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8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87字體大小: A+
     

    舊事重提,許壽松道:「和你說實話吧,章書記針對的其實不是你,而是郭金柱。」

    陸一偉早料到了,哼笑一聲道:「這真有點搞笑了,章書記那麼大的官,不至於和我慪氣吧?」

    許壽松道:「既然你提出來了,那我就說說吧,其實章書記早就想拿掉郭金柱了。誰都不怨,都怨他自己。老郭這人性子直,說話不分場合,得罪了不少人,要不是原省委譚副書記替他說話,估計一早就動手了。再加上他是黃書記提拔上來的人,章書記對其不怎麼感冒。」

    「矛盾的爆發點還在那次現場會上。組織這麼大的會議,他郭金柱居然不請示章書記而是請示趙省長,犯了官場大忌,徹底把章書記給激怒了。不可否認,那次現場會舉辦的非常成功,但這並不能抹消章書記心中的怒火,會議結束后就把他給調離了。至於你,雖與郭金柱有關聯,但真正的導火索其實源於一篇文章。」

    「什麼?」陸一偉有些不可思議,道:「什麼文章?」

    「你還記得你在《西江日報》上曾經發表過一篇關於企業改制的文章嗎?」

    「記得啊。」陸一偉對此事有印象,當初為了救張志遠,不得已劍走偏鋒使出該辦法。

    「那就對了。」許壽松道:「我記得你當時在文章中高調贊成企業改制,且以你們當地一家企業為例,大談特談企業改制的好處。其實這也沒什麼,關鍵是你在文中提了這麼一句,說西江省羸弱,應該以大力推動工業化發展,經濟壯大了再回頭搞城鎮化也不遲。這話你說過嗎?」

    這篇文章雖出自於他手,但該文章被柳文川修改過,具體細節真想不起來了。道:「這有什麼啊,我覺得這話也沒什麼不妥啊。」

    「是沒什麼。」許壽松道:「但在章書記眼裡這是立場問題。要知道,章書記一直提倡走城鎮化路子,而你卻迎合了黃書記口味。有一次開會時,黃書記拿著你的新聞稿在大會上提出表揚,讓章書記很難堪。所以,他記住了你的名字。恰好在黑山縣相遇了,這事自然也就提了起來。」

    陸一偉大呼震驚,沒想到堂堂省委書記居然如此小雞肚腸。

    許壽松接著道:「你肯定覺得沒什麼,但這是政治態度,一旦上綱上線,勢必會刺激到敏感神經。你也看到了,章書記近期對各地市區的一二把手進行大調整,為的是什麼,你應該很清楚。」

    陸一偉又問道:「那怎麼最後又不了了之了?」

    許壽松道:「這個……我也不太清楚,章書記親自打招呼過問的。不過我後來聽說,廣東的省委書記給章書記打招呼了。」

    「廣東?這怎麼可能?」陸一偉難以置信,道:「我這麼小的角色還能驚動那麼大的領導?」

    「具體的我也不知情,反正事情都過去了,沒必要再提了。」許壽松回到正題上,道:「一偉,許磊這次去日本是不是與那位姑娘見面了?」

    「嗯。」陸一偉點了點頭。

    「唉!」許壽松長嘆一口氣道:「隨後你和許磊說說,我和他媽不攔他了,如果真要喜歡就隨他吧。」

    一家人聊了一會兒,道別回家。

    齊揚區某高檔小區內,梁國棟累得像狗似的氣喘吁吁地躺在那裡抽煙,而方晴洗完澡裹著浴巾坐在沙發上笑眯眯地道:「老梁啊,你這能力不行了啊,都快趕上老邱了。這男人年紀大了果然就不中用了,呵呵。」

    梁國棟滿腦子都是事,那有心事開玩笑。把煙狠狠掐滅道:「方晴,我可能要倒霉了。」

    方晴抬起頭疑惑地道:「怎麼了?你那檔子破事還沒解決完?」

    「不是那事,而是菜家園的事。」梁國棟道:「陸一偉今天上午把小鵬給免了,一點都沒給趙書記留面子,看來是有針對性的。你想啊,小鵬出事了,我還會遠嗎?」

    「嗨!我還以為什麼事呢。」方晴輕鬆地道:「這還不簡單,隨後我和老邱說說,屁事沒有。再說了,你要是出了事趙家林能跑得了?他肯定會保護你的。」

    「不不不!」梁國棟連忙擺手道:「絕對沒有那麼簡單。陸一偉倒好說,我就怕趙書記到時候把我給賣了。」

    「他會賣你?開玩笑吧。」方晴哼笑一聲道:「給他幾個膽子都不敢。」

    梁國棟一臉嚴肅道:「官場上只有絕對的利益,沒有絕對的朋友。這次的事整的動靜太大,我怕趙家林都擔待不起。出了事他肯定先自保,那我的處境就很危險了。」

    「活該!」方晴罵道:「這都不是你的鬼點子?昨晚老邱還在家裡訓斥他兒子,你看這事鬧得。我就搞不懂了,我都在菜家園拿了那麼多地了,你們還要讓邱江進來,這不沒事找事嘛。高新區地盤那麼大,隨便劃出一塊讓他開發那有這種事,非要搞什麼拆遷,這下好了,把老邱也給套進去了。」

    「都啥時候了就別再提了。」梁國棟腸子都悔青了,道:「我那知道邱江膽子那麼大,把人騙到了海南,直接用鏟車把人家房子推了。好在那部分人的協議都簽了,可剩下的村民鬧個不停,都快守不住攤子了。」

    方晴道:「這兩天老邱因為此事也頭痛,好在章書記力保他,把這事給壓下來了。你也別太擔心,老邱都交給林海峰了,這兩天就下去解決此事了。」

    「那陸一偉那邊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梁國棟擔心地道:「我總覺得他會拿我開刀。」

    「你就這麼怕他?」

    「倒不是怕他,關鍵是他身後有沈廣明。」梁國棟道:「陸一偉突然發力,絕不是偶然的。以沈廣明的能耐還不敢還邱省長叫板,所以我推測是趙省長。如果是真的,那我必死無疑。」

    「哦。」方晴大致明白了,道:「行吧,晚上我和老邱說說,實在不行就把陸一偉調離,這簡單。」

    梁國棟突然抓著方晴的手道:「方晴,現在不是說調離陸一偉就能解決了,而應該除掉他,要不然後患無窮。這小子能耐大著了,不敢小看他。」

    「除掉他?有這個必要嗎?」

    「當然有了,而且趙家林也同意了。」

    方晴有些惋惜地道:「太可惜了,你們看吧。倒是留著他將來是個麻煩,要不然我那個項目很難推進。」

    見方晴同意了,梁國棟苦著臉道:「晴兒,我倒是有個絕好的辦法,不過需要你來幫忙。」

    「還有我的事?」

    「對啊,沒有你辦不成!」梁國棟道:「我問你,你是不是喜歡陸一偉?」

    方晴回想起陸一偉的模樣,不知廉恥地點點頭道:「他是我學長,大學時候就是我的夢中情人。」

    「這就好辦。」梁國棟道:「既然你喜歡他,何不將計就計毀掉他。你這樣……」

    聽完梁國棟的計策,方晴蹭地站起來,浴巾脫落,身子裸露在外。連忙擺手道:「這不行,太歹毒了。你這人能不能陽光一點,盡想著這些歪門邪道。要是這樣,你把陸一偉的前途就毀了。另外,要是讓老邱知道了,這還不活吃了你我。」

    梁國棟要得就是這效果,把陸一偉的前途毀了,然後激怒邱遠航,簡直是兩全其美的辦法。央求道:「晴兒,我但凡有點辦法就不會出此下策了。而且又不會讓你真做,只用擺擺樣子留個證據就行。」

    「不行,不行!」方晴拒絕道:「這種事我還真做不出來。你真打算怎麼做,去歌廳隨便找個小姐照樣能行。」

    「要是能行我就不求你了。」梁國棟道:「陸一偉這人脾氣怪,居然不近女色。讓他與陌生女人上床,你覺得能行嗎?」

    「那我就成嗎?」

    「當然成啊。你好歹和他是校友,約出來吃頓飯應該沒問題。」梁國棟眼珠子一轉,道:「要不這樣,只要你把他約出來,然後把他酒里放點東西,剩下的事就不用你管了,我來操作。」

    方晴想了想,道:「不行,不行,我真做不出來,你找其他人吧。」

    梁國棟立馬聲淚俱下,拉著方晴的手哀求道:「晴兒,難道你就眼睜睜地看著我被人欺凌嗎,如果我要是真倒了,以後怎麼娶你啊。你放心,只要你答應,我立馬回去就離婚。等我們賺夠了錢就遠走高飛,求你了……」

    方晴這種女人也算是極品了,在三個男人之間左右徘徊,而且混得風生水起。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活法,這就是她的生活。

    方晴被梁國棟哭得心軟了。心煩意亂地坐在沙發上道:「國棟,你敢保證就一定成功嗎?如果成功了你打算怎麼做?」

    「這你不用管,剩下的事我自有辦法。」

    方晴陷入深思之中,而梁國棟依然哀求著,最後一狠心咬牙道:「好吧,我可說好了啊,事情點到為止,只要陸一偉離開管委會就行,你不能傷害他。」

    「嗯,嗯。」梁國棟連忙點頭道:「好,我依你,絕不會傷害他。」

    「唉!」方晴嘆氣道:「你們這些人啊,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真是不擇手段,什麼下三濫手段都能想出來。」

    「嘿嘿。」梁國棟道:「這不是逼的沒辦法了嘛。」說完,直接將方晴壓到身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