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7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75字體大小: A+
     

    到了家門口,許磊的雙腿如同灌了鉛,紋絲不動地站在那裡。尤其是聽到家裡撕心裂肺的哭聲,他的心情無比複雜。

    正要敲門時,門呼啦一下開了。看到許磊佇立在那裡,劉翠蘭發瘋似的撲了上來,摸著臉頰道:「你是一峰嗎?」

    許磊淚流如注,不停地點頭道:「媽,我是一峰啊。」

    突然間,劉翠蘭跪在許磊面前,使勁抽著自己的嘴巴子,一邊道:「一峰,媽對不起你,是我當初沒看好你讓人販子拐走了,你原諒媽吧,嗚嗚……」

    許磊見此,也噗通跪了下來,緊緊地抓著劉翠蘭的手道:「媽,你別這樣,是我對不起你,我早就應該回來了。」

    門開著,住在對門的聽到哭喊聲走了出來,看到這一幕有些驚訝,關心地問道:「這是咋了?」

    陸一偉立馬道:「沒事,沒事。」說著,讓許磊進了家門趕緊關門。

    進了門,劉翠蘭不顧一切地脫掉許磊的鞋,看到腳上的傷疤后又摸著後腦勺,嘴裡不停地念叨:「沒錯,就是一峰,後腦的疤是你爸理髮時留下的。」然後捧著臉頰左看右看,道:「是一峰,錯不了,你這些年去哪了,媽找的你好苦啊。」

    許磊感受的母愛的溫暖,痛哭流涕道:「媽,這些年我一直在尋找你們,對不起,我回來的晚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陸衛國擦掉眼淚對陸一偉道:「你快給玲玲打電話,讓她趕緊過來。」

    「哦。」陸一偉連忙掏出手機打給陸玲。結果可想而知,陸玲聽到后,比母親還激動,放下手頭一切事務飛奔回來。

    其實陸玲和陸一峰的感情比較淡薄,畢竟那時候她才一歲,有了記憶后只知道他哥哥被人販子拐走了,僅此而已。不過,畢竟血濃於水,打斷骨頭還連著筋,這份親情無法割捨。

    陸玲進門后,已是滿臉淚水。看到是許磊后,驚訝地張大了嘴巴。難以置信地問道:「你就是我二哥?」

    陸玲認識許磊,卻沒想到他就是陸一峰。

    又是一通抱頭痛哭。悲痛過後,一家人又沉浸在喜悅當中。劉翠蘭把家裡的老照片以及陸一峰小時候穿過的衣服玩過的玩具都統統拿了出來,如數家珍般一件件念叨著。直到范春芳回來后,才記起吃飯來了。

    陸玲做事風風火火,立馬讓鐘鳴在東湖大酒店訂了一桌飯。二十六年後,一家人再次團聚。不同的是,當年的孩子已經長大成人父母親年邁,曾經的五口之家又增添了四口人。

    飯桌上,主要是圍繞許磊展開話題。劉翠蘭更是事無巨細,從小到大一件不落地問起。陸衛國則一聲不吭,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默默地注視著失而復得的二兒子。

    吃過飯已是下午三點,陸玲提議拍全家福,得到一致贊同。一家人高高興興地從包廂里走出來乘坐著電梯下了樓。電梯門打開的一霎那,許磊的笑容僵在那裡,原來抓著母親的手一下子鬆開了。

    許壽松看到眼前的這一幕,一臉茫然道:「許磊,你在這裡幹什麼?」

    一向能說會道的許磊突然沒話了,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來。陸一偉連忙解圍道:「許書記,今天我過生日,特意邀請許磊過來參加。」

    許壽松半信半疑地哦了一聲,旁邊的男子問道:「這就是你兒子?」

    許壽松立馬換了副面孔,得意地點點頭。揮手召喚許磊道:「許磊,快叫劉叔。」

    許磊恭敬地叫了一聲。

    「不錯啊,小夥子人高馬大的,又長得標緻,我要是有這麼個兒子就好咯。」男子羨慕地道。

    許壽松摟著許磊笑呵呵道:「那可不,也不看看誰的兒子,這小子隨我,哈哈。」

    「哈哈……」

    許壽松把許磊叫到一邊道:「中午不回家吃飯也不給你媽打個電話,給你打電話關機,待會趕緊給你媽回個電話。」

    「嗯,知道了。」

    說完,許壽松走到陸一偉跟前道:「一偉,你今天過生日嗎?」

    「嗯,真是如此,你不信問我家人。」陸家人連忙木訥地點頭。

    「哦。」說完,許壽松與男子進了電梯。

    許壽松是何等聰明之人,怎麼可能瞞得過他的眼睛。陸一偉過生日,為什麼單單請了許磊?何況他和許磊講過,讓他離陸一偉遠點,怎麼可能違背自己的意願。最關鍵的是,許磊抓著陸一偉母親的手幹嘛,難道是……他不敢往下想。

    「老許,你在想什麼呢?」男子見許壽松發獃,問道。

    許壽松回過神來連忙道:「哦,沒想什麼。」可他越想越不對勁,急忙摁了下的電梯道:「老劉,我家裡有點事得回去一趟,你們先吃吧。」

    「怎麼了?」老劉道:「待會省委喬書記可是要過來啊。」

    「你和他解釋解釋,我真的有事。」電梯停止后,許壽松匆匆下了樓。到了大門口一看,已經找不到人影。

    許壽松連忙給許磊打電話,依然關機。心情糟糕到了極點,馬不停蹄地往家裡趕去。

    就在許壽松出現的剎那,陸家人明白了一切。因陸一偉提前叮囑我,相認可以,但不能打擾許磊家的正常生活,以前是怎麼樣還是怎麼樣。不過眼下看來,估計是瞞不過許壽鬆了。

    陸一偉把許磊叫到一旁道:「許磊,你現在趕緊回家,我覺得你爸察覺到什麼了,不要讓他起疑心。」

    許磊是孝子,既不想舍下眼前的父母親離去,又不想傷了養父母的心。思考半天道:「哥,我覺得還是把這事和他們坦白吧,與其瞞著還不如早點告訴他們。」

    「你父母能接受得了嗎?如果他們知道你這些年一直沒放棄尋找親生父母,會怎麼想?」

    「我爸肯定接受得了,就看我媽了。」許磊道:「再說了又沒什麼,他們依然是我的父母,我不會拋棄他們。」

    「那好吧,不過要注意說話方式。」

    許磊走後,一家人回到家中。陸一偉屁股剛坐穩就接到許磊電話,許壽松讓他過去一趟,他只好硬著頭皮再次下了樓。

    說實話,陸一偉從一開始就不怎麼待見許壽松,特別是岳父范榮奎和自己的事,無法原諒。

    來到許磊家,家裡雖有暖氣,卻冰冷的如同冰窖一般。許壽松坐在一旁不停地抽煙,而許磊的母親則掩面而泣。

    「一偉,你跟我進來。」陸一偉進門后,許壽松黑著臉站了起來進了書房。

    陸一偉走進去后,許壽松反鎖了門,面目猙獰道:「陸一偉,你什麼意思?是在報復我嗎?搶走了許磊的女人,你現在又要把我兒子也搶走?」

    陸一偉冷靜地道:「許書記,這純屬巧合,我也不知道許磊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

    「夠了!」許壽松惱怒地打斷道:「陸一偉,我清清楚楚地告訴你,許磊是我親生的兒子,任何人都別想奪走。惹急了做出一些不理智行為休怪我無情。」

    許壽松有些激動,激動的背後是心虛。明明知道真實情況卻不願意接受現實。

    陸一偉道:「許書記,我壓根沒想把許磊奪走,但你想過沒有,我父母親為了許磊,整整等了盼了二十六年,你想過他們的感受嗎?」

    許壽松沒有說話,而是背對著站著窗檯前默默隱忍,雙腿開始不停顫抖。

    陸一偉繼續道:「許書記,不管你接受不接受,我和許磊身上流淌著我父母的血液,事實就是如此,永遠改變不了。你放心,許磊不會離開你們,但你要是不讓我們兄弟相認,我也絕不答應!」

    許壽松抹了下濕潤的眼睛,突然回頭哀求道:「一偉,以前是我做得不對,我混蛋,我該死,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即便許磊和你是親兄弟,我請你離開他,不要打擾我們家的正常生活好嗎?」

    陸一偉面無表情道:「許書記,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如果要我離開許磊是不可能的。不過,我尊重許磊的意見。」

    許壽松還不甘心,喪失理智抓著陸一偉道:「只要你答應,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你不是想陞官嗎?我立馬去求章書記讓提拔你,只要你願意,把我的位子讓出來給你都成。」

    這時,許磊開門進來,道:「爸,你這是幹嘛呢?」

    許壽松又上前抓著許磊道:「兒子,你不是想去日本發展嗎,我和你媽同意了,你明天就可以走。另外,我也不會再干涉你和那位日本姑娘的婚姻了,一切由你。」

    「爸!」許磊突然大聲吼道:「你這是幹什麼啊。我不已經說了嘛,你還是我爸,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畢竟養育我成人,這份情我不會忘記的。借著這個時候我也說一下,以後你別和范叔和一偉過不去了,都是一家人,好嗎?」

    許壽松木頭樁子似的坐在沙發上,側著頭流下了眼淚。過了許久哽咽地道:「兒子,你走吧。」

    這時,許母跑了進來死死地抱著許磊哭天喊地道:「兒子,媽求你了,別離開我好嗎?」

    又是一個家庭的悲情苦戲,這怨誰?似乎誰都沒有錯。可如此錯位的親情讓兩個家庭都陷入無限恐慌中。一個苦苦等了二十多年,一個提心弔膽過了二十多年,到最後,傷的最深的是許磊。

    看著一家人悲情上演,陸一偉悄悄地離開了。



    上一頁    下一頁