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7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79字體大小: A+
     

    任建剛走後,陸一偉把江方集團負責此次事件的負責人叫過來。

    一個男子弔兒郎當走了進來,一臉奸笑道:「陸主任,您找我?」

    陸一偉懶得和他客套,直截了當道:「你叫什麼?在江方集團是什麼職務?」

    「您叫我小王就行了,我是集團的副總。」

    「好。」陸一偉問道:「你們為什麼這麼做?考慮過後果嗎?」

    小王滿不在乎道:「陸主任,公司派我來是簽訂協議的,其餘的事你問我也白問,我並沒有參與,一概不知。」

    「那好。」陸一偉知道問不出什麼,道:「你的補償方案呢,能拿給我看看嗎?」

    「還用什麼方案,就是上面定的政策,一比一置換,每戶每平米補償1000元,這不又增加了五萬元,對他們夠可以了,這要是在其他地方根本沒這個價。」

    陸一偉冷笑道:「這就是你們的手段?」

    小王仗著背後有兩位公子爺撐腰,才不把陸一偉放在眼裡,道:「陸主任,請您注意措詞,這不是手段,而是措施。我們可是把村民當成自己家人看待的,你看住在四星級酒店,每天好吃好喝招待著,想出去玩隨時可以,一切費用我們報銷,你說其他開發商能做到嗎?」

    「為什麼不讓簽了協議的村民回家?」

    「不是不讓回,而是等所有村民簽了一起回。」小王狡辯道:「我們也要考慮成本啊,這一趟一趟的,飛來飛去的都是錢啊。再說了,咱們那地方天寒地凍的,這地方多好,溫暖如春,正好讓村民們好好享受下,以後不見得有這樣的好機會咯!」

    此人油嘴滑舌,多說無益。陸一偉道:「這裡的一切你能做得了主嗎?」

    「那看是什麼了,吃喝拉撒我肯定能做得了主,如果其他的我還得請示我們董事長。」小王湊上前道:「陸主任,我給你在海灘租了套別墅,裡面你想要啥都有啥,待會我帶你過去。」

    陸一偉冷冷地道:「我來是解決問題了,不是來享受的。你隨時待命,我待會還要找你談話。」

    小王見陸一偉不識好歹,站起來黑著臉道:「陸主任,還有啥事嗎?要是沒有的話我就忙去了。」

    陸一偉擺了擺手,小王瀟洒離去。

    面對如此棘手的難題,陸一偉如同第一次吃螃蟹,不知該從何下口。拍著腦門道:「老胡,你說接下來該怎麼辦吧?」

    胡志雄剛到高新區就遇到這種難題,道:「陸主任,我看還是先安撫群眾為好,最主要的,千萬不敢出了人命。我剛才進來時看到幾個老人氣得不輕,這要是再不管,就非常危險了。」

    胡志雄的話提醒了陸一偉,立馬坐起來道:「老胡,你現在趕緊和任建剛聯繫,把身體有恙的老人全部安排到醫院。」

    「好,我這就去。」

    胡志雄走後,陸一偉的頭隱隱作痛,如同密密匝匝的針刺向頭顱,有種痛不欲生的感覺。趙家林做下的惡作讓他來擦屁股,實在有些窩囊,但又不能不管。難道真就眼睜睜看著村民的利益被一點點吞噬嗎?他不能,堅決不能!

    來海南之前,陸一偉去見了張志遠。張志遠的態度也很明確,一切按照省里的態度遵照執行。這個時候堅決不能意氣用事,爭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這怎麼可能?

    陸一偉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第一件事就是要免去梁國棟的職務,但這事遭到張志遠的反對。張志遠道:「在事情未查明之前,這個人不能動。先讓他蹦躂幾天,估計他這次的黑鍋是背定了。趙家林會背鍋嗎?肯定不會,那就是他了。所以,這個人動不動都毫無關係,好日子已經走到頭了。」

    陸一偉退而求其次,如果不動梁國棟必須得把席剛控制了,這一提議得到張志遠的支持。張志遠把白宗峰叫到辦公室交換意見后,決定從市特警隊抽調二十名特警由陸一偉調配,並從高新區法院拿到了逮捕令。此外,要求高謙庸與陸一偉裡外應和,確保這事萬無一失,滴水不漏。

    當然了,這一切趙家林並不知情。即便知道了,他也不敢在這個當口跳出來反對。誰敢跳出來,直接干倒誰。

    張志遠對此事如此關心,一來是幫陸一偉渡過眼前難關,要不然他一個人扛不住。這個時候他不出面誰出面?另外,張志遠作為省府副秘書長,他的一言一行代表政府,潛台詞就是代表沈廣明。如果再深究,那就是代表著趙昆生。如果沒有他們的發話,張志遠也不敢這麼做。

    沈廣明雖分管工業,但頭上還頂著個大雷,還分管維穩工作。出了這麼大的事,他當然要出面了。即便不分管,趙昆生讓他解決也得站出來。

    然而,省一級層面都按兵不動,只是關心,並沒有發表任何意見。他們的策略是,先讓高新區自行解決,如果解決不了就由市裡出面,市裡也解決不下去省里只好接過這個爛攤子了。

    沈廣明只是簡單交代了張志遠幾句,讓他不間斷過問著,有最新動向及時彙報,僅此而已。

    他們所做的是表面工作,更深層次的隱藏著一股暗流。此事涉及邱遠航,他們巴不得越鬧越大,直接捅到中央才好了。所以,沈廣明一直矛盾著,既想平息此事,又想放任不管,左右為難。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順其自然,走到哪一步說那一步的話。

    陸一偉正思考著,張志遠來電話了。

    每次在最困難的時候,張志遠總會及時出現,不得不說是種默契,更是一種關愛。除了他,誰還會關心他?

    「怎麼樣了?」

    陸一偉如實彙報道:「席剛已經控制並帶回去了,待會我給村民們開個會安穩下他們的情緒,至於有訴求的,逐個談話。」

    「嗯。」張志遠道:「一偉,你也別太著急,盡最大的努力平息這件事,實在解決不了直接放下就行,上面不敢把你怎麼地。趙省長找沈省長談過話了,政府這邊是不會給你施壓的。」

    聽到這句話,陸一偉心裡暖暖的,道:「張書記,我儘力吧。目前看問題有些複雜,畢竟各家各戶都有不同情況,先穩定情緒再說。」

    「好。」張志遠道:「有什麼困難及時給我打電話,實在不行我親自過去一趟。」

    「不用了,我先處理著,謝謝。」

    陸一偉這是第一次和張志遠說出「謝謝」兩個字,張志遠聽后愣了一下道:「對了,你說的那事我會考慮的。」說完,掛了電話。

    張志遠的口中的「那事」是指他和石曉曼的關係,既然會考慮那說明就有戲。心煩意亂的陸一偉總算心情舒暢了些。可以說,他和張志遠的命運是捆綁在一起的。他為張志遠做了不少事,張志遠也在關鍵時刻站出來力挺他。同呼吸共命運,用在兩人身上再合適不過。

    剛掛斷電話,岳父范榮奎也打來了電話。范榮奎如今是西州市委書記,上任第二天就去了陸一偉待過的黑山縣調研。聽取了相關負責人的彙報后,他直截了當批評,為什麼當初提出的「柞蠶之鄉」沒有執行下去?

    縣領導面面相覷,低頭不言。范榮奎當即指出,這是項民生工程,必須堅定不移地落實下去。他這麼做,也是替陸一偉完成未完成的意願。

    「一偉,有困難嗎?」范榮奎沒有多言,直接問道。

    陸一偉道:「暫時還行,讓您操心了。」

    范榮奎一臉嚴峻道:「一偉,你放心大膽地干,出了事爸給你頂著。要是誰敢站出來說半個不是,老子第一個不答應!就是到了章書記那裡,我都要力爭到底!」

    范榮奎的話無疑給陸一偉打了一針強心劑,很是感動。如果說當初強迫自己娶他女兒有些憤怒,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份憤怒漸漸融入了親情。上戰場父子兵,官場亦然,沒有自己人寸步難行。

    范榮奎又道:「我已經和白宗峰通過電話了,這事沒你什麼事,能處理就處理,不能處理就交給趙家林,這個王八犢子,等我騰出手來非要收拾他不可。」

    以范榮奎現在的實力,對付趙家林完全綽綽有餘。拿掉他如同一隻螞蟻,毫不費力就輕輕碾死。但背後複雜龐大的人情關係,要動他還真不是簡單的一句話。除非這個利益集團出現內訌,或者說利益盟主失勢,除此之外難上加難。

    陸一偉安慰道:「爸,我知道該怎麼說。至於其他事,以後再說吧。」

    「那好,你也要注意安全。」范榮奎擔心地道:「江方集團的情況你也了解,而且章書記的態度很明確,要求平息此事。所以,你有什麼想法先藏著,等以後再說,切不可把其他事牽扯出來。一旦豁開口子,我怕你招架不住。」

    范榮奎的話提醒了陸一偉。他正打算拿此事做文章,看來是不能了。時機不成熟揭開鍋蓋,很有可能引發一次大動亂。

    「爸,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范榮奎道:「我考慮過了,等這件事後就把你調離高新區。」

    陸一偉立馬道:「爸,我暫時還不想離開,我要等山藤汽車廠建成后再說。」

    「那隨你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