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8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84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的這一舉動讓趙家林倍感震驚。回到辦公室,他叉著腰氣得在地上踱來踱去,一邊快速思考著對策。

    陸一偉突然性情大變,從一隻聽話的乖乖虎一下子變成天地不懼的猛虎,這是個不好的兆頭。趙家林推測,他之所以敢如此干,背後一定有人撐腰。那到底是誰呢?

    他很快想到了張志遠,不過又很快否決。以張志遠的能耐還不足以與其抗衡,即便是沈廣明,借他幾個膽子敢與邱遠航叫板。難道是省長趙昆生?如果真是如此,那自己未來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

    梁國棟怯怯地推門進來,生怕撞在趙家林氣頭上。他已經意識到危險的來臨,不久的將來,陸一偉一定會把矛頭對準自己。想到此,他已是魂飛魄散。結結巴巴道:「趙書記,今天陸一偉是不是吃槍葯了,膽敢與你叫囂,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讓你下不來台。」

    「媽了個巴子的!」趙家林奮力一拍窗台上的臘梅花,應聲倒地,摔了個七零八落。咬著牙道:「一個毛都未長全的小屁孩竟敢在老子頭上動土,還反了他了。別以為我拿你沒辦法,非要讓你嘗嘗老子的手段!」

    梁國棟要得就是這句話,湊上前小聲地道:「趙書記,我感覺陸一偉已經在著手調查你我了,而郭小鵬就是個突破口,這個人不可小覷啊。」

    趙家林身子一顫,瞪著血紅的眼道:「他敢調查我?儘管來啊,老子不怕他。」

    見趙家林還在氣頭上,梁國棟將其扶到沙發上,倒了杯水安慰道:「趙書記,我覺得把小鵬從城投公司撤出來不見得是壞事,雖然下來的不光彩。但你想想,小鵬在城投七八年了,即便是沒有問題也早該調整他的位置了。本身就是敏感的部門,我們現在要做的有兩件事,第一件讓小鵬儘快把以前的所有資料銷毀,第二件趕緊給小鵬找個落腳地,絕不能留在高新區,落到陸一偉手裡遲早要出問題。」

    梁國棟的話提醒了趙家林,深思片刻道:「你覺得讓小鵬去哪?」

    梁國棟壓低聲音道:「我有兩個方案,要不讓小鵬去邱省長身邊,有他庇護著我想沒人敢動他。要不讓小鵬儘快出國,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開什麼玩笑!」趙家林道:「你以為我真怕了他陸一偉?不過是個小螞蚱而已,你讓他查,他敢查到邱省長那裡嗎,給他幾個膽子!小鵬哪兒都不去,就留在管委會,不僅如此,我還要提拔他,我倒要看看他敢怎麼地。」

    梁國棟知道趙家林說的是氣話,慌張地道:「趙書記,都啥時候了,咱可不能意氣用事。你真以為是陸一偉在查我們嗎?如果你這樣想就大錯特錯了。要是趙省長盯上了你,即便到了邱省長那裡他也不敢明目張胆地反對,到最後只會丟卒保車,而你我正是卒子啊。」

    趙家林心煩意亂,一點思路都沒有。道:「你也這麼認為?」

    「我看是。」梁國棟分析道:「你想啊,陸一偉突然一下子強硬起來,誰給的他膽子?沈廣明還沒有這個能耐和邱省長叫板,那隻剩下趙省長了。如果真是如此,對付我們才是小螞蚱,不費吹灰之力。」

    梁國棟這麼一分析,趙家林緊張起來,道:「看來小鵬確實不能在管委會待著了,但出國不行,如果真出去了,別人還真以為我們有事。你容我想想……」

    梁國棟又道:「趙書記,既然陸一偉已經動手了,那我們也不能袖手旁觀,我們要趕在他之前先把他拿下。」

    趙家林正有此意,道:「你有什麼好辦法嗎?」

    梁國棟道:「據我掌握的情況,陸一偉似乎沒什麼愛好。他從來不收禮,也不近女色,為人還是比較正派的。據說以前開著一座煤礦,上次調查他的時候已經出手了。我還聽說他和丁昌華的情婦糾纏過一段時間,最後差點都結婚了,這小子骨子裡還是風流的。既然我們抓不住任何把柄,但我們可以做局啊。」

    「嗯?」趙家林道:「怎麼個做局法?」

    梁國棟來了興緻,坑害人是他的擅長,道:「據說了解,方晴似乎對陸一偉有點興趣,還私自給他打電話,要不我們將計就計,用方晴當誘餌,直接給他作死。到時候我看他還敢不敢囂張!」

    聽到方晴對陸一偉有興趣,趙家林心中的怒火蹭蹭上躥。本來是自己心愛的女人,為了陞官拱手讓給了邱遠航,現在又要犧牲色相來勾搭陸一偉,簡直是種羞辱。憤怒地道:「梁國棟,虧你想得出這鬼點子,這要是讓邱省長知道了還不活剝了你?」

    「你知我知她知,只要不說誰還會知道呢?」梁國棟轉念一想,冒出個狠毒的詭計道:「我覺得邱省長知道了未免不好,你想啊,要是邱省長知道陸一偉睡了他的女人,那後果……」

    趙家林看著一臉奸詐的梁國棟,道:「國棟,你小子的心思盡用在這上面了。」仔細一想,確實是個好辦法。反正方晴已經不屬於自己了,利用她除掉陸一偉未嘗不可。又道:「那你打算怎麼實施?」

    梁國棟道:「他陸一偉不是不近女色嘛,這好辦。到時候讓方晴把他約出來,酒裡面放點東西讓他酒興大發,在床上時拍點照片……」

    趙家林沉默了,這個辦法雖齷齪,但不外乎是個很好的計策。

    見趙家林在思考,梁國棟火上澆油道:「趙書記,都到了火燒眉毛的時候了,如果我們再心慈手軟,陸一偉可就真要翻天了。」

    趙家林一咬牙跺腳道:「好吧,這事你來操作。」

    「好,我待會就和方晴聯繫。」

    「行了,你先去吧,讓我安靜一會。」趙家林不耐煩地道。

    梁國棟走後,趙家林苦苦冥思著,越想越不對勁,拿起電話打給了邱遠航。

    接通電話后,趙家林立馬換了副嘴臉,滿臉堆著笑容,身子微微前傾,好像邱遠航就在身邊似的,恭敬地道:「邱省長,您現在說話方便嗎?」

    邱遠航正在開會,偏著頭嗯了一聲。

    「我想見見您,有話和您說。」

    「晚上吧,就這樣,開會了。」說完,掛了電話。

    趙家林緩慢地把手機放到桌子上,腦子依然在快速運轉。他有種假設,如果真是趙昆生盯上了自己,即便把陸一偉除掉又能怎麼樣呢,到頭來還不一樣嗎。不行,在除掉陸一偉的同時,他得儘快考慮後路,最好的辦法就是調離高新區。與其被人查到什麼問題,還不如體體面面離開。想到此,他心中有了主意。

    猛然間,他似乎意識到最危險的敵人不是陸一偉,而是梁國棟。這個人詭計多端,八面玲瓏,掌握著自己很多秘密,說不定那天就背叛自己投靠陸一偉了。不行,必須先把他除掉!

    趙家林如此想,梁國棟早就料到了。他了解趙家林的脾性,如果出了問題,必定會拿自己當墊腳石,想的美!

    既然上面已經開始調查趙家林了,那自己肯定跑不了。必須想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來個金蟬脫殼,最好的辦法是聯合陸一偉除掉他,到時候還能落個檢舉有功。他的想法很簡單,倒不求能升官發財,現在只要能保住命就行了。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梁國棟才是真正高手。左右逢源,八面玲瓏,站在中間靜觀其變,只要風向不對立馬掉頭,絕不會冒著風險彎道超車,既想在趙家林面前邀功,又想在陸一偉面前表現,但不要忘了,誰都不是傻子,這種人的結局往往會很慘。

    梁國棟在緊鑼密鼓思考著,該如何讓陸一偉接納自己呢,突然想到了他老婆。他老婆正好與范春芳在一個單位,如果能讓范春芳說句話,套套近乎,或許這事就成了。對,就這麼做!

    在與陸一偉套近乎的同時,也得實施另一個方案。萬一陸一偉不接納他,就必須毀掉他。想著,拿起手機打給方晴。

    「哎呦,梁老闆,你可好久沒給我打電話了,是不是想我了啊。」方晴聲音發嗲地道。

    「小點聲!」梁國棟趕緊捂緊手機左右看看道:「你就不怕外人聽見?」

    「怕什麼!你做下的事還怕別人知道?哈哈。」

    「我的姑奶奶,求你小點聲好不好。」梁國棟心虛地道:「我在上班呢。」

    方晴慵懶地躺在沙發上,道:「你可有日子沒來我這了,是不是被趙家林嚇破膽了?」

    梁國棟起身走到裡屋關上門道:「我的姑奶奶,我可喂不飽你啊。」

    方晴撩著頭髮不知廉恥地道:「邱遠航那玩意兒起不來,趙家林時間短,壓根找不到感覺,只有你還能滿足我,快點來,我等你!」

    被方晴這麼一撩撥,梁國棟身子有些發軟,道:「這樣吧,我中午吃過飯去找你。另外,我還有事找你商量。」

    「行,我等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