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8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85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站在窗戶前,凝神望著窗外的蕭瑟的風景。

    再過幾天就進入了臘月了,意味著一年又要結束了。在感嘆歲月流逝時,他更關心菜家園的村民如何過年。

    事情處理了一半,上面的態度不明朗,負責這次拆遷的江方集團始終不露面,這件事似乎要無限期擱置。

    自從與林海峰鬧掰以後,陸一偉突然意識到自己不能再讓別人牽著鼻子走了。以前的他,習慣性聽話,堅定不移執行領導的指示。而菜家園事件暴露出來的問題讓他心寒,誰真正關心過弱勢群體,都是為了各自利益瘋狂角逐,出了問題都紛紛避讓,想盡辦法捂蓋子。事關上千人的利益,難道就眼睜睜地讓他們胡作胡為嗎?

    他不能。特別是知道趙家林從城投公司支走補償給拆遷戶的3萬元時,憤怒到了極點。他倒是不在乎這點錢,讓他想不通的是,本來應該由江方集團承擔的責任為什麼轉嫁到管委會身上?

    決定拿掉郭小鵬的剎那,他已經把身上捆綁的利益都拋之腦後了。與其依附在旁人腳下苟延殘喘地活著,還不如站出來轟轟烈烈大幹一番。

    做這個決定前,陸一偉並沒有找張志遠商量,不想給他出難題,而是找到了高謙庸。高謙庸是性情中人,與陸一偉有個共同點,最看不慣欺負弱者的人。趙家林做下的事昭然若揭,他毫不猶豫堅決支持。

    隨後陸一偉又找到嚴餘暉。嚴餘暉聽聞后異常激動,他早就想動手了,可遲遲找不到合適機會,現在機會來了怎麼能錯過。他拍著胸口保證,決定配合陸一偉表演這場大戲。與此同時,他私底下活動做通其他班子成員的工作,準備集體發難。

    從班子會的效果看,非常成功。拿掉郭小鵬只不過是第一步,接下來就是對其進行徹查,直到查出問題為止。

    與趙家林徹底撕裂,如同喚醒了陸一偉的男人血性,決定放開手腳與其正面對抗。至於後果,他沒有多想。

    嚴餘暉敲開了門,看到陸一偉臉色冷峻,悄悄地關上門走到跟前小聲道:「陸主任,下一步怎麼辦,我聽你安排。」

    陸一偉轉過身坐到辦公桌道:「你覺得該怎麼辦?」

    嚴餘暉眼珠子一轉,道:「已經到了這個時候,絕不能心慈手軟,要做就得做絕。如果不出意外,趙家林很快就會搬救兵,往你身上施壓。在這個空檔里,出擊是最好的防守。要是把郭小鵬放走了,到時候一切都來不及了。」

    陸一偉沒有說話,抽著煙快速思考著。

    嚴餘暉接著道:「陸主任,剩下的事完全不用你管,只要你點頭同意,一切由我來操作。」

    嚴餘暉的手段陸一偉領教過,也是一些下三濫手段,登不上大雅之堂。不過他有句話說得對,出擊是最好的防守。以趙家林的性格,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何況是拿掉他小舅子,對方會出什麼奇招尚不明朗。

    陸一偉掐滅煙頭道:「說說你的想法。」

    嚴餘暉從兜里掏出一封信放在桌子上,道:「陸主任,這裡面詳細記錄著趙家林、梁國棟和郭小鵬這些年辦下的齷齪事,而且每件事都有證可查。只要你同意,我立馬給省委省府及紀委呈上去。省紀委書記陳國良那邊我已經和他秘書取得聯繫,保證會放到陳書記辦公桌上。」

    陸一偉大致瀏覽了一遍,丟給嚴餘暉道:「我什麼也不知道。」

    聽到這個態度,嚴餘暉臉上流露出一絲詭譎微笑道:「對,我從來沒和你請示過。」

    剛說完,趙家林帶著怒氣推門進來了。嚴餘暉的笑容凝固在臉上,驚恐萬分,心臟劇烈跳動,提心弔膽地擔心著桌子上的那封信。要是被他看到了,這下可完了。

    陸一偉倒穩如泰山,隨手將報紙合上,剛好把信夾在中間,抬著頭冷冷地看著趙家林。

    「你在這裡做什麼?先出去,我和一偉有話說。」趙家林不懷好氣地道。在他眼裡,嚴餘暉始終是眼中釘肉中刺,最大的失誤就是沒把徹底根除,留在身邊後患無窮。

    嚴餘暉假裝聽不見,笑盈盈對陸一偉道:「陸主任,那我先出去了。」說完,瞟了一眼趙家林,挺胸昂頭走了出去。

    趙家林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道:「一偉啊,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有意見可以當面和我提嘛,你突然給我這麼一下子,你讓我今後在管委會如何立足?小鵬再有不是,你和我商量,我保准同意你的處理意見,何必在大會上興師動眾呢。」

    陸一偉靠在椅子上,雙手交叉著拇指來迴旋轉,道:「趙書記,我一直很敬重你,從來沒想到要怎麼樣。但是,管委會的每項決定你徵求過我的意見嗎?按照職責分工,你管黨務,我抓經濟,但每筆錢的去向似乎我並不知情。城投公司這些年累積收入3000萬元,而支出3.2個億,光今年就支出8000多萬,我想問錢都去哪了?郭小鵬只能走不能留,我這也是保護他,請你理解我的良苦用心。」

    趙家林哼笑了一聲道:「陸一偉,你在調查我?」

    陸一偉臨危不懼道:「如果你這麼認為我也沒話說。」

    「好!」趙家林扶著沙發緩慢地坐起來道:「既然如此,那咱們就走著瞧!」說完,甩袖離去。

    陸一偉冷笑一聲,翻開報紙將舉報信揣進了兜里。

    快到下班時,許磊打來電話。

    「喂,哥,今天中午我爸媽想請咱家人吃頓飯,我已經給爸媽打過電話了,他們同意了,你的意見呢?」許磊滿懷期待地道。

    自從與許磊相認后,陸家人很長時間沉浸在喜悅當中。尤其是老兩口,整天合不攏嘴,喜笑顏開,失而復得的幸福難以言表。相認雖相認了,但許家那邊是獨子,如果許磊離開了就剩下孤苦伶仃的老兩口了,那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在陸一偉的建議下,許磊不必改名,依然叫許磊,而且繼續生活在許家,只要平時多走動即可。陸家的寬容讓許壽松很是感激。

    陸一偉沒有絲毫考慮道:「行,你們安排吧,到時候我過去。」

    「好嘞!」許磊高興地道:「那我到時候過去接你。」

    「不用了,我有車,玲玲你聯繫了沒?」

    「還沒呢,我待會給她打電話。」

    「好的。」

    掛掉電話,陸一偉打給范春芳,道:「春芳,許磊讓咱們中午過去吃飯,待會下班后我過去接你。」

    「我不去!」范春芳立馬道:「你們去吧。」

    陸一偉笑著道:「都攀上親了,你心中的疙瘩還解不開?許磊現在可是你弟弟啊。」

    范春芳紅著臉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范春芳得知兩人的關係后,好幾天都回不過神。太離奇了,天底下那有這麼巧的事,自己居然在兄弟倆之間徘徊,想想都覺得臉紅。世上就有這麼巧的事,如果陸一偉不與范春芳結婚,或許這輩子都不可能與許磊相識,那尋親之路慢慢兮,這份親情就永遠重見天日。

    「好啦!」陸一偉道:「待會我去接你,先就這樣。」

    掛掉電話,陸一偉百無聊賴地翻看著報紙,越想越不對勁,又從口袋裡掏出那份舉報信認認真真閱讀了一遍,他立馬拿起電話打給嚴餘暉:「舉報信的事暫時先放下。」

    「為什麼?」嚴餘暉以為趙家林和他說了什麼,選擇了妥協,急切地道:「陸主任,這可是絕佳機會啊。」

    「別廢話,讓你放下就放下,我自有辦法。」說完,撂了電話把舉報信撕了個粉碎丟掉紙簍里。

    趙家林是何等聰明之人,剛才進門時看到嚴餘暉鬼鬼祟祟的樣子,也絕對看到了桌子上的舉報信,如果現在送上去,不出意外會落到他手裡。

    陸一偉光明磊落,從來不喜歡玩陰謀,這種伎倆登不上大雅之堂,即便把對方搞倒了,贏得也不光彩。要玩就玩陽謀,既要讓他知道是自己乾的,又輸得心服口服。

    何為陽謀?相對於陰謀來說是一種更高級的手段。陰謀往往是暗地裡設計從背後捅刀子,給對方來個措手不及,是官場最常用的手段。背地裡挑撥離間說壞話,玩各種小聰明設計陷害,無非都是些下三濫手段,但成功率的比例相當高。一旦得逞,基本上無回擊之力,眼睜睜地看著對方得意奸笑。然而,此辦法有很大的弊端,一旦被人識破,全盤皆輸,甚至對方會瘋狂反擊,置於你死地。

    而陽謀高明多了,講究的是策略,玩得是誰的腦子反應快,說白了就是挖好陷阱等著你往下跳。對方明明知道你要搞他,但無計可施。此法無懈可擊,滴水不漏,甚至會事半功倍。好比曹操攻打荊州,直接寫信告訴你我要打你,絲毫不掩飾,迫使劉表不戰而降。假如曹操出兵偷襲,不見得會有此效果。

    說得再直白一點,陰謀就是打牌作弊,陽謀就是掀翻牌桌。

    很顯然,陸一偉不擅長陰謀。縱觀他一路傳奇,很少使用鬼魅伎倆,這與他的性格和成長環境有關。他要光明正大地與趙家林對著干,更巧妙地借他人之手除掉他。而這個「他人」就是邱遠航。



    上一頁    下一頁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