開門。這馬上到年底了,上門的人漸漸多了,她當然歡迎了。

    打開門后,李二毛徑直衝了進去。婦女見此,驚慌道:「喂喂,動不動禮貌啊……喂……」

    李二毛一腳踹開門,走到沙發跟前把還未反應過來的梁國棟提溜起來,凶煞地道:「把東西叫出來!」

    梁國棟瞪大眼睛,使勁掙扎道:「放開!」

    梁國棟那是李二毛的對手,掙扎半天沒反應。婦女見此都嚇傻了,衝上來捶打著李二毛。李二毛一個反腳,一腳把婦女踹到了茶几下面。然後回頭對梁國棟道:「你到底拿不拿?」

    梁國棟硬氣地道:「李二毛,你知道你這麼做的後果嗎?我告訴你……」還不等他說完,李二毛掏出準備好的跳刀直接插到腿上,咬著牙道:「你拿不拿?」

    梁國棟見對方不要命了,連忙求饒道:「你要什麼東西,要錢嗎,你等著,我馬上給你拿。」

    李二毛拔出來又是一刀,瞪著血紅的眼睛道:「我最後問你一次,到底拿不拿?」

    梁國棟疼得直冒冷汗,急忙道:「我拿,我拿!」

    李二毛把刀架在脖子上,陪他到卧室拿到了相機。打開看到陸一偉赤身露體與方晴糾纏在一起,一切都明白了。從相機里取出卡,當著梁國棟的面摔了個稀巴爛,問道:「有沒有備份的?」

    「沒有,絕對沒有!」梁國棟徹底嚇怕了,雙腿的傷口不停地冒血。

    李二毛不放心,進了卧室看到有台電腦,操起椅子砸了個七零八落,從機箱里拔下硬碟走出來道:「梁國棟,你這種小人不得好死。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動什麼歪腦筋,信不信我一刀子捅死你?」

    「不會了,絕對不會了。」好漢不吃眼前虧,八面玲瓏的梁國棟深諳這個道理,要是把李二毛逼急了,指不定能幹出什麼事來。

    「你不是有個在京城上大學的女兒嗎?你再敢和陸主任過不去,老子制定讓你再也見不到她!」說完,憤憤離去。

    梁國棟的妻子都嚇傻了,李二毛走後才緩過神來,立馬拿起電話要報警。梁國棟忍著疼痛上前制止道:「別報警,千萬別報警!」

    「為什麼?都把你傷成這個樣子了還不讓警察把他抓起來?」

    「不不不!」梁國棟心虛地道:「這事我來解決。」

    妻子突然嚎啕大哭起來,道:「梁國棟,要是我女兒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和你沒完。」

    「行了,快送我去醫院。」

    李二毛回到家中,陸一偉和胡志雄還在睡著。他驚魂未定地坐在沙發上,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前方。

    李二毛也不知道從哪來的勇氣,完全沒有考慮後果,就如此衝動地做下此事。他不知道陸一偉醒來後會不會罵他,即便是罵,他也認了。能替陸一偉做點事,假如進去了也值!

    晚上十點多,陸一偉迷迷糊糊醒來。看到陌生的環境,再瞅瞅李二毛疑惑地道:「二毛,我怎麼在你家?」

    李二毛沒有說話,提過去一杯水道:「陸主任,喝點水醒醒酒吧。」

    陸一偉揉著發脹的腦袋,使勁回想著道:「我不是和方晴在東湖大酒店吃飯嘛,怎麼來了這裡,我喝多了?」

    李二毛本不打算告訴他,但這麼大的事他又扛不住,把事情的經過大致講了一遍。

    陸一偉聽后,觸電般地站了起來。看了看身上的衣服,驚詫道:「你說什麼?這是梁國棟設的局?還給我和方晴拍了照?」他第一念頭就是完了,這回徹底栽到趙家林手裡,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李二毛又把拿到照相機的情況說了一遍,陸一偉坐在床上大口喘氣。他的心情如同過山車般經歷了從高峰到低谷的巨大起伏,這也是他從政以來感到最危險的一次。官員們在女人問題上,基本上一搞一個準,不僅丟了官帽,還敗壞名聲。趙家林這招夠狠,要不是李二毛估計這事就成了鐵案了。想要翻身,基本無望。

    另外,他確實大意了。沒想到趙家林會用方晴來陷害自己,這種下三濫手段只有梁國棟能想得出來。他咬著牙使勁捶了一下道:「趙家林,你這樣對我休怪我無情。」

    「你沒傷著吧?」陸一偉關心地問道。

    李二毛搖搖頭道:「我沒事,估計梁國棟傷的夠嗆。」

    陸一偉意識到李二毛的處境,擔心地道:「你怎麼那麼傻呢,要是出了人命我保都保不了你。」

    李二毛淡然一笑道:「陸主任,其實我早就把生死度置之外了,大不了把我抓起來,老子過兩年還是好漢一條!」

    陸一偉拍了拍李二毛的肩膀,動情地道:「二毛,你是條漢子!不怕,要是你有事,我替你擔著,絕不會讓你受任何委屈!」

    過了一會兒,胡志雄也醒了過來,聽聞后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東西呢?」

    李二毛把卡交給陸一偉,道:「我怕梁國棟備份,把他家的電腦也給砸了,把硬碟拿了出來。」

    見李二毛如此心細,陸一偉放心不少。但依然不輕鬆,萬一還有其他備份呢?顧不了那麼多了,找到讀卡器插上,看到電腦里不堪入目的畫面,陸一偉有些后怕。他立馬把卡拔出來用火點燃。

    「不行,必須儘快把梁國棟除掉!」陸一偉惱火地道。

    李二毛自告奮勇道:「陸主任,你要相信我,這件事交給我,我保證他以後不敢和你作對。」

    「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陸一偉心中有了主意,起身道:「我先出去一趟。」

    胡志雄看著桌子上的硬碟,道:「陸主任,你不想看看裡面有什麼嗎?」

    胡志雄的話提醒了他。李二毛三下五除二把電腦拆開,把硬碟安裝上去打開后,只見更加露骨的照片出現在面前。只見梁國棟和方晴各種姿勢拍照,甚至還有床照。更令人驚奇的是,裡面還有趙家林和方晴的照片,內容堪比日本大片。看到道貌岸然的趙家林還有這一面,陸一偉愈發覺得噁心。

    陸一偉考慮了一會兒道:「二毛,你把這幾張照片挑出來,直接給邱省長寄過去。」他本來不想用陰招,但眼下被他們逼的沒辦法了,必須以牙還牙。

    見陸一偉挑得都是梁國棟的照片,胡志雄道:「那趙家林的呢?」

    「先不急,一步一步來。」陸一偉在想象,要是邱遠航看到這一照片會是什麼感受呢。

    與此同時,趙家林正與邱遠航秘密會談著,還不知道梁國棟的事情。

    聽聞郭小鵬被陸一偉免職后,邱遠航並不意外,道:「早就和你說了,不要讓自家親戚攪和在一起,即便沒什麼讓外人看了就以為有什麼。很明顯,陸一偉是針對你的,這小子還是有點魄力的。」

    被邱遠航批評,趙家林羞愧難當,道:「邱省長批評得對,是我目光短淺了。不過話說回來,憑陸一偉的能力與我叫板還不夠格,您說會不會是趙省長在背後撐腰?」

    邱遠航思考了會兒道:「不可能!趙昆生堂堂一省之長,正兒八經的事還忙不過來,那顧得上操這些閑心。你一個小小的處級幹部,趙省長不至於放在眼裡吧?」

    趙家林尷尬一笑道:「那是我想多了。」

    「行了,免了就免了吧。」邱遠航道:「回頭我和海鋒說說給他重新安排個職位。」

    見邱遠航如此態度,趙家林立馬道:「邱省長,難道就眼睜睜地看著那小子如此囂張?」

    邱遠航厭惡地瞟了一眼道:「你是工委書記,在高新區是一把手,連個小毛孩子都鬥不過?實在有些可笑。我的事情多,那顧得上為你們這些芝麻小事操心,就這點事值當著急忙慌跑過來請示?」

    在邱遠航面前,趙家林言行舉止都格外小心翼翼,還不敢過於放肆。他深思半天道:「邱省長,我想離開管委會。」

    「為什麼?」

    趙家林憋了一肚子苦水道:「我在管委會已經八年了,一直原地踏步,止步不前。其實我早就想進步,那怕前進一小步也能看到希望。在一個地方呆久了,一切失去了新鮮感,思想變得懶惰,進取心也不高。過了這個年我就滿50歲了,如果再不前進,估計就沒多少機會了。」

    一個人的政治生命是很短暫的。從20多歲入職,到60歲退休,不過就30多年。除去碌碌無為奮鬥的十多年,真正的黃金期也就10年。如果混得好,30多歲就能主政一方,但這種情況在官場上比較罕見。大多數人還是在40多歲才算步入正軌。好點的,能幹到退休,運氣差的,還不到退休年齡就得騰位子退居二線,這就是血淋淋的現實。



    上一頁    下一頁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