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8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80字體大小: A+
     

    「陸主任,村民代表選出來了,此刻在會議室候著。」

    陸一偉用手擺弄了下頭髮,沉住氣站了起來。不知是過於勞累還是血壓有些高,站起來的瞬間天旋地轉,要不是任建剛扶著,差點就倒在地上了。

    「陸主任,您這是怎麼了?」任建剛心切地道。

    陸一偉站著緩了緩神,擺擺手道:「我沒事,咱們走。」

    進了會議室,村民代表個個情緒激動,恨不得把陸一偉一口給吃咯。還不等坐下,代表們就圍了上來,指著道:「陸主任,還我們房子,如果政府不管我們就向省里反應,省里不管我們就直接上中央……」

    不管代表們如此指責,陸一偉耐心地聽著。旁邊的任建剛看不下去了,大聲一喝:「有沒有點規矩?人家陸主任剛下飛機就趕過來,這不給大家解決問題來了嗎,吵吵什麼,都給我坐下!」

    任建剛的話還是管用,代表們紛紛閉上了嘴,一臉憤怒坐下來吧嗒吧嗒地抽著煙。

    陸一偉掏出手機打給李二毛:「你去買兩條煙上來。」掛掉電話,掃射一周,在一位年紀較大的男子停留下來。笑著道:「你叫李明,對嗎?」

    李明慌忙抬起頭道:「我是,陸主任認識我?」

    陸一偉道:「上次你們到市政府上訪,咱們不在一起座談過嘛,我記得你。」

    李明臉上的愁雲漸漸淡去,進而又集聚到一起,恐慌地道:「陸主任,我知道你是好官,你可得給我們老百姓做主啊。」

    陸一偉點點頭道:「各位村民兄弟,我今天就是給大家解決問題來了。大家不要慌,更不要激動,對於大家的訴求我一定會堅定不移地解決。我是農民的兒子,我的心始終牽挂著大家,也會堅決地站在你們這邊為大家爭取更多的利益。」

    此話一出,如同一根定心針,讓村民們看到了希望。李明激動地道:「我就知道陸主任不會坐視不管,狗日的開發商和席剛做事太損了,把我們騙到這鬼地方直接把家裡給推了,現在家裡回不去,也不知道家裡的情況,我們心急如焚啊。」

    「是啊,陸主任,你可得替我們做主啊……」代表們七嘴八舌道。

    這時,李二毛拿著兩條煙上來了,陸一偉揚了揚頭示意發下去。與村民們能否打成一片,煙絕對是交流的最好工具。一根煙可以迅速拉近關係,讓提心弔膽的村民放下警惕性。

    煙發下去后,陸一偉道:「在聽取大家意見以前我先解釋一下我們區里的發展思路。對菜家園村進行整體搬遷改造,是形勢所趨,歷史所迫。大家手裡一分地都沒有了,那靠什麼生活生存?相信大家也在發愁這個事,我同樣在思考。」

    「菜家園僅靠齊揚區工業園區,不可避免要進行拆遷征地。現在有開發商到此開發,這是好事。如果將來這裡建成了醫院、學校、超市等公益性項目工程,我們和住在城裡有何區別呢。而現在,我們看個病都要做半個小時的車到市裡,子女的上學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假如我們有了這些還發愁這些事嗎?」

    「搬到馬頭鎮,我覺得挺好。因為過兩年高新區重點發展的就是馬頭鎮,將來會有幾十個企業在該鎮落地,到時候大家還發愁掙錢嗎,就地就可以就業。在這裡我給大家承諾,如果兩年後兌現不了諾言,儘管找我,我給你們錢養活你們。」

    「誠然,開發商的手段確實不妥,市裡和管委會高度重視,已經責成專人就此事展開全面調查,一定會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就在剛才,我已經將席剛的村委主任免了,暫由任建剛代理村委主任。接下來凡是涉及該事件的,只要查到誰就處理誰,決不手軟。」

    陸一偉緩了口氣繼續道:「事情既然這樣了,想要恢復原貌是不可能了。所以,大家不必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大家要做的,就是爭取更多的利益,把損失降到最低。下面大家一個一個說,重複的問題就不要再提了,給其他人節省時間。」

    說出這番話,陸一偉自己都覺得噁心。菜家園整體搬遷明明是某些人的私利所趨,而他把上升到大局高度誆騙老百姓。但為了大局,他不得不這麼說,一切先以穩定為主。

    陸一偉語氣平緩,又沒有架子,很容易讓群眾接受。村民們的情緒相對穩定了些,李明率先發言,道:「陸主任,我知道管委會是為了村裡好,但這樣做實在不地道。我家是去年剛剛蓋起的新房子,三樓還正在裝修,還等著明年給我兒娶媳婦用,這下好了,說沒就沒了。我至少投資了10萬元,開發商才給我補5萬,那剩下的5萬我找誰說理去,難道就眼睜睜地被他們坑了?」

    李明剛說完,任建剛站出來道:「李明叔,你也別太狠,差不多就行了。你家房子裝修是我小舅子乾的,攏共才花了3萬元不到,怎麼一下子就漲到10萬了?在陸主任面前咱實話實說,你說了假話怎麼讓陸主任解決?」

    李明見被戳穿了,臉紅脖子粗,梗著脖子道:「3萬元那僅僅是工錢,那材料呢,還有電器傢具呢,這都不是錢?」

    陸一偉打斷道:「行了,你的情況我知道了,下一個人說。」

    旁邊的男子道:「陸主任,我家的情況和李明家差不多,但我家裡存放著6萬元的現金,也是給我兒子娶媳婦用的。現在房子沒了,難道這錢我也拿不回嗎?」

    陸一偉快速在筆記本上記錄著,然後指著下一個人道:「你來說。」

    婦女還沒開口就拍著桌子哭天喊地起來,淚眼汪汪,泣不成聲。任建剛上前要阻止,陸一偉按了下來,一直等到她哭夠了,才嚶嚶地道:「陸主任,我家的房子可是借錢修的啊,至今還欠著七八萬的債務。現在房子沒了,讓我怎麼還?還有,家裡還存放著我老娘的棺材板,我老娘指不定那天就走了,這可怎麼辦?還有我喂得一窩豬,馬上就要出欄了,還指望著過年前賣兩個好錢,嗚嗚……」

    任建剛忍不住了,道:「李秀蘭,讓你提意見,怎麼把棺材板也提出來了,那才值幾個錢,挑重點的。下一個!」

    一位老伯顫巍巍站了起來,陸一偉連忙道:「老伯,別起來,就坐著說。」

    老伯坐下后道:「陸主任,我家裡窮,房子也不值錢,建國后修建的,推了就推了,但家裡還藏著一套黃梨木傢具,前兩年有人出10萬要收走,我都捨不得賣,現在徹底沒了。錢是身外之物,他們可以不賠我,但家裡還珍藏著我老伴的遺物。我老伴走了三十多年了,留下唯一的物件就是照片,我不能沒有她,我希望能讓我回去取回來。」

    陸一偉聽后心裡有些難受。村民們提得都是現實問題,不管是否真假。在開發商眼中,都是些破爛物件,可在老百姓眼中卻是寶貝疙瘩。如果逐戶單一解決,肯定不可能滿足每家的心愿。但不解開他們心中的疙瘩,這事就無法平息。

    等到村民們逐一講完,陸一偉道:「大家的情況我都知道了,我很心痛,也很難受。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我家裡被推了,和大家的心情一樣。但每家的情況不同,要想一對一解決不太現實,但我會和開發商進行談判,為大家適當提高補償比例。如果他們不同意,我第一個不答應!」

    陸一偉的話得到村民們的眼神肯定,都看到了希望。長期以來的小農意識在農村根深蒂固,各自守著一畝三分地,只要滿足了自我意願其他的都不考慮。所以,農村工作相當難做。陸一偉倒是在基層幹了多少年,處理起問題來照樣手無舉措。

    村民們的情緒稍微穩定后,陸一偉又道:「現在我請大家幫我一個忙,都回各自的房間耐心等著,有最新消息我讓建剛通知大家,好吧?」

    剛走出會議室,陸一偉就接到胡志雄的電話。胡志雄在電話里急促地道:「陸主任,有位老太太怕是不行了,你看怎麼辦?」

    「嚴重嗎?」陸一偉已經預感到類似事件會發生,冷靜地道。

    「嗯。」胡志雄道:「醫生都下了病危通知書了,要求家屬趕緊安排後事。」

    「家屬什麼意見?」

    「按照當地的習俗入土為安,所以他們不希望火化,而是運回村裡厚葬。」

    「好!」陸一偉當機立斷道:「你立馬租輛車,不管花多大代價都要把人給我弄回去,所有的一切開支由管委會出。」

    「好,我馬上去。」

    「等等!」陸一偉又道:「這事你不用管了,我讓二毛處理吧。你不能走,還得留下來和我處理眼前的事。」

    怕什麼來什麼,現在出了人命,這件事越來越棘手了。要是不儘快平息,很有可能會出更大的亂子,兩天內必須拿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