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7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78字體大小: A+
     

    菜家園村暴力拆遷一事再次把高新區推到風口浪尖。市裡得知這一消息后,市委書記林海峰和市長白宗峰先後來到高新區視察工作,這次兩人的意見空前統一,不是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而是要全力安撫群眾。

    陸一偉接到這一命令後有些傻眼,難道老百姓的尊嚴就這樣讓他們作踐嗎?因為這事,他和白宗峰爭執了幾句,但白宗峰的態度異常堅決,這事必須平息,如果你幹不了就讓其他人來干,並要求他連夜飛往海南做群眾思想工作。

    陸一偉有些不服氣,道:「白市長,這件事我至始至終沒有參與,還是讓趙家林來處理吧。」

    聽到陸一偉要撂挑子,白宗峰火冒三丈,拍桌子瞪眼道:「陸一偉,這是政治任務,是省里的態度,別在這個節骨眼上往槍口上撞。即便你沒有參與,但你是管委會主任,出了這麼大的事你一點責任都沒有嗎?那要你這個管委會主任幹什麼!」

    白宗峰在這件事上的態度讓他有些看不懂,但事已至此,想要扭轉局面是不可能了,只好忍氣吞聲連夜飛往海南。

    常務副省長邱遠航知道此事後,同樣倍感震驚,氣得渾身發抖,沒想到這兩個兔崽子幹了這種混蛋事。他連夜把趙家林叫到家裡,好不一通訓斥。但事情發生了,只能咬著牙硬著頭皮擦屁股。已經是凌晨一點多,邱遠航叫上任光明敲開了章秉同的門,將此事原原本本地彙報。

    他們本以為章秉同聽後會大發雷霆,誰知他淡淡地問了句:「沒死人吧?」

    章秉同連忙打包票:「章書記,沒死人,連個受傷的群眾都沒有。」

    「那就行了。」章秉同道:「搞城市建設嘛,總要犧牲一部分人的利益,不必大驚小怪。我們的有些同志並不理解省里的苦心,根本沒有站到全省的立場考慮問題。這就好比改革,那有事事順利的。這事你儘快安排下去解決,把消息給我封死咯,誰要是敢報道出去,直接滾蛋回家!」

    拿到尚方寶劍后,邱遠航心裡有了底。十分感激章秉同,關鍵時刻還得靠自己人。這要是趙昆生知道了,定會不顧情面追查到底。不過,他在彙報時隱瞞了部分事實,原本是200戶,他只彙報了30多戶,一下子縮水到十分之一。但為了兒子,他決定冒這個風險。

    邱遠航立即召集林海峰和白宗峰連夜開會,直接下了死命令,必須捂住蓋子妥善解決,要是解決不了由省政府出面解決,並把章秉同抬了出來,給這事下了定論。

    林海峰自然不必說,他本來就是邱遠航提拔上來的,自然賣命積極處理。白宗峰倒想撂挑子,邱遠航直接把擔子壓到他頭上,是不是故意為之很難判定。

    省里往市裡壓擔子,市裡往高新區攤責任,林海峰和白宗峰不約而同給陸一偉施壓,趙家林反而與此事無關,讓他處理些善後工作。

    陸一偉多少有些無奈,可體制就是如此,出了事就是政府的事,即便與你無關也得挺身而出充當救火隊員,黨委那邊好像沒事似的,躲在背後靜觀其變。事情往往如此,出了事就開始排排坐分果果,是誰的果果一清二楚,絕不會主動站出來搶果子。

    陸一偉帶著胡志雄來到海南后,「扣押」的群眾情緒異常激動,有的大吵大鬧,有的乾脆席地而坐,把這家四星級酒店搞得雞犬不寧。看到這一情景,陸一偉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陸主任,您可算來了,您來了就好咯!」梁國棟滿臉堆著笑臉,好像這事和他無關似的。

    陸一偉狠狠地瞪了一眼,壓著火氣道:「梁國棟,謙庸的打你的那兩巴掌還疼嗎?」

    梁國棟一愣,笑容僵在臉上道:「陸主任,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還好意思問我?」陸一偉忍無可忍道:「這事難道不是你策劃的?」

    「哎呦,陸主任,你可冤枉我了。」梁國棟一臉無辜道:「你借我幾個膽子我都不敢這麼做啊。」

    「滾!」陸一偉咬牙切齒罵了一句,甩著膀子徑直上了樓。

    梁國棟見陸一偉走遠了,跳起來罵道:「神氣個屁,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擦這個屁股,哼!」說完,悠哉悠哉出去躲清閑了。

    陸一偉上了樓,第一件事把席剛叫到房間。席剛見陸一偉來了,笑嘻嘻地道:「陸主任,多大點事還驚動您來,我自己就能擺平。成了,來了就來了,我這就安排車帶你出去逛逛……」

    陸一偉沒有搭理他,回頭看了眼胡志雄。胡志雄從包里掏出一份文件當場宣讀,經管委會研究,決定免去席剛菜家園村村委主任職務。

    席剛聽后依然嬉皮笑臉,道:「陸主任,都到這個時候了還開什麼玩笑。」

    「你看我像開玩笑嗎?」陸一偉一臉冷峻,鋒利地眼神讓人有些膽顫。

    席剛怔了半天,笑著道:「陸主任,我是村民選出來的,你有什麼權力免我的職?」

    「村民選出來,你代表村民嗎?你站在村民的立場上考慮問題了嗎?」陸一偉語氣強硬道:「席剛,出了這麼大的事我免去你的職務算給你面子了,你要是不識好歹我有權力批捕你。」

    「喲呵!」席剛滿不在乎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道:「陸一偉,你算什麼東西,你不就早看我不順眼嗎,上次沒扳倒我,到今天你都不甘心嗎?來呀,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批捕我。」

    「你還不知錯嗎?」陸一偉決定再給席剛一次機會。

    「我有什麼錯,為老百姓考慮利益,爭取更多的補償資金我有錯嗎?」席剛梗著脖子道。

    「好。」陸一偉臉一黑,沖著胡志雄點點頭。胡志雄立馬轉身打開門,七八個便衣警察涌了進來,直接把席剛摁倒在地,反手拷上了手銬。

    「陸一偉,我操你姥姥,你知道得罪我的後果嗎?老子進去了你他媽的別打算好過。」席剛掙扎著罵罵咧咧道。

    陸一偉無動於衷,冷眼看著席剛道:「席剛,我明明白白告訴你,只要我在管委會一天,儘管沖著我來,我可不是嚇大的。」

    一位便衣警察從兜里掏出一張批捕令向席剛出示,並回頭徵求意見:「陸主任,您看怎麼辦?」

    「立馬遣送回去。如果把人弄丟了,我拿你們是問!」陸一偉語氣堅決地道。

    「好的。」便衣警察道:「我們已經與當地公安機關對接了,他們配合我們出警。」

    「好,回去以後高書記會與你們對接的。」

    席剛沒想到陸一偉真下死手了,奮力反抗道:「陸一偉,你給老子等著,等老子出來了弄不死你。」說著,還要抬起腳踹陸一偉。

    陸一偉不懼,起身走到席剛面前,用獵鷹般的眼神盯著他小聲地道:「席剛,我等你。」說完,把手銬使勁一捏,直接捏到最小,痛得席剛呲牙咧嘴。

    帶走席剛后,陸一偉讓胡志雄把任建剛找來詢問情況。

    前面提到,任建剛是菜家園村村民,陸一偉當初要搞席剛時,正是此人幫的忙。

    「現在村民們簽了多少戶了?」

    任建剛道:「已經簽了將近一半了,還有一部分村民因補償不合理拒絕簽字。」

    「他們什麼訴求?」

    任建剛道:「有的村民說家裡有現金,有的說家裡有古董,還有的說家裡有牲畜等等,五花八門,說什麼都有。但地產商一把尺子量到底,不管你家裡有什麼,每戶除了獎勵資金外,額外再補償五萬元,就當是傢具電器損失費了。」

    陸一偉冷靜地道:「還有什麼訴求?」

    任建剛想了一會兒道:「還有的村民死活不願意搬離菜家園,不管給多少錢都不走,要求開發商恢復原樣。」

    「這類型的村民多嗎?」

    「不多,大部分都是老年人。」

    「好。」陸一偉道:「建剛,我現在任命你為菜家園村的村委主任,你的配合我做好群眾們的思想工作,有困難嗎?」

    任建剛有些回不過神來,結結巴巴道:「陸主任,您說什麼?」

    一旁的胡志雄附和道:「陸主任說你現在就是菜家園的村長了,我們這次來就是解決問題的,你的全力配合,不能辜負管委會和陸主任對你的期望。」

    「好,好,我一定配合。」任建剛激動地道:「陸主任,那我現在幹什麼?」

    陸一偉道:「你現在立馬把樓底下的群眾勸說回房間,然後分門別類分批次帶到會議室,我待會要給他們開會。還有,對於一些年老體弱的,一定要安撫情緒,切不可出現什麼差池。如果有病的,趕緊送到醫院醫治。」

    「好,我現在就去。」任建剛還有些不可思議,轉眼間就成了村長了。

    「回來!」

    任建剛轉身道:「陸主任,還有什麼事?」

    陸一偉道:「你現在下去選出幾個村民代表來,待會我先給他們開會。」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